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讀聖賢書 所為何事?

廣告
讀聖賢書 所為何事?

廣告

「唓!都唔明佢攞把遮上台做乜?」,「係囉,一啲都唔尊重人。」碩士畢業禮上,坐在我身後的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

我別過臉,看了兩人一下,結果非但沒有換來半晌平靜,反是引來其同學加入「戰團」,繼續大聲說笑。

坐在「大黃傘」下的我開始思考:在不影響典禮進行的情況下,自己的傘自己舉,以及在典禮進行中,高談闊論,大聲質疑別人舉傘,兩者之間,究竟誰才是不尊重人?

我的答案是後者。以撐傘作為自己支持爭取真普選,是一種表態,你可以不支持他所爭取的事,但請尊重每人(在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權利,你可以說,這是我的畢業禮,不許別人搗亂;但請緊記,這也是撐傘者的畢業禮,而且在台上那刻,更是完全屬於他的,一個人在自己的地方,自己的時間做自己的事,何亂之有?反觀在台下等上台的時間,則不是由任何人獨有,甚至可以說,那是在台上者的時間,在自己接受證書頒授時撐傘的同學,其實更有權不接受你在自己上台一刻在台下高談闊論。

早前回澳,有前輩說起因為澳門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數日漸增多,澳門人的教育水平愈來愈高,所以對澳門的民主發展,公民社會建設感到樂觀;我當下就反對了這看法,因為當教育的作用只是技能培訓,教育的最後只是一紙證書,那最後手執畢業證書的,不是有學問,有質素的公民,而是有證書,有錢的消費者。

看著全香港最大黃傘上的鳳凰標誌,我再次敲問:讀聖賢書,所為何事?

圖為典禮舉行期間,有畢業生在台上撐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