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橫洲收地期滿 三村村民護家園 要求官員對話

廣告
橫洲收地期滿 三村村民護家園 要求官員對話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受橫洲發展計劃所影響的鳳池村、永寧村和楊屋新村,3個月前被地政總署強行入村張貼收回土地公告,今日有關土地已自動歸為政府所有。三村村民是日再聚集一起守村,望阻止地政署再入村強行進行登記。村民遊行到元朗政府合署遞交請願信。

村民約上午10時由鳳池村村口出發,遊行至元朗政府合署遞交請願信,沿途高喊「特首兌現承諾,有商有量」、「未解決,地政不要進入我家」、「三村上下同心,拒絕地政登記」等口號。到達政府合署後,警方和保安拒絕讓村民進入大樓,元朗地政專員趙莉莉亦未有親自下來,僅派元朗地政署分區辦事處秘書林先生接收請願信。

photo_2017-08-03_11-54-26
歐陽太和女兒

村民:一夜之間失家園

村民歐陽太指,村民3個月前已開始守村,透過種種不同的抗爭方式,包括寄信和遊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與政府有真正對話。她要求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落村對話,希望政府了解民間所提出的三贏方案,能興建公屋同時又能保留三村。歐陽太在村居住已逾50年,三、四代都住在這裡,無法想像家園被拆後的日子。她指昨晚對她來說是一場惡夢,一晚之後三村已轉為政府土地。

她批評政府借興建公屋,犧牲三村村民,而恰巧受影響的都非原居民村落,這樣完美的劃界令她摸不著頭腦。她提到自2015年大批地政署人員入村要求登記後,村民已無安樂日子,有老人家中風死去,有些則愁眉苦臉和患上抑鬱,連小朋友都感受到父母的哀愁。她認為橫洲事件是上任特首梁振英遺下的禍患,曾經有村民與梁振英當面申訴苦況,惟到今屆政府,問題仍是被漠視。歐陽太表示自己兩個女兒今天發燒都站出來,是為了守護家園。

另一村民張太表示,兩年來一直沒睡好,「有無人可以理解,而家係無屋訓!」她指村民一直以和平方式抗爭,在事前已無被諮詢,是否「傾下都唔得」。張太稱政府至今仍未交待如何安置村民,希望新一屆政府能糾正問題。

photo_2017-08-03_11-54-38
永寧村村長陳愛金

永寧村村長陳愛金指,林鄭曾表示橫洲問題應有商有量,互讓互惠,促她實現承諾,不要逼使村民抗爭守村。他指控政府以高壓手段對付村民,包括突襲入村,又拘捕村民控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目的令村民承受壓力不敢反抗,至今已有三位老村民受不住刺激,因心臟病或中風等去世。

photo_2017-08-03_11-54-30
馬屎埔村民區晞旻

馬寶寶社區農場負責人、馬屎埔村民區晞旻指,完全感受到村民的心情,同樣事情正在她的家園發生。她指很多新界村落都面臨同樣的逼遷,體會一樣的痛苦,希望市民和他們站在同一線,「因為要好多人企埋一齊,先可以打得贏呢場仗。」

photo_2017-08-03_11-54-49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

朱凱廸:將與陳帆見面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城市規劃要民主化,不是政府和商家作主,更非發展和保育二元對立的問題。他希望政府參考民間的三贏方案,在興建公屋同時,三村和路邊貨櫃場都能得以保留。朱又提到8月23日將與運房局局長陳帆見面,將會討論村民希望落實的方案,及了解政府的安置安排。他批評橫洲事件「搞到咁大」,卻仍未有一個局長落村與村民會面。他認為新政府似乎對事件較為積極,希望不是只有姿態。

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指,林鄭月娥當選時以多落區做口號,惟三村村民卻無人過問,村民的意見有如「石沉大海」。他又指元朗南、洪水橋、丹桂村等居民一樣面對逼遷問題,興建高鐵、一地兩檢亦反映政府「決定咗就係」的規劃方式。

photo_2017-08-03_11-54-32
圖:黃偉賢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則稱橫洲事件是梁振英遺禍,若林鄭繼續硬推,即是繼續梁振英的路線。他批評政府不肯落村和村民直接對話,上次在惠州學校的諮詢亦只肯派技術官員到場,令村民更加不滿。

photo_2017-08-03_11-54-33
圖:鄺俊宇

photo_2017-08-03_11-54-42

photo_2017-08-03_11-54-41

記者:李巧兒、王瀚樑、江永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