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空有零件的足球哲學——曼聯球季表現預測

廣告
空有零件的足球哲學——曼聯球季表現預測

廣告

上季衝四成功,讓不少曼聯球迷對雲高爾帶領球隊重返正軌心存厚望。筆者期盼他帶來的不是錦標,是三後衛陣式、後場三角式推進傳控和防守聯動。經過一季調教,曼聯依然缺少一位及格的libero,框架畢竟定了下來。雲高爾真正追求的,又豈只是這個框架——他追求的是3-4-3和4-3-3之間的陣式切換。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大抵能夠臆測曼聯另一位潛在新兵:柏度的戰術價值,甚或全新的進攻體系能否成功。

柏度和4-3-3

如無意外,雲高爾領軍的曼聯在新球季將會主踢4-3-3陣式,蓋因中場的人腳實力較上季改善不少——球隊一口氣購置舒韋恩史迪加和舒拉達連,無疑能改善攻守效能。小豬將會進一步負責調度的工作,而舒拉達連的側翼壓迫和攔截能力對球隊也是有益的補充。接下來的問題是,前場的三人組極需補充一位有能力遊弋於禁區half-spaces的內切型翼鋒,此君正是柏度。

柏度的技術風格莫不切合巴塞青訓系統出產的翼鋒特性:跑位靈活聰明、善於策應配合、奔跑能力強和逆足內切射門。雲高爾的進攻,更注重兩邊配合——如果能出現一位強力中鋒,以背身對抗為側翼拍檔創造空間並入楔禁區,理論上頗有看頭。如此看來,一對一能力較遜色但不佔possession的柏度,似乎比迪馬利亞更適合充當整套體系的零件。

另一方面,目前以逆足居右路正選的是馬達,他缺乏柏度的速度和禁區內的射門處理。若然柏度加盟,馬達的正選席位或受不少衝擊。

哲學家的執着與桎梏:中鋒、十號位

但是,零件終歸是零件,並不能為提升曼聯進攻質量提供另一套方案。上季雲高爾立足於費蘭尼為前場支點的戰術,其思維離不開邊路解決——跟現在的一套如出一轍。假設雲高爾棄用費蘭尼,前場更需要能控得住球的支點,但柏度並不是這種人物。解開曼聯的進攻問題,先由中鋒這個位置談起;如要了解中鋒的定位,又要從雲高爾對十號位的要求談起,環環相扣。

雲高爾對中鋒和十號位的嚴格定位注定一成不變:中鋒在前場要多背身接球,經常墮後引出對方中堅,讓中前場隊友前插,並且接應長傳、搶點,有一定腳下功夫(可以參考全盛時期的古華特)。十號位球員是一位後插射門員,圍繞中鋒牽扯出來的空檔跑位,甚或前插接應兩翼、中鋒的傳送,完成射門或者最後一傳,毋須談太多創造力和上腳。

這兩個位置的演繹如何?按照開季的配置而言,迪比就是那位射門員,而朗尼充任單箭頭。由於朗尼的身體質素下滑得不足以對抗對手後防,背身乏力,外加腳下功夫粗糙、搶點不甚突出,惟有屢屢回撤接球、然後分邊。迪比也好、柏度也好,零件而已,要指望他們在這種前場配置下發揮威力,難度頗高。當然,中鋒位置要是換作賓施馬甚或伊巴謙莫域,恐怕另當別論。

如是者,新球季曼聯的進攻套路,相信會減少小範圍的快速技術滲透,更重視邊線傳中或者輔位傳切。曼聯一直緊循雲高爾的足球哲學,卻空有零件、沒有優質的進攻主核,加上卡域克的繼承問題——筆者一再強調,舒韋恩史迪加絕不是四號位的答案,還有中堅的空缺,在新球季決不能走多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