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反高鐵六年前後

反高鐵六年前後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六年前,初生之犢,在高鐵撥款通過後不滿左膠大台宣布「宇宙大苦行」憤而衝出遮打道,最後在昃臣道跟大夥兒趟著,萬人包圍舊立法會(現終審法院),要求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對話,否則不讓她離開,這是我第一次公民抗命。

六年後,只剩下寥寥百人,而我和當年反高鐵大台的朋友,如朱凱迪就走到議會公眾席聽會。誠然,作為拉布隊伍,當然有所安排,可是陳鑑林粗暴違法剪布卻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同樣,我們承載過往的憤怒由立法會二樓跑到地下,打算走上會議廳與陳鑑林理論。

【關於高鐵】

六年前的預言,今天一一實現。當日政府說過不會超支,今天也是超支近二百億;當日說會2015年通車,今天已延至2018年秋季;當日說來往廣州車程只須48分鐘,今日已改口說是不只48分鐘。你說,我們還有甚麼可以相信呢?即使所謂劃線港鐵包底,羊毛出自羊身上,最後加上營運費,蝕底的都是香港人。被清拆的菜園村,經歷6年搬村建村,仍未完工,彷彿大家都已經忘記了。

我們需要高鐵嗎?高鐵與其他民生建設對立嗎?好問題,但這問題應該問特區政府。是政府自己說不會超支,是政府自己說沒有錢去做其他公共服務,要削減開支,到底我們每一個人重要,還是那個被吹大的中港經濟發展重要?媽的,我們心裡都很清楚。

【關於剪布】

自梁國雄就曾鈺成剪布決定上訴終院失敗後,立法會一直借用司法機關案例作遮醜布,不但沒有認真處理拉布背後的成因,反而多行濫權剪布。自吳亮星陳健波陳鑑林,無一不是越權,扭曲及強解《議事規則》及《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粗暴劃線禁止議員提問提案。無奈,法庭認為要有嚴重違法行為才會介入立法機關事務,否則都不理這個立場,完全抽離現實,無視香港議會在制度上不公,需要司法機關介入仲裁。曾鈺成及法庭偽中立,香港弄得民怨沸騰,他們都有責任。

【關於泛民】

數年前,你叫泛民如今日的行動是絕不可能,因此公道點說,他們的確向前行了一步。固然,我認為他們可以走得更前做得更多,我明白他們的想法,他們認為自己的選民並不會接受衝出去,要斯斯文文,像乖學生,但眼見陳鑑林粗暴剪布,撫心自問,我坐在公眾席,也是急不及待要跑下去了,他們在會議廳內,真的可以眼白白站著嗎?即使撥款通過了,還可以阻攔陳鑑林離開吧?我善意地說,還是苦口婆心希望他們不要計較保守選民,應該破除心魔,盡力去制止陳鑑林的惡行,我相信只要他們站出來說清楚道理,選民還是有耳去聽,會明白的。

【關於警察】

事實上,我不瞭解為何警察沒有將我拘捕,但無論如何,反正日後律政司都會提告,也是以後的事情了。不過,要帶走我們十數位示威者,又何須動員半百警力?我不理解立法會秘書處為何不動用自己的保安(權力相當於警察)去執法。而且,他們宣稱我們是非法,卻可容讓我們繼續留在立法會接待處近個半小時,豈有如此法理?立法機關有保安不用,要外借警察,實在是自取其辱,自毀長城,民主派議員們應該要追究責任呀!

【關於自己】

有論者說我在撥款後才衝是做秀,假若他的理解是對的,那麼六年前近萬人包圍立法會都是做秀,不同的是以前的是萬人秀,今次只是十人秀。我反而想問,一直坐在公眾席,原本的安排發生變卦,難道我可以忍氣吞聲死死地氣從公眾席上走出議會,然後高唱幾首歌和平散去大家會接受嗎?我只問自己可以付出甚麼。要是人們依然覺得這是一場秀,質疑我們這班人所承載真誠憤怒,抹殺我們的所有付出和無視被控的可能,我也會坦然接受,如是者,我會更盡力做好我的秀,每一場秀我都會做得更好。

六年前如是,六年後如是,再六年後都如是,埋頭苦幹,繼續抗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