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海麗罷工基金餘22萬元 清潔工:支援其他工潮

海麗罷工基金餘22萬元  清潔工:支援其他工潮
廣告

廣告

清潔工在元旦遊行公開籌款(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長沙灣海麗邨清潔工早前罷工十日,在工會協助下成功追回外判商拖欠的遣散費及獲得加薪。Facebook專頁「生於亂世」指職工盟「利用工人名義籌得23萬,只向工人發放1800元,餘下的18萬不了了之」,又稱「理性分析的人會明白市民捐款的原意是捐給清潔工人,但結果變為政黨未來工運的經費!」。職工盟發聲明回應,強調籌款所得的餘額全數用作日後的工人抗爭,而安排在事前獲得海麗邨清潔工一致同意。獨媒記者到海麗邨問過清潔工,多人都表示支持職工盟做法。早前參與罷工的清潔工阿英指出,早已知道罷工基金是用作支援其他日後罷工的工人:「人地支持我,我都支持返人呀嘛。人地(職工盟)只係發放,唔係自己落袋,唔洗理呢啲人(造謠)。」

IMG_0640

左為楊彧,右為清潔工阿蘭

職工盟在聲明中表示,共籌得$284,693,扣除工人津貼及罷工開支的$55,554.3,目前餘額是$229,138.7,重申基金屬專項基金,只用作支援工人抗爭,絕不會用於職工盟營運開支。另一名清潔工阿蘭亦表示,罷工期間每日有250元已經足夠,指基金剩餘的錢將來可以支援日後罷工的工人,「有罷工時可以幫其他人,用嚟提防萬一」:「講唔埋,第時又有罷工嫁嘛,無聽啲人亂講。如果無人津貼我哋,就無咁快搞掂。」

工潮頭兩日發放碼頭工潮餘下款項

一直跟進事件、職工盟屬會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幹事杜振豪對獨媒解釋來龍去脈,他指在罷工的頭兩日,每日發放150元予工人,當中正是使用「勞工權益基金」在碼頭工潮時餘下的款項;及後在12月30日和工人開會後,決定在元旦遊行公開籌款。

IMG_9652

杜振豪(資料圖片)

「勞工權益基金」在2013年碼頭工潮時成立,為支援罷工的300名工人,職工盟當時公開籌款,呼籲公眾支持工人的抗爭行動。杜振豪提到,在罷工期間難以預測工潮持續多久,認為向公眾籌款不單是關乎錢的問題,而是能夠讓更多人關注工潮。他對今次引起誤會表示抱歉,留意到相關的批評中欠缺對勞工法的正確知識,指職工盟未來在教育工作上會更努力,令更多市民和工人認識到強積金對沖和遣散費的具體操作。

他又提到,有人指「工人只獲得兩折遣散費」的說法有欠妥當:「計算方法未計被強積金對沖嘛,當然啦,我哋都會繼續要求取消強積金對沖,在教育同行動上繼續努力並行。」

教協:捐款前已知道職工盟安排

職工盟在1月1日啟動「勞工權益基金」,當時多個工會和團體捐款支持,其中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及教協分別捐出4萬及1萬元。教協總幹事馮家強回應表示,教協在捐款前已知道這個安排,認為職工盟在呼籲捐款前已清楚地講述基金的用途,指公眾應理解事實的全部:「用嚟做下一次嘅罷工支援,一定支持。」

IMG_0004

清潔工在1月2日參與勞工處安排的談判(資料圖片)

區議員楊彧斥造謠者抹黑:工人清楚明白

民協當區區議員楊彧則斥造謠者是對工人、工會和捐錢的人都是嚴重抹黑:「工人知道啲錢會點處理,亦都知道啲錢係上次碼頭罷工後累積落嚟。」

楊彧強調,籌得越多錢對外判商來說是越大的壓力,如果工人能應付到十日,外判商就不能有恃無恐,認為「勞工權益基金」的支援是促成工人成功爭取的其中一個原因:「而今日係海麗邨清潔工罷工,聽日可能係愛民邨同石圍角邨。」楊彧補充指,清潔工的日薪約270元,而罷工基金每日向每名發放250元是十分合理:「罷工無可能高過本身嘅人工,個個都罷工啦咁係咪?工人清楚明白。」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