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ristine Chan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東北被告點諗 2】招顯聰:沒有什麼可以失去 陳白山:當局要報復

【東北被告點諗 2】招顯聰:沒有什麼可以失去 陳白山:當局要報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編按:去年反新界東北示威者,在6月13日「衝擊」立法會,13人被落案起訴。這宗「東北六一三案」開庭第四天,被告懷著怎樣的心情進入法庭?來自不同家庭背景、政治圈子的他們,每個人面對的壓力又是什麼?香港大型抗爭及群眾動員暫告一段落,抗爭者面對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檢控及思想衝撃。這單看似非凡的非法集結及強入進入立法會的案子,背後卻反映著議會與人民之間的關係?

香港人優先招顯聰

「香港人優先」成員招顯聰為港獨示威常客,可謂「身經百戰」。「因為佔領坐過兩次監(分別在旺角兩次清場中被指阻差辦公及襲警,分別判囚四星期及14日),也試過被黑社會恐嚇,今次單案又唔會有很大壓力。」他認為這單案件很荒謬,「立法會是制約國家權力的地方,今次的檢控卻告訴我們議會員是橡皮圖章,而警察作為國家權力的標誌實在不應進入立法會。」他認為,相比起雨傘革命,又或者之前因被列於中共的名單所恐嚇,這次的審訊對他影響不太深。他又告誡,香港人不應懼怕法庭及監獄,要忠於自己的信念,監獄是正義的歸宿。

IMG_2722

圖:招顯聰2013年在旺角出席撐林慧思集會時曾被屈搶警槍,事後聯同「香港本土」召開記招

自從13年被屈搶槍(見相關報導〈警疑針對示威者 兩度拘捕又釋放〉),招已經無法找到穩定的工作,而且他跟支持泛民的父母有很大分岐。「香港要獨立,因為香港的問題是國族認同的問題,不是自由民主的問題。以我自己來計,沒有什麼不可失去。雖然付出左都未必成功,起碼我可以捍衛我自己的尊嚴,我的靈魂便是自由的。」


影片:招顯聰因擅闖解放軍軍營,在東區法院外被持不同意見人士襲擊

Anonymous 陳白山

同為獨立於傳統社運圈子的示威常客陳白山,本來不屬被拘捕的名單,卻因他在本案審訊開始時突然被列為被告。他解釋被告並不是因為在提堂時在庭上大叫「我都在場,點解唔拉埋我?」「我果日係玩佢啫,如果我有心令佢告我唔到既,我就唔會出現。佢真正拉我的原因是因要報復之前多次失敗的檢控。」他估計真正原因是他曾以Anonymous Asia的名義在Youtube發佈影片,因而被政府列入黑名單。他亦不是在6月13日當日被捕,而是在8月17日參與反反佔中遊行時被警方拘捕。

20150919h3

圖:陳白山不願意拍照,他堅持自己是Anonymous

他作為本案中唯一自辯的被告,經常與其餘六位大律師就盤問內容及技巧商討。「這個是很寶貴的經驗,(我覺得)很榮幸,(今次可有六位律師輔助),哈哈,六位律師的律師費都唔少,但我今次可免費打!」

連日來他都要早起,晚上又須了解其他證人的供詞,壓力比較大。他向其他受壓的抗爭者訴說:「每個官的情緒及心情狀況都不同、證供證人證物真的好複雜,我都係建議找當值律師(duty lawyer)幫助。」面對本土派的質疑,他又說,「不要擔心是佔中後援的律師,其實duty lawyer都有自己的小組協助被告。」他又表示對他的真正壓力不是來自家人及朋友,而是來自政府對社運立場表態的打壓。「例如立法會把所有人都當作是示威者,這是不尋常的做法。」他認為,立法會理應接受大眾進入議會,而立法會保安嚴謹、高壓的管理手法,與服務大眾的原則有矛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