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紮根工廈遭打壓 藝團苦無選擇:我哋可以走去邊?

紮根工廈遭打壓 藝團苦無選擇:我哋可以走去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工廈藝術單位因為不符合地契指明的工業用途,遭到政府部門打壓,嚴密巡查。舞蹈團體「Y-Space」藝術總監馬才和質疑,政府趕走工廈藝術家,但沒有安置政策,「我哋可以走去邊?」藝發局民選委員周博賢表示,藝發局將會討論如何協助工廈藝術單位,推動政策改變。

入境處續打壓Hidden Agenda 恐嚇跟蹤外國樂隊

IMG_1520
Y-Space藝術總監馬才和(中)

「做戲」滿足地契要求

舞蹈藝術團體「Y-Space」2002年起落戶工廈,3年前搬到葵涌現址,他們每年舉行舞蹈節,邀請近百外國藝術家來港。Y-Space藝術總監馬才和指,工廈單位樓底高、空間闊,適合舞蹈藝術,遷入時「一粒電制都冇」,需要投資很多建立單位。

馬才和指經常有地政人員以收到投訴為由,前來巡查確認單位從事「生產(manufacturing)」馬才和笑言,「每次(地政人員)上嚟,我哋就要做一次戲」,找來朋友扮演裝修、車衣,讓地政人員「影相交功課」。他指,曾向地政人員指出,該幢工廈9成單位都不是從事「生產」,但對方稱「看不到」,只是收到關於Y-Space的投訴。

馬才和指,藝術家無可選擇才會落戶工廈,政府趕走他們,但沒有提供替代方案。他舉例申請康文署場地往往要排期1年半以上,大部份亦沒有舞者需要的「sprung floor」。Hidden Agenda負責人許仲和亦指,沒有政府場地適合樂隊演出,即使申請也要提交樂隊背景資料,手續繁複,場地又有諸多規則,例如不准講粗口。

馬才和指,創意工業也可振興香港經濟,「香港如果可以搞工廈藝術節,係非常、非常之豐富。」他又指,全港有不少閒置土地,應考慮讓藝術家使用。

Hidden Agenda因外國樂隊無法申請工作簽證而被控,馬才和指有認識的藝團近日為日本藝術家申請簽證,也要改用非工廈場地申請才成功。他指,申請簽證往往耗時兩個月,行政工作量大增,認為應豁免文化交流活動。

IMG_1566
(右起)藝發局民選委員周博賢、陳錦成

藝發局下月討論跟進

藝發局民選委員周博賢指,正與文化同行合作收集工廈文創單位個案,希望有更多資料與政府談判。文化同行成員楊雪盈指,有超過3成個案曾被巡查,但她相信只是冰山一角。

周博賢又指,藝發局委員都很關注工廈問題,將會於6月初的會議討論解決方案,例如作出短期豁免、低層單位消防豁免、爭取更多藝術空間等。另一藝發局民選委員陳錦成指,很多獲藝發局資助的團體,包括Y-Space,都是工廈使用者,局方亦十分關心是否正在支持違例行為,將會約見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反映意見。

IMG_1630
(右起)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藝發局民選委員李俊亮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形容是「退無可退」,各單位不過想要自由創作的空間,「違規不是殺人放火」,卻遭「又拉又鎖」。民主黨早前與林鄭月娥會面,鄺俊宇指林鄭回應只要合符消防安全便「有得傾」。鄺俊宇亦已去信,要求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及民政事務委員會召開聯合會議跟進。

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提及,城規會修改了14份分區計劃大綱圖,將「藝術工作室」列入工廈准許用途,但又規限不能吸引人流。他指,藝術單位聚集人流就是違規、構成消防危險,但如果人們在車衣,就不屬違規,認為消防理由站不住腳。文化同行成員周俊輝則提到,藝術工作室的業主需要提交豁免費,1,200呎單位每年要交78萬,藝術家根本無法負擔。

記者:劉軒
攝影:王瀚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