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良景之亂】街坊稱管理員一月已出現 揭領展曾「招安」小販

【良景之亂】街坊稱管理員一月已出現  揭領展曾「招安」小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屯門良景市集外自星期日晚起發生「管理員」的「執法」事件,毆打市民及記者。昨晚有過百名市民響應網上號召到場「支援」,期間未見穿著「管理員」外套人士在場。但獨媒記者發現有相關人士在場「把風」,有良景邨街坊對記者證實該名男子連日來均有出現,並在日前曾穿上印有「管理員」字樣的外套。而和小販相熟的良景居民張先生亦透露「管理員」的「執法」,因小販擺檔和良景市集有「爭生意」之嫌,而管理員在一月尾時已出現監視小販;今次事件更揭出領展曾「招安」小販入市集內經營不果。

IMG_1551

小販昨晚突全數收檔

昨晚在良景市集外的小販檔在九點半全數「收檔」,有賣雞蛋仔的小販表示已經「賣哂」,不做生意:「無哂野食啦,賣哂啦。」但據記者當時所見,小販的食物並未完全售出。有和小販相熟的居民對記者透露,警察下午已向小販們警告在晚上擺檔的話,食環署人員將會馬上執行職務。當時有近四十名配備頭盔及長警棍的藍帽子在現場戒備,十架警車在良景巴士站停泊,更有警犬在現場候命。

IMG_1516

圖:黑色背心男子在市集外把風

獨媒記者又發現,有一名身穿黑色背心男子在市集外把風,多檔商戶期間均和他打招呼,有街坊亦認出他是日前的「管理員」。該男子在市集範圍「巡邏」,期間和多檔商舖有傾有講。

和小販相熟的良景邨居民張先生對記者透露,自良景市集上月21日翻新重開後,便有大批自稱「管理員」監視小販擺檔的情況。張先生又憶述連日來良景小販們被「管理員」騷擾的經過,他表示小販們平時每星期都會在良景邨擺檔3至4晚,情況尚算和諧,但自市集重開後則產生矛盾,疑因流動小販有「搶生意」之嫌。

IMG_1528

圖:右為鐵閘

「管理員」良景市集內鐵閘隨時候命

直至星期日即年廿九當晚,約30名「管理員」在小販擺檔時,用鐵馬強行圍封小販的熟食車,並指要凌晨5時後才可取回小販車,5時前離開就不能取回車子。小販和不少食客都非常很鼓噪,欲爬入鐵馬範圍內光顧,遭「管理員」作勢甚至動手襲擊,惟警方很遲才分隔雙方。

在星期二即年初二晚上,市民及「管理員」人數增多,而小販當時於良景市集附近擺賣,警察當時在良景市集外圍戒備,一度把「管理員」迫退到良景市集。記者發現在良景市集內的鐵閘後,為管理員的「集中地」該批管理員在內休息候命,採訪時內裡亦有燈光和交談聲音。

到星期二晚上十一時,「管理員」便穿上拳套及持有電筒及棍從鐵閘內蜂擁而出追打市民。張先生表示管理員的手法極為專業,不但持有武器,又有人負責手持攝影機拍下市民與「管理員」衝突的埸面。

IMG_1507

圖:和小販相熟的良景居民張先生

「亂局」源自翻新街市

良景街市在去年十月尾關閉,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裝修。獨媒當時便曾訪問街市的店主,他們曾表示領展租金逼人,難以經營下去。及後在今年初重新招標,領展將原來的街市改為良景市集。市集目前由領展的外判的建華(街市)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共有十三檔檔攤,包括海天堂、金銘粉麵等熟食,當中有部份食肆營業至深夜二時。

領展「招安」小販入市集不果

張先生引述小販稱,在去年年尾良景市集翻新期間,領展曾與小販商量有關承租良景市集事宜。張轉述小販指,領展最初提出以月租28,000元將市集商鋪租予小販,但一個月後就提出要將租金加至每月38,000元,並增加多項附加條件,包括4,000元八達通按金、50,000元裝修費、三個月月租按金,以及繳交每個月0.8%營業額作八達通費用。

張指有小販和前良景街市一肉檔合租良景市集一個鋪位,才能勉強營業。他轉述其他小販指,租用市集商鋪做生意需要付高昂租金和其他額外開支,是他們卻步的主要原因:「開業成本要近20萬,可能要賣10萬碗糖水才能回本」。

張先生表示多名小販都不介意被「合法執法人員」趕走,但不能容忍「黑社會」去趕走他們的擺賣行為,更不希望「黑社會」騷擾市民,封鎖市民的出入口通道。

IMG_1470

圖: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成員王百羽

領展被批評不負責任

昨晚有近百名市民到場,其中屯門社區網絡成員陳詩雅對記者表示,自領展收購良景街市後,已開始有疑似「黑社會」人士對小販進行干擾。直至年廿九晚更變本加厲,不讓小販離開,情況離譜。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成員王百羽亦有到場,他指自己前晚親身目擊市民與「管理員」發生衝突,指事情很荒謬。他質疑「管理員」所謂的執行職務合法性成疑。王又批評領展否認有關人員為領展員工,把責任推到一乾二淨,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警察:大家明白

工黨屯門區議員譚駿賢及民主黨朱順雅昨日去信警務處要求交代及徹查事件。他們在星期二曾到場觀察事件經過,期間曾經詢問警察駐場指揮官柳美欽,對方竟回應:「大家明白。」

記者:楊梓勤、謝蘊然、何哲瑩
攝影:梁筱琁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