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馬斐森突改口風 稱不容衝擊校委會 籲有證據可向警方舉報

馬斐森突改口風 稱不容衝擊校委會 籲有證據可向警方舉報
廣告

廣告

攝:柯愷欣

(獨媒特約報導)7月28日校委會遭學生衝擊當日,曾稱不會向學生追擊的港大校長馬斐森,今日(8月7日)突向港大成員發出公開信(全文)。曾公開否定學生行動牽涉刑事的馬斐森,於信中譴責任何暴力,並稱任何人如有事件涉及刑事竹證據,可向警方舉報。校方如找到相關證據,亦會向警方舉報。

馬斐森在今日發出的公開信中,突然大改7月28日當晚認為事件不涉刑事的說法。他在第一段便「譴責任何一方在任何情況下的暴力行爲」,並稱「希望所有成年人對自己的行爲負責。」又指校方如找到任何刑事證據,必定向警方舉報。公開信中又稱如「任何人擁有這些證據,亦應該直接向警方舉報。」

多名校委曾電郵炮轟馬斐森

東方日報》在7月30日曾報導,多名校委會成員對港大校長馬斐森在7月28日向傳媒的發言表達不滿,電郵「圍插」馬斐森。創興銀行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梁高美懿指被「非法禁錮」,不認同馬斐森稱事件不涉刑事的說法。劉遵義太太劉麥嘉軒則質疑校方為何不早早報警,亦不認同馬斐森對警方到場表示遺憾的說法。至今未知因何原因「倒地受傷」的盧寵茂則形容是「基真翻版」。

稱大學保安無法應付7月28日場面

馬斐森在信中提到香港大學自當年818事件(警方進入校園「執法」「保護」國家副總理李克強)後,在保安方面一直根據當時的檢討報告行事,包括維持秩序時必須尊重表達自由、不可進行任何不必要的阻撓甚至使用武力、盡可能減少直接肢體碰撞等,事故亦應先由大學保安處理,除非保安無力維持秩序及確保安全方會報警。

不過,馬斐森指出7月28日當日參與人數眾多,當中又牽涉校外人士,場面非常緊張,難以應用上述的保安原則應付。他本人及其他人士曾要求示威者離開但失敗,指當時校務委員被阻止離開,甚至遭受「攻擊、誹謗和恐嚇等指責」。他指儘管大學保安已經盡力處理當時的棘手狀況,「惟面對緊急情況,我們必須尋求警方協助」(we are nevertheless obliged to call for assistance from the police)。

稱任何人如有證據可向警方舉報

至於會否進行紀律處分涉事學生,他指校方「正收集資料和諮詢法律意見」,看是否有充分理據將事件交予大學紀律委員會作進一步審理,又稱「校委會亦可獨立決定是否對其成員採取行動。」

馬斐森明確表示不會容忍任何類似7月28日的事件重演,指未來將「認真搜集證據,包括錄像、身份查證和目擊者報告等。我們會在必要時尋求警方協助。」他指校方正為日後的校委會會議制定計劃,以確保大學活動正常運作及所有大學成員的安全,並稱基於保安理由,不會公佈任何詳情。

校委會傳「轉場」舉行

有傳媒早前報導,港大校務會會議或移師校外進行。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指要方便警方而改變會議場地不合理,並強調校委會主席梁智鴻不可違反定必繼續在原址開會的承諾。

7月28日,港大學生因不滿校委會維持「等埋首副」,延遲討論副校長任命,衝入會議廳包圍委員,要求委員解釋決定及馬上開始任命討論,當晚鈕魯詩樓下有警察到場。學生會嚴厲譴責警察進入校園損院校自主,港大校長馬斐森當晚否認校方報警。不過港大隨後又發表聲明,指「經進一步了解後」,確認當晚是由港大職員委託當值保安報警,原因為有校委會成員被困達45分鐘。

記者:梁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