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盧寵茂:我無做錯及追究別人,為何要追究我?

盧寵茂:我無做錯及追究別人,為何要追究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港大校務委員會早前召開會議,維持原判要「等埋首席副校長」才作副校長的任命,有學生衝入會議室抗議,校務委員會成員盧寵茂期間跌倒受傷,惹來公眾質疑他「插水」。盧今日出席無綫新聞節目《講清講楚》時回應指:「自己無做錯及沒有追究其他人,為何要追究我?」

盧表示右邊膝蓋舊患有些少受傷:「有痛及腫,腳沒有力,行動有少少不便。」他指自己當日沒暈倒,但現時需要用拐仗走路。被問到當日有否「插水」,盧回應指當日好熱及好迫,跌倒後傷及裝有鋼片的舊患:「跌倒時聽到好多聲音,包括有人罵我」。

沒主動打電話報警

盧強調自己是大學職員,同事選他入校委會,但不明白為何開會都會受傷,在離開會議室準備送往醫院途中更「聽到好多粗口」及有人用水樽掟向他:「我不明白囉,當時真係有啲嬲」。他對「插水」指控回應表示:「我自己無做錯,又沒有追究人,為何現在要追究我?」盧表示現在仍不明所以和不開心。

盧又表示不害怕報警,指自己沒有打電話去報警,又強調只有犯法的人才害怕警察。盧指是警察主動問他是否需要就「掟水樽」及被阻上救護車作調查,他表示自己同意。

反問學生會:校委會有咩暴力?

被問到港大學生會「以武制暴」的說法,盧只表示每人也有錯的時候,但認為校委會在今次事件的過程中沒有任何錯處。他指自己今年4月才加入校委會,已睇哂過往的會議紀錄,而且校務委員沒有資格干預贊色委員會的做法。「我看不到程序上有甚麼問題。」他更反問學生會:「校委會有咩暴力呀?」

盧寵茂又質疑很多人沒有細看校務委員會主席梁智鴻所發的公開信,認為副校長及首席副校長的角色有不同之處。他指校務委員會在遴選一事上「好難做」,因為物色委員會沒有向他們事先透露人選,反指是公眾及媒體「亂咁講」。

他又在節目中多次強調,自己只是委員會其中一員,需要跟會議議程及規矩辦事。盧表示自己做事從不後悔,而且只加入短短三個月,所以不評論另一委員袁國勇辭職一事:「現時有政治鬥爭在港大出現,不要再利用大學作鬥爭場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