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由金牌守門員到健美先生——專訪吳逸凱

由金牌守門員到健美先生——專訪吳逸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二十三歲以下代表隊在6年前勇奪東亞運冠軍,鋒頭可說一時無倆。隊長歐陽耀沖近日更衝出香港,遠赴葡萄牙學法,爭取更多的上陣機會。但六年過去,當時的金牌成員蘇偉泉和劉念溢都選擇在今季退役,連同早幾年已離開職業足球的賴文飛、阮健文和梁倬軒,可說是去蕪存菁。獨媒訪問了當時同為成員之一的守門員吳逸凱,他去年退役成為健身教練,近日更奪得健美比賽的獎項。

sds

圖由David Tam所攝

撲到波就很有成功感

和大部分踢街場足球的八十後一樣,吳逸凱都是透過麥當勞青訓計劃接觸足球。從踢地區隊,成為了香港的十四歲以下代表隊成員,踢過亞少盃和亞青盃。在踢過香港的U隊後,適逢當時有職業球隊配對計劃,吳逸凱被分配到愉園。在球隊內當時的競爭對手是范俊業和梁卓長,兩人在年資及技術上都比吳「高幾班」。范俊業當時更可說是如日中天,但吳表示在愉園的一年間在范俊業身上獲益良多:「豬仔他教了我很多,他在技術和態度上都無得彈。」

當時的上陣機會不多,更未曾在聯賽中上陣,唯一替愉園上場的是亞協。沒聽錯,是亞洲球會級賽事,他當時後備上陣踢了30分鐘。及後在2005年效力香港08,兩年後轉到地區球會沙田,替球會由丙組踢到上甲組。吳逸凱直言,當時對薪酬沒有太多的考慮,「有波就踢,只希望能守好龍門」。

那時被香港二十三歲以下代表隊教練金判坤賞識,入選出戰東亞運的最後23人名單。球隊當時在葉鴻輝的優異演出下,沿途擊敗朝鮮及日本等勁旅贏得被喻為含金量最重的金牌。但吳逸凱在賽事中沒有上陣機會,他坦言難免有些失落。不過他強調,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從來唔會後悔同埋怨,要怨都只係會怨自己做得不夠好。」

沙田在09-10年的球季不幸降班,吳轉投另一球會大中,一季過後大中又降班。吳逸凱在奪得東亞運金牌後,有感人生需要一些轉變。他申請了香港奧委會的運動員就業及教育獎學金,入讀教院的運動管理副學士,並在同期效力乙組的金鋒科技,繼續足球生涯。

csd

最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

而完成兩年副學士課程後,他亦繼續升讀學位課程。「讀書不是一切嘛,讀書係幫到我,但總算體驗過。」他在讀了一年學位後,接受陳志康的邀請,成為太陽飛馬球員。吳表示對效力飛馬的兩年時光十分感恩:「真嫁,呢兩年最有職業球員的身份認同,是前所未有的。」

吳坦言對放棄繼續升學沒有感到可惜:「大專盃拿過冠軍,又可以往外地見識,總算體驗過。」問到在香港作職業足球員的出路和待遇問題,吳強調如果要和整個香港的其他行業相比,其實一定相對較窄。但和其他運動比,他指香港唯一職業化的項目就是足球,較其他運動已經走得較前。

吳認為作為足球員不應常常埋怨,反而應三省吾身,反思自己有沒有做足本份:「我自己都有去蒲有飲酒,但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都好重要。」他不諱言前飛馬教練陳志康教會他很多「做職業球員就至少要尊重自己身分。」

吳又認為香港的環境不可以和外國比較,因為香港是經濟型社會,但球員應該問下自己為何不可以成為陳肇麒和吳偉超:「如要踢波就要心高氣傲,把目標定得高一點。」

突然十年便過去,吳表示職業生涯以來最難忘的去年亞協盃資格賽。他直言這其實是秘密,在賽前曾和教練陳志康「有約」。若然能贏波並取得亞協資格賽,會再作考慮。「如果最後輸了就不會留下。」太陽飛馬結果最後不敵南華,吳逸凱當時躲起來嚎哭,隊友都不明所以,誰不知這是吳的最後一場職業足球賽事。「個個心諗呢條友做咩係度喊。」

12222IMG_3498

離開球圈是為走更遠的路

「嗯,年紀開始大啦,要諗下將來條路。」吳笑說自己每個年齡階段的想法也不同,但離開職業足球某程度是想正式踏足社會。他認為球圈對自己來說是 comfort zone,退役其實就是去「闖下、睇下外面世界」。

不過,他不諱言當時有點害怕:「其實好驚,畢竟長期在球圈其實是舒適及開心,但真係想迫自己去面對新環境。」離開一個打滾了十年的地方,難免有不捨。吳更執著的是自己未拿過重要的獎牌,「即使東亞運金牌也是後備,事業未去到高峰就要結束。」但在喊過和感觸過後,球會亦多次挽留,他還是選擇掛靴。

除下手套,為的是走得更遠。在去年七月退役後,吳轉行成為健身教練。加上自己對健美運動有興趣,益我由一隊人到現在自己單打獨鬥,吳坦言要一段時間適應,生活亦變得更有規律。「足球練波係三個鐘,之後就有自己時間,現在則是排得密密麻麻,要排好行程。」

在好友孫楚文和師傅趙振傑的鼓勵和協助下,吳逸凱對健美有更大的興趣,不過健美比賽一點也不輕鬆。健美比賽分為 body builder及 fitness,前者運動感較重,後者相對較美感。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吳又補充說了參加健美比賽前的準備工夫,先要在三個月前減肥,更不可以吃街外食物,其中的餐單是一天吃三十條蒸雞胸。吳逸凱表示曾經食到喊,並且躲在家中,拒絕見朋友。「仲會發脾氣,無理取鬧,想同媽咪講聲對唔住。」

12222IMG_3509

感謝家人包容 成就夢想

但吳直言,父母由他踢波到現在都不知道兒子「發生緊甚麼事」:「乜踢波可以搵食?依加玩健身又可以搵食?」他表示家人對他的體諒和包容已經令他無以為報。

吳用了十個月時間備戰,最後在上週由香港健美及運動體適能總會主辦的男子運動模特錦標賽1米80或以下組別賽事中僅得第四。他表示比賽後的兩日來都睡不著,僅睡了一小時。「嗯,可能是自己太執著獎項,忽略了performance 。」

「健美運動員對眼是有火的。」吳表示,因為因為要自己一個人對住器械和「堆鐵」,其實頗孤獨;很多時候都是「自己」面對,少一點毅力也早已放棄。而談到未來規劃,吳表示目標是至少在下年的健美比賽中成為冠軍:「如果說到女的健身運動員時會想起鄭麗莎,我要令人在想起男的健身運動員時,大家會想起吳逸凱。」

連同白榮澤和蔡國威等89一代的球員在今年退役,當時的東亞運二號守門員李瀚灝亦在來季回到甲組的大埔。對於同期球員紛紛退役及離開職業足球,吳逸凱表示十分感觸,同期的香港08隊友更只剩下梁振邦、郭健邦和鄭禮騫。「其實這是一個過程。」他表示,能夠在香港從事運動作為職業是開心的。

被問到會否有一天,重新在球場上帶上手套,吳斬釘截鐵:「一定唔會踢返波,因為沒甚麼好留戀。」在27歲之齡退役,他不諱言曾會為未能去到葉鴻輝的「身位」而不高興,不過今天回過頭來看:「外面的世界更大吧。」

訪問:麥馬高、鄧凱文
場地提供:The Playgroun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