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性別承認立法】強迫手術換更改性別 跨性別者:比死更難受

【性別承認立法】強迫手術換更改性別 跨性別者:比死更難受
廣告

廣告

晴晴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今年6月發表性別承認諮詢文件,引起公眾對制訂《性別承認法》的討論。今年同志遊行亦不乏跨性別人士參與,他們均表示,反對現時法例強制要求欲更改性別的人進行整項性別重置手術,促請政府參考英國做法,還自己應有的性別。

女跨男者英國獲承認 擬覆核港府拒改身份證

26歲的Henry是一名跨性別人士,他自青春期開始便發現自己不喜歡女生這個身份,奈何當時入讀傳統女校,老師均是「公開恐同」,自己作較男性化的打扮都會被老師標籤為「標奇立異」、「搞事份子」。中五畢業後他到英國升學,居住在以「同志友善」(Gay-friendly)聞名的城市布萊頓,他形容生活「180度轉變」,而他終於在2010年於英國決定改變性別,包括服用男性荷爾蒙、接受審核小組的心理和醫學評估,也進行了乳房切除手術,已經獲承認男性身份,獲頒發性別承認證書。

IMG_7690
Henry

然而,他沒有選擇進行下半身的手術,即「切除子宮」和「陰莖重建」手術,因為他認為涉及摘除器官,需要全身麻醉,而且入侵性相當高,故此不欲冒險。沒想到回港後,他的重置性別不被香港政府承認,因為根據目前法例,他必須完成整個性別重置手術,才能在身份證上改變自己的性別。Henry批評,強迫做手術的做法「唔人道」,因為很多人不適合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例如長者和糖尿病人,倘若手術失敗隨時要進出醫院十多次,可謂「比死更難受」,故要求政府取消以手術為前提的性別承認制度。

Henry已就有關規定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明年1月9日提堂。他認為訴訟是長路漫漫,即使爭取到放寬「改身份證」的行政要求,有關領養等的要求仍是遙遙無期。他認為,設立性別承認法不但不會增加執法的難度,相反是提供依據,例如跨性別罪犯應判入甚麼性別的監獄等。據他所知,有未完成整個性別重置手術的跨性別朋友,被判入屬於自己原生性別的監獄,卻不獲派發荷爾蒙和小便用的「擴張器」(dilator),是對其身心的侮辱,但政府現在就「扮睇唔到」。

晴晴:係男定女,我自己最清楚

晴晴同為跨性別人士,但她沒有服用荷爾蒙及進行性別重置手術,擔心變性後受到家人、朋友和同事的歧視。他解釋,自己在普通寫字樓擔任文職工作,同事都不知道她的跨性別身份,擔心手術後會被「調去唔駛見人嘅崗位」,及要面對歧視目光,而且手術的復原期長、風險大,「會有好多執漏」,故暫時不考慮服藥及進行手術。她冀政府能設立門檻較低的性別承認制度,認為最理想是透過「自我性別認知」來決定性別,「我係男定女,我自己最清楚」。

IMG_7695
Henry Li

律師:脅迫進行手術殘忍

支持香港制訂《性別承認法》的律師Henry Li表示,希望延長諮詢期,在社區和學校舉辦分享會,讓大眾從醫學和心理角度上理解跨性別人士,以消除因誤解引發的仇視心態。他又認為,利用重置性別「脅迫」跨性別人士進行「非自願」的手術是殘忍和不合理,要求政府廢除有關規定。

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提到,英國的性別承認法可取,希望香港可作參考,即通過一系列的心理、精神和實際生活體驗等審核後,便可改變性別,無須強制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基恩之家」牧師彭偉業亦表示,不是所有跨性別人士都討厭自己的性器官,不明白為何目前法例堅持要完成整個性器官切除及重置手術。

Henry Li強調,參考英國做法只是起步點,事實上英國的《性別承認法》早在2004年訂立,當中細節也可能不合時宜,例如愛爾蘭也正審視利用「自我性別認知」來決定性別的可能性,世界衛生組織亦會在2018年將跨性別從精神疾病中移除,只願政府對不同做法抱持開放態度,選擇一個適合香港的做法。他所屬的律師事務所正和不同民間團體,包括平機會、大愛同盟、彩虹之約等組織發起聯署行動,支持香港設立《性別承認法》,希望在諮詢期完結前廣收民意,向政府如實反映。

【性別承認立法】
缺乏教育 社會誤解跨性別者

IMG_7686

記者:李嘉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