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普賢佛院及團體區議會抗議 方國珊動議被拒 劉建國一度暈倒

廣告
普賢佛院及團體區議會抗議  方國珊動議被拒  劉建國一度暈倒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因民政署突擊收地而自焚受傷的普賢佛院負責人劉建國傷癒出院,星期二連同普賢佛院關注組、張超雄議員助理及本土民主前線趁西貢區區議會召開大會,到將軍澳政府綜合大樓旁聽會議並抗議。區議員方國珊則擬於會上動議要求區議會嚴正徹查事件,予以問責追究。普賢佛院要求政府履行當年舊調景嶺村清拆時對佛院的承諾,保障佛院應有權益,以及區議會就事件公開道歉。另外佛院亦趁今日七七盧溝橋事件紀念日,較早前移師到佛院門外作簡單祭祀,向抗日先烈表示敬意。

12222CDX

方國珊遭主席「熄咪」 區會發報告解釋

區議會大會開始前,劉建國接受傳媒訪問,重申佛院訴求,形容民政署與地政署的收地行動有如黑社會。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則表示是次聲援行動主要因為之前地政署收地行動粗暴而決定作出支援,指任何存在社會不公義的場合組織都會出動。到場簽名支持佛院的區議員方國珊表示,她的動議被區會刻意放到會議最尾段,直到五時多才有望提出討論。

民政署助理專員派代表到大樓外接信,稱會議即將開始,對劉建國的質詢無任何回應,接信後離去。會議開始後,區議員方國珊要求調動議程,區會主席吳仕福拒絕,並關掉方國珊的米高峰,阻止其繼續發言。及後方國珊向在場傳媒解釋指,區議會規程容許調動議程,只要有議員提出要求,並得過半數議員贊成即可,批評區議會主席有失中立,刻意拖延其動議。

而區議會亦向記者派發一份土地管制行動報告,強調收地之前區會一直向佛院提供協助,反指佛院重門深鎖,遊人未能自由出入,並發現佛院未有作宗教場所用途,故決定採取行動。

G5

劉建國一度暈倒 陸平才:滾回去

佛院等團體於旁聽席拉開橫額抗議,不時叫口號,此時獨立議員陸平才於席上斥喝旁聽市民,聲言「滾回去」,同時又有旁聽席的保安疑非禮關注組成員,旁聽席一度混亂,市民鼓譟,劉建國更因情縮激動突然暈倒,送往附近的將軍澳醫院治理後,已無大礙。

普賢佛院等團體又曾移師到佛院門前,就七七事變紀念日向抗日先烈作簡單拜祭,本民前黃台仰亦有上香致意,之後率眾離去。現場由劉建國朋友黃先生帶領,他自稱是行山客,並反駁區議會報告,指佛院一直打開大門。他就是以前因行山路過佛院而結識劉建國,對於風物資料館及旅館的工程,黃先生認為此地無興建旅館的必要,反對逼遷普賢佛院。及後劉建國來到佛院出席祭拜,身體虛弱的他向記者重申訴求,指地政署當年清拆調景嶺村時向他承諾舊警署用地撥作佛院重建之用,強調多年來有保存文件佐證,包括1999年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地政署食言拒絕批地予佛院重建的文件。

在場的張超雄議員助理陳紹銘則表示,他們會協助佛院與區議會、政府重新商討,暫緩逼遷,他指會尊重佛院的訴求。

陳國旗:區議會已盡人事

方國珊動議要求區議會討論普賢佛院調遷一事,並要求徹查早前民政署收地行動權責誰屬,質問政府做事是否已如此濫用暴力。獨立的陳繼偉則認為,普賢佛院一事苦主與區議會各有一套說法,區議員訊息混亂,認為應該成立跨部門小組,公開政府部門歷史文件。

曾負責普賢佛院調遷的區議會副主席陳國旗強調之前與普賢佛院商討調遷上已經盡人事努力,劉建國拒絕簽約續租,須承擔責任。他反指方國珊不是委員會成員,只聽片面說法,未必清楚整件事。

區議會主席吳仕福補充,早前與工黨張超雄電話溝通過,解釋指區議會與政府的溝通大門仍未關上。陳繼偉追問政府可有短期抒困措施,民政專員代表郭仲佳回應指,民政署有提供屯門寶田臨時收容中心讓劉建國及家屬暫住。

而會上討論時只有獨立的周賢明發言,指如果一切按程序進行,其實無任何討論空間,並指當初大部份區議員取得共識,應該堅決執行決定。周賢明又補充指希望佛院有合理待遇。討論最後在方國珊,陳繼偉用盡兩次發言機會下「不了了之」。

會後方國珊對獨媒記者表示,今早曾被主席吳仕福拒絕調動議程。然而中午時份,當媒體與佛院等團體離去後,吳仕福反而要求調動議程先討論普賢佛院事宜,被方陳兩位議員拒絕。西貢區區議會將會在7月30日再次召開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委員會,討論普賢佛院的「去向」和興建風物資料館的事宜。

記者:陳子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