教育

大學校長們,別做打壓香港民主的幫兇!

廣告
大學校長們,別做打壓香港民主的幫兇!

廣告

愚者之愛助長惡者囂張

看見八大院校校長出來要求學生撤離的新聞,內心湧起一陣莫名的憤慨,這群校長仁愛心腸的呼籲,表面上是表達了他們對學生安危的關懷,慈悲者本出於好意,但卻間接地令當權者認為採用武力清場該是多麽的理所當然,更為那些對和平示威者用過暴力的暴徒添加氣燄,有如告訴他們「拳頭」真的可以解決一切。

其實,在你們發出「撤離」呼籲之前,有沒有檢討過自己,身為大學校長為學生做了些什麽?你們為何不聯署一份聲明,先去讉責警方使用武力對付和平的示威者?為了學生的安全,你們為何不出來站在學生的最前線,向施暴的人說不?為何不以八大院校校長身份,緊急約見特首或保安局局長,要求他們保證不對和平的學生和示威者使用武力?你們這些社會地位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只要出來振臂一呼,學生安全的危機即可化解,有誰敢向學生開一槍、誰敢向他們揮一拳呢?連日來學生們為香港爭取民主露宿街頭,甘願日曬雨淋,人身安全也備受威脅,如今你們一下子叫他們離開,而讓那些施暴者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便可施施然回家,校長們,你們先欠了學生一個交代!

社會公義大於個人政治取向

香港這次的「雨傘革命」,最初是由學生罷課行動引起,學生的訴求是爭取民主政制,很明顯這是一個政治訴求,當時社會上還沒有太多人出來參與,及至有些學生被捕和9月28日警方施放第一枚催淚彈後,令很多原本沒興趣「佔中」的港人都因不值警方所為而自發上街,數以萬計的市民陸續大批湧上街頭聲援學生,此刻很多香港人是基於一個見義勇為的心態站出來,只為保護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反對暴力,令到原本只是一個政治訴求迅速轉變成追求社會公義的集體訴求,震憾世界!

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自己的政治取向,大學校長可以支持民主政制,也可以表明支持共產黨,未嘗不可。但在目睹和平示威的學生被暴力對待的時候,不管是什麽政治立場的你,都有責任出來發聲讉責,立刻想辦法去制止暴力的發生,讓香港維持一個理性和非暴力的城市,這是香港人的社會訴求。大學不應是一座象牙塔,社會大是大非當前,校長們請放下你們的政治包袱,不要遠遠地站在象牙塔上呼籲群眾離開,學生不只需要你們探望,還需要你們對特區政府那些違反社會公義的行為作出批判,否則,你們也欠了香港人一個交代!

當權者在史冊上不斷撒謊

毛澤東在1944年與到訪延安的美國代表團一段講話:『美國人民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來的幸福。我相信,當中國人民為民主而奮鬥時,美國人民會支持我們。』。這些話一說就七十年而從未兌現,所以歷史告訴我們,獨裁者在政權還沒弄到手前,什麽冠冕堂皇的話都會說,但當大權在握之後這些話就變成謊言。回看港人曾經爭取普選的史跡,在2003年七一遊行香港人提出了2007年要有普選的訴求,2004年4月26日卻被人大常委否決了,最後要捱多十年,結果換來2017年的普選竟然是一個「A貨」,當權者又來一次撒謊。

今次學生要求一個有公民提名的普選,主要原因是他們明白,如果香港今後仍然採用一個缺乏全民監督力的選舉制度,什麽狼心狗肺的人都能當上特首,只要這個不公義的制度一天不變,誰當權都沒有意義,學生的訴求甚具遠見,這個道理連十來歲的小伙子都明白。相反,身當大學校長,世事見多識廣而又學冠中西的校長們,你們的歷史觀和眼光卻比一般市井之徒還要狹窄,大家明白如果人大的「落閘」方案真的實施,香港的民主政制發展就會被桎梏不前,當前香港的「政改」正是站在歷史的轉捩點,校長先生,是時候你們有責任向歷史作一個交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