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民主黨八十後攻中產區——專訪袁海文

【地區政治系列】民主黨八十後攻中產區——專訪袁海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區議會選舉即將在11月舉行,距離至今不足半年,建制及泛民在雨傘運動後更各有部署,中產地區更是兵家必爭之地。其中在深水埗區中,上屆有多達五位候選選人參加的荔枝角北是該區中人均收入最高的一區。民主黨的袁海文認為做中產地區的社區工作,必須先要花更多時間做打破隔膜的工夫。

八十後的袁海文在大學商科畢業後便入黨,其父母是在左校讀書,他笑言對民主回歸論早有聽聞。在大學時的實習正是在民主黨總部,跟的是前總幹事陳家偉,後來在地區時則跟隨涂謹申,可說是網民口中的典型乳鴿。他坦言,乳鴿好處是落區是居民會對事不對人,確實關注政績。壞處可說在目前沒有政黨政治下,缺乏實際流動的機會,區議會成了另一主戰場。

袁海文正職為特許財經分析師,他表示工作時間較彈性,可以抽更多時間做地區工作。袁海文在2009年時選擇落戶旺角南,他表示當時以為對手仇振輝較年長,加上備受醜聞困擾,以為「有得贏」,實際則不然。最後以票落敗,他坦言:「對方鐵票好多,街坊對他信任程度很高。」

12222IMG_1882

一號西九龍在2013年11月入伙,人口增加,選舉管理委員會需要重劃荔枝角選區

多花心思及細心觀察攻入中產區

他去屆出選旺角南,「見過鬼怕黑」下,今屆則積極考慮參選中產選區的荔枝角私樓區,表明要深耕細作之餘;同時強調選舉無可避免要考慮勝算:「希望能替民主黨在深水埗拿到一席。」其中區內的私樓包括昇悅居、泓景臺和宇晴軒,今屆新增一號西九龍,選區將易名作荔枝角中。這四個屋苑以中產人士居多,共七千多伙,每個家庭的人均收入達兩萬多元。

他認為,中產居民大多早上外出,夜晚才歸家;所以要攻入中產選區,便需要多花心思及細心觀察。他舉例指在社區會當開太極班,太極班師傅都表示在葵芳那邊的學員較主動,這邊則較慢熱,慢慢才能打成一片。「中產選區需要做更多 ice breaking。」他又表示不同屋苑的住戶難免有芥蒂,所以和居民打開隔膜成為首要任務。

袁又表示,現任區議員不斷在港鐵廣告,而且坐擁兩個辦事處,資源相對豐厚。但因為中產商場租金昂貴,袁要租辦事處也十分困難,所以唯有靈活走動。「私樓的難處是訊息無法進入屋苑,唯有多寄郵政通函吧。」

12222IMG_1541

深盛路早前加設的紅綠燈

荔枝角規劃屢有問題 望提高居民參與程度

區內有多個民生議題受到關注,如區內民生設施不足已談了很多年。袁認為,荔枝角及長沙灣一帶有很多新規劃措施,如六號地盤、家禽批發市場及興華街西公園等。此外,區內沒有街市已常遭居民詬病。袁強調商場通道及街市問題等都是因為政府多年前的諮詢及規劃不周詳,導致今天的局面出現。他希望能慢慢令居民有更多的歸屬感及提高參與程度。他認為和居民談規劃是困難,而且較蛇齋餅糭輸至少十條街,但都必須做:「人口多了,規劃卻沒有更完善,其實好大問題。」

而延長商場通道的開放時間是區內的重要議題,事緣三個屋苑商場的管理公司不同,其中兩個商場的通道時間是朝十晚十開放。居民經常要兜路行,有居民表明,在早上吃早餐及晚上歸家時也需要「繞路」,實在令人費解。

現任區議員經民聯的李祺逢表示自己做了四屆業委會主席,過去曾至少成功爭取開通該通道,但他認為短期內難以立即延長。袁海文則認為,因為港鐵荔枝角站D出口偏向昇悅居及宇晴軒。而另一個商場即泓景臺的地契條款已列明,發展商需要興建隧道出入口,所以政府有責任執行地契上的條款。

而區內另一熱話是早前運輸署在深盛路加設紅綠燈,曾一度被指因和巴士站的位置太近,援衝不足。加上百貨公司 Aeon 開張後,週末人流漸多,車輛出入構成塞車。李祺逢對記者表示,街坊紛紛叫好,尤其13秒半的過路時間充足。他認為自己所做的成效得到肯定:「深盛路其實不是我選區範圍咖,但係民協既議員唔做野呀!」

法團主席李祺逢勝出後加入經民聯

此區去屆大混戰,因為前任區議員莊志達放棄連任,民主黨派出前北區區議員黃良喜出選。而三個屋苑的業委或法團主席都同告參選,加上人民力量去屆的票債票償;這個小小的中產區有五名候選人參選,最後由李祺逢以1312票,近四成二的得票率勝出。

李祺逢是四屆泓景臺業主業委主席,去屆區議會選舉勝出後加入西九新動力;及後更是「掛經民聯的牌頭」。原荔枝角北則改劃由荔枝角工廠區附近範圍,現任幸福選區的民協區議員覃德誠擬在這區參選,和建制派的黃敬爭奪這一席。

1222212222IMG_2714

1222212222IMG_2715

圖二上為袁海文2014年7月的工作報告,下為李祺逢2014年12月的工作報告

抄襲工作報告成爭議

蘋果日報早前曾報導,李祺逢涉嫌抄襲袁海文的工作報告,而且更是原圖直抄,如英文翻譯及交通議題「咩都照跟」。李祺逢回應獨媒查詢時表示:「佢攞我啲野當自己野!我係當區區議員呀,有乜可能我有做你無做先。」他表示圖只是從網上取得,「公開哂」的,是對手抵毀他。及後他又談到對民主黨的「不滿」:「民主黨做了兩屆,咩都無做過,我要重新做過哂啲野呀。」李祺逢又對記者表示,前任的莊志達曾對他透露:「我唔夠你玩啦李生。」袁認為李是惡人先告狀,因為李14年12月的工作報告和他同年7月已寄出的工作報告幾近「一模一樣」。袁海文又強調事件已過了半年有多,並沒攻擊李祺逢:「工作到底是誰抄誰,其實居民心中有數。不過所謂『公開哂』,其實是我和民主黨同事用心拍攝和繪製,再在獨媒網上投稿及登出。」

泛民主派目標重奪深水埗

袁海文又分析形勢,他指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民主黨在四小龍的票站有近一千票,所以有意從中產入手。加上新一屆區議員將取消委任議員,而民協擬派出12人出選深水埗,連同公民黨有意派出3人重奪美孚。在九龍西區內,油尖旺及九龍城尚有民主黨的樁腳,袁海文則是民主黨在深水埗區唯一參選人士:「其實有壓力,選輸過一屆,始終心裡有陰影」,心情難免有忐忑。被問到如果參選,又不幸落敗,有何打算?他表示贏輸都好,十二月時會再作計劃:「畢竟用了六年作地區工作,當中牽涉了家庭及個人考慮。」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