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吳基培:被「圍堵」的中大小師兄

廣告
吳基培:被「圍堵」的中大小師兄

廣告

本文由中大傳訊及公共關係處向傳媒發出

回到母校任教轉眼已二十三年。在過去十多年我一直負責學生事務的工作,包括兼任大學輔導長八年多,每天接觸很多同學,談論他們關注的事情,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分享我的經歷及對不同事情的看法,有時候見同學的時間比見家人還多。我的本業是化學,不同化學元素的互動令我著迷。我亦珍惜與每一位同學之間的真誠互動,希望產生正面的人生化學作用,很多同學畢業後,生兒育女,仍然是我的好朋友。就最近發生的事件,我亦收到他們的問候及支持。

上星期五(9月8日)我和同學就文化廣場展示品溝通的情況被網上及傳媒廣泛報道,很多朋友透過不同途徑,問我當天具體發生了甚麼事,部份人指大學對學生應該「企硬」,不應姑息。我希望大家明白,大學的主要任務是教育,溝通永遠比對抗更有助解決問題,特别是對當下的年青一代,可惜當日除了本校同學亦有不少校外人仕,各人情緒高漲,很難在那個場合作理性的討論。請給我們一些空間,讓我們好好與同學就此事溝通,一起解決問題。

文化廣場及民主牆等設施是大學透過師生中心管理委員會授權給中大學生會代為管理,如有違例張貼,理應由學生會先為處理。大學早前就文化廣場民主牆及空中橫額事宜,發了一封信給學生會。學生事務處同事在發信前曾致電有關同學,但未能聯絡上,因而引起誤會,故此大學願意撤回信件,亦希望藉此提醒同學有權必有責。大學校方有法定的責任管理校園,大學授權學生會管理此等設施,既是教育的一部份,亦是尊重校園言論自由的具體表現。同學擁有管理發表意見場所的權力,亦須承擔相關責任,切實執行他們自行訂立的守則,確保同學的意見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有秩序地發表。遇有違反守則的匿名宣傳品,理應清除。

當天我與同學站著對話了很長時間,過程中,同學提出不同的要求。最後,我同意在一星期內再安排時間由校方代表與同學溝通,校方與學生會「溝通之前不拆除文化廣場的展示品」。由於場面混亂,相關的新聞報導摻雜了一些不準確的內容。有報導將此說成為「未有共識之前不拆除文化廣場的展示品」,這是與事實不符的。

學生會稱此次是「圍堵」事件,我的確在走廊被困三個多小時,另有同事更被困了六小時。這次經歷真的不好受,但卻沒有動搖我們要與同學坦誠溝通的信念。作為老師,我有責任向同學剖析事件,提醒他們可能的後果。這幾天以來,我和同事一直與學生領袖積極溝通,希望可以看見互動的成果。

我寫下當天的經歷,希望可以澄清外界的一些誤解,亦希望與學生會在這個基礎上,妥善處理事件。有人把現時的處境說成學生仿如奮身擲向高牆的雞蛋,我打從心㡳裡發出的回應是我不是冷漠高牆,我只是一個五呎七吋,有血有肉,愛同學、愛中大,願意互動溝通的小師兄。

香港中文大學副校長吳基培教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