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撥開雲霧,未見青天:為雲高爾蓋棺

廣告
撥開雲霧,未見青天:為雲高爾蓋棺

廣告

以一位思想曾經領前時代的名帥而言,雲高爾告別曼聯的方式固然教人遺憾,但也合乎情理——至少比解僱莫耶斯合理很多。溫和改良和激進改革路線的代表一一下台,曼聯依然在後費格遜時代的迷霧裏不見天日,注定在技戰術發展、球員陣容以至球會整體經營策略上都要經歷更長的震盪。

Plan B?

最初曼聯高層起用雲高爾,無非是認可他的足球哲學可以把曼聯改造成能控制節奏的歐陸化強隊。在技戰術層面,雲高爾強調控球為先,而球員的整體站位比過往合理,費格遜時代中路洞開的防守問題亦得以改善;三後衛陣式的洗禮,為曼聯在陣式切換提供更大彈性。過往在拜仁任教時,雲高爾能為他們打下成功的基礎;想必曼聯高層也是如此寄望雲高爾的。

不過,曼聯始終未能提升由守轉攻的速度,一旦落入陣地戰便破關乏術。歸根究底,雲高爾對前場球員的約束,使他們未能通過換位、形成小組扯散對手密集佈防。而且,雲高爾對進攻的佈置思路仍然離不開上季季尾的一套(這一點將另文探討)。到了今季,英超各隊已找到克制這套戰術的方法。

曾有人說雲高爾執教的第一季不能見出真章來。但是到了第二季,曼聯依然苦無plan B,雲高爾當然難辭其咎。更況且,莫耶斯執教的球季雖然沒有如此嚴重的傷病問題,但在核心班底老化和更衣室不穩之下,仍然能力壓利華古遜和薩克達殺入歐聯八強,面對拜仁慕尼黑亦一度不落下風。如果莫耶斯在內外交困下要人頭落地,轉會支出高好幾倍的雲高爾又豈有不殺之理?

或有球迷為雲高爾辯解,稱如沒有沉重的傷病,曼聯絕對不致如此——尤其是梳爾的重傷。但是,把整隊的重責交託在一位二十出頭的左後衛,一點也說不過去。值得曼聯球迷注意的,是雲高爾買人的問題。

換血失當、嫡系不力

雲高爾在轉會市場花費二億英鎊,仍然未能解決費格遜退休後球隊核心競爭力不足的問題。觀乎過去雲高爾在阿積士、巴塞和拜仁的成功,都是建立在前場實力充足的前提之上。如今的曼聯,無論個人能力和戰術執行能力都比以上球隊落後兩三個檔次,這就是雲高爾季前嚷着要買頂級攻擊手的原因。然而,曼聯浪費了太多時間在搜購big name上,無助擴充戰力。

除了馬素爾(嚴格來說梳爾和靴利拉都是莫耶斯定下的收購目標),雲高爾的投資幾乎是失敗的。近兩季雲高爾對陣容徹底清洗:蘭尼、雲佩斯、香川真司、畢特拿、卡華利、伊雲斯、韋碧克,還有停留僅一季的迪馬利亞和法卡奧。但是,添新的新血都是無法獨當一面的球員:舒韋恩史迪加和舒拉達連都是具備大局觀、欠缺想像力的中場球員,而兩大嫡系迪比、白蘭特的表現始終令人失望——前者無論個人技術抑或整體配合均乏善可陳;後者除了出球,單對單防守簡直被對手虐爆,更無法應付英超的身體對抗。兩季下來曼聯仍以費蘭尼和馬達等球員為核心,我們發現方丈在戰術和用人思路上並沒有超出上季太多。

每當球迷鼓勵曼聯進攻的時候,相信他們未必明白到曼聯的可用之兵其實不多了,因為足球哲學注定戰術選擇只能單一化;而蘭尼、雲佩斯、香川真司等舊將,未必是為哲學度身訂造的球員,但因為雲高爾的偏執,早已清洗殆盡。

提攜新人有功之辯

無疑,今季一眾卡靈頓的男孩們獲得發揮的機會,是雲高爾的功勞,尤其是連加特。但重用新人這一點,與其說是雲高爾的長處,毋寧說是他執教方式陰暗面的必然結果。

一般大球星很難順從雲高爾繁苛的戰術紀律和位置轉換,這一點成為了小將們能上位的蹊徑。再者,雲高爾更注重把年青球員培養成通才(足球哲學的現成範例應當是楊格,雖然他年紀不小,但由兩閘到前鋒他都要踢)。阿拉巴在拜仁的成長,很大程度要歸功於雲高爾的訓練方式,否則他也未必成為哥迪奧拿的心頭好。但是,這種訓練方式同時也會容易培養出許多能力平均但三不像的球員,例如荷蘭右後衛列斯加。從今季曼聯的過案看來,除了連加特和保夫域積遜之外,雲高爾並沒有為有潛力的小將制定一套較明確的成長方向。雲高爾常常引以自傲的沙維和恩尼斯達,他們後來的位置、踢法和雲高爾最初起用他們落場時都有很大的變化。長此下去,雲高爾能否把曼聯的新秀一一造成巨星,是存有不少變數。

縱觀今季,許多小將獲得起用,主要是因為一隊成員的傷患和表現不濟,例如拉舒福特、華利拿和科素文沙。要把提攜小將的貢獻算在雲高爾頭上,總是缺一點說服力。

管理層權力大洗牌:美式企業管理vs英式manager文化

雲高爾下台,有可能是格拉沙家族加強對球會管治權力的重要契機。先別論摩連奴會否合適曼聯,但他權責再大亦要有管理能力優秀的高層輔助。正如摩納哥前總監卡臣(Tor-Kristian Karlsen)所言,曼聯需要設立足球總監統領技術部門、青訓系統、球探工作和轉會,減少對領隊的倚賴和總裁的重擔——活華特應該投放更精力在商業開發和發掘贊助商,而領隊的職權更應像一個coach。雲高爾相對於費格遜來說,只是一個coach,而不是一個manager,但是世間很難找上第二個費格遜式的強人了。設置足球總監,有人會說這是對領隊的制肘(像車路士也有位黃皓式的總監Michael Emenalo),但亦是預防人亡政息的最佳方法。

哥迪奧拿即將率領曼城締造新帝國。曼聯在巨大的負債壓力和強敵環伺之下,仍要經歷管理架構權力改組和陣容調整的痛楚——但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為費格遜時代的輝煌而帶來的延期還款,而且利息將會越來越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