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前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戰社福界選委 續為少數族裔爭平權

廣告
前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戰社福界選委  續為少數族裔爭平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選舉明日舉行,社福界有多張名單參選,在社福同行的名單上有一張新面孔,但她其實一點也不新;更是堅實進步的社福界成員。前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在2001年創立融樂會,多年來一直關注少數族裔權益;半年前發現患上乳癌。記者訪問她時,王惠芬笑言:「病都要參選特首⋯⋯選委會」

少數族裔被定型和標籤

王惠芬在1995年成為社工,1998年開始關注少數族裔議題,她認為「基本法一直都沒有預少數族裔」,對非華裔和不是中國籍的人都非常不公平。王又感嘆近年在國家民族主義大盛,背後其實是民族主義,排外情緒令人盲目。「香港從來都不是得華人嫁。」

王惠芬多年來參與過不少相關的諮詢委員會,但十多年來工作下來,認為少數族裔的聲音仍然被嚴重忽視。「我夠膽講,融樂會有好大功勞,收到不少人求助,嘈到政府終於話聽到。」

王惠芬認為,政府近年在制定人口政策時總算有少許和少數族裔有關,但對他們的定型依然是「唔掂、要人幫同釋放勞動力」。「政府政策就係見佢地唔到和矮化他們,甚至是負面定型,總之好唔掂。」「窮就被標籤做恐怖分子。」

她稱在殖民地年代,因為白人恃住較優越的「條件」,不會處理少數族裔問題,但至少有英文的應用,在回歸後情況急速惡化。

IMG_3188

圖左為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裔港人簡浩銘,王惠芬形容對方是最堅實可靠的戰友

政府自製少數族裔平行時空

王指出,政府在招攬少數族裔進入建制時,大多從知識、技能和態度作準則,形成平行時空。她認為,建制派的少數族裔大多是來自商界,甚至持外國護照,是政府的傀儡。「階級都不同,貧窮個啲就唔理,政府咪扮到少數族裔好好景咁囉。」

王惠芬透露,有教育局官員更對她稱,香港都沒有種族衝突,如果一旦爆發的話,「香港有警察呀嘛」,而警務署則會說有懲教署。

她分析指,少數族裔的「衝突」是因為貧窮和失業,曾對政府建議應該「learn from other countries」;做好教育和就業工作,令少數族裔得以安居樂業。王惠芬形容政府的思維十分可怕,「失業就搵勞工署,無錢就搵社會福利署攞綜援」,認為少數族裔在政府眼中「永遠係唔掂嘅,無理佢地,等佢地自然流失」。

螢幕快照 2016-12-10 下午11.27.50

對香港走向單一化感痛心

王惠芬更憂慮香港的國際地位每況愈下,指香港的獨特性是國際化,有不同的種族在港工作。她曾寫信到本地的國際大公司,為少數族裔的大學生爭取實習機會。

王解釋指,很多大公司在聘請時都要求有「本地技術」,而「本地技術」就是要識講廣東話,但現實是很多少數族裔在非主流學校接受教育,中文程度不高。她對香港走向單一化感到痛心:「語言、文化和生意都只面向內地。」

她希望繼續爭取種族平等,並指過往在融樂會工作中,很多少數族裔因為受語言限制,「咩系畢業」後都只能當老師:「好浪費人才囉。」

有票才有say

王惠芬提到,少數族裔在地區一直缺乏支援,建制派除了蛇齋餅糉,就只會大搞嘉年華,「仲自己表演返俾少數族裔睇,咁樣點係融和呢。」王又表示,少數族裔在參加集會時,有港人常常問到「咁關心我地既?」。她對此感到無奈,強調是少數族裔是關注自己的權益,因為他們早已是香港的一部分。

王惠芬坦言,從不參選任何選舉,包括社工註冊和立法會,今次零的突破是要保護核心價值。她形容香港人過去四年是電視劇《大時代》中的藍潔瑛,而梁振英則是鄭少秋:「佢柒到無朋友,團隊係垃圾嚟。」她認為「有票才有say」,所以和社福同行一起參選,反映社工、群眾及服務使用者的聲音。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