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25年老店一夜迫走 東主:地產霸權貪得無厭,第日我無野做都會上街

廣告
25年老店一夜迫走 東主:地產霸權貪得無厭,第日我無野做都會上街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領展在今年4月將大埔運頭塘商場出售予駿昇投資(香港)有限公司,後者接管商場後向商場內六間商舖發律師信,要求他們在半年內離開。開業廿五年的「其昌文具」的東主羅先生是「苦主」之一,他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憤怒,斥新業主大石壓死蟹;但面對地產霸權,只有無能為力,文具店將在明年一月無奈遷出。

羅先生在去年11月曾和領展續租兩年,租約原定在2018年11月屆滿。但他近日收到新管理公司的五封掛號信,必須在明年1月中遷出。

IMG_1363

羅表示,知道領展賣盤後已經很擔心,本來以為會相安無事,沒想到租約中有「六個月離開」的條款。「我真係唔知有呢個條款,你話我地小商戶可以點樣?」文具店的面積近600呎,目前月租約$31,000,羅先生在續租後更換了冷氣:「夏天天氣熱,用咗成3萬蚊。」

一代人的故事

其昌文具和大埔街坊走過廿多個寒暑,羅先生的嘴角帶著微笑:「哈哈,街坊進來光顧時都會打招呼。」「開邨既時候無人嫁,真係機關槍都掃唔到幾多人。」他把文具店的前世今生娓娓道來,文具舖在1991年尾試業,在1992年1月1日正式開張。他又對記者展示當年開業剪彩的相片,這間文具記載了一代人的故事。

IMG_1359

圖:其昌文具1991年開業時的情況

羅先生今年六十多歲,十多歲時從大陸來港:「係上面經歷過文革,落到嚟就遇到暴動,可以話咩都見過。」「第一份工做士多,每日要返十四個鐘,每半個月只可以休半日,幾辛苦都做過。」

IMG_1366

他後來做過小販、地盤工人和的士司機,走過大時代,發現最難過的始終是生活。他在儲了一些積蓄後,便開了這間文具店,當起老闆來。「做生意都係想安定和安心。」

其昌文具店初開張時,試過三年均全年無休,現時則朝九晚九,逢星期日下午休息。羅先生自言,廿多年來的生活都很平淡,街坊每逢農曆新年都會整一些糕點予他分享。「呢啲係社區同鄰里關係,好感恩。」他提到,文具店在幾年前都有聘請員工,但近年則由家人一腳踢。「係會辛苦啲,始終皮費較重嘛,無辦法。」

IMG_1367

圖:羅先生又考慮到長者的需要,特地引入香燭作售賣

文具雜貨店

羅先生將文具店內的貨品如數家珍:暑假作業、象棋和結婚紀念卡等,「你說得出的一定有,說不出的都一定有。」「以前會賣會計用品,依加無人買了,啲帳薄送都無人要。」縱使貨品完封不動,羅先生依然帶點自豪。

「我只係怕有人來買時,會搵唔到,你明唔明?」羅先生表示,縱使賺不了多少錢,但只要街坊想要的都會替他們搵回來。「你睇呢啲,邊有人仲會賣呀。」

IMG_1369

圖:老闆又向記者講解「針頂」

「你約滿咪加租,我做不到咪走囉。但點解要咁?」羅先生坦言,在收到新業主的信件後,連續幾晚睡不著。「賺錢真係其次,係唔捨得啲老街坊。」羅先生邊說,邊眼泛淚光:「3年一個約,都完成咗8個啦,今次係第9個啦......」「我地呢啲小商戶,無財無勢,只可以任其魚肉囉。」

IMG_1356

霸權當道 無奈結業

羅先生提到,在房署管理時「一切都較好」,指在1998年及2003年沙士時,會因應經濟不景而減租。「領匯一接手就加租,傾都唔洗傾。」

領展在4月以8.1億元售予駿昇,後者隨即以租約條款內的半年通知為理據,要求商戶離開。羅先生表示,至今仍然感到莫名奇妙;又對記者透露,家住大埔的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曾經替他查閱租約中的條款,為當中的半年通知條款寫上中文註釋。

IMG_1361

圖:黎棟國的「筆跡」

「地產霸權貪得無厭,第日我無野做我都會上街。」羅先生嘆道,結業後將要先作休息,指現時租金高昂,難以負擔相同店舖面積的租金。訪問完結後,記者問到文具舖名字的意思時,羅先生稍稍深呼吸:「其昌?希望可以『五世其昌』。」

IMG_1351

圖:住在山塘村的黃生及黃太表示,自97年回港定居後,一直光顧至今,對於文具店將要結業感到難過。「好可惜呀,百貨公司啲貨都無咁齊啦。」

記者:麥馬高、林曉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