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街坊工友服務處,「工友」恐再見,勞工組被裁撤 梁耀忠稱街工財困,不再支薪,變相裁員

街坊工友服務處,「工友」恐再見,勞工組被裁撤  梁耀忠稱街工財困,不再支薪,變相裁員
廣告

廣告

每年五一勞動節,街工都為工人出頭,聲討無良僱主。惟今年情景有變,「無良僱主」的矛頭似乎倒轉。

* * *

街工勞工組三名成員,一直組織工會,推動工運,幫助受欺壓的工人。晚近中大飯堂的工傷追討,他們便參與其中。

然而這天身份逆轉,他們似乎成了「苦主」。聲援者多來自工會,稍稍促狹地問阿英,如須追究,他們一定幫手。

31676743_1057814397690838_810764811871715328_o

阿英解釋生分非始今日。早於梁耀忠有幸主持會議但白白放棄,群情洶湧,街工內部亦不乏針砭。

勞工組等成員反躬自省,認為過於仰賴議席資源,或令工運變質,傾向抱殘守缺,趨吉避凶,首要為議席服務,而非為工運服務。

阿英說他們不想整個街工俱成議辦;所有員工皆成議助,圍繞議員的事務運作,遂撒出梁耀忠的根據地葵芳,搬到旺角,專注工運。

31732483_1057819944356950_967852166981091328_o

決定獲街工首肯,但此舉或留下裂痕,終成今日的伏筆。

乃後便傳出梁耀忠有意解散勞工組。一會員披露,曾聽聞梁欲爭取連任,資源緊絀,無力兼顧而裁撤勞工組,但此說無法證實。

30/4,會員聯署召開大會,競相質疑決定,並欲為此表決,但遭若干會員以程序阻止。

31699086_1057816201023991_1866961234906054656_o

席間梁耀忠辯稱,他從沒有「解僱」或「遣散」勞工組。但因街工財困,五月過後再沒有錢出糧。唯有籌到足夠資金,才能繼續支薪。勞工組成員可選擇當義工,繼續服務街工。*

(註:筆者詢問兩名在場會員,均證實梁耀忠說了這番話)

然而梁沒交代財困的詳細數目,也沒澄清為何財困便要找勞工組開刀。

梁又說葵芳也有勞工組接棒,但阿英不認同,指葵芳同事也處理勞工投訴,但其性質實屬議助「接 case」,而非工會和工運範疇。

時值五一,街工上街一如往年。先聲討奸商權貴,申明政治理念,不同在眾員工特闢環節,讓同事拉出橫額申冤。

31682450_1057816324357312_8169857692047769600_o

阿英悲憤地交代始末,有同事不禁潸泫。三人解釋未定行止,會盡責工作到月尾,包括尋找資金,為保勞工組而盡最後努力。

三人仍屬正式員工。若不正式解僱,來日又不出糧,恐怕觸犯法網--難道街工會爆出拖欠人工的新聞?

「會唔會搵街工求助?」

31723328_1057814667690811_8442284323716988928_o

「街工就唔搵啦。除左返工要有報酬,最重要係揭露依啲惡行。尋晚我地幾憤怒嘅原因,就係一個有歷史嘅工運組織,領導公然講依啲說話,更有人為佢護短。」

阿英說:「係一種警醒。街工有 33 年歷史到今日,有工運人士嘅說話匪夷所思。成個組織冇問題,只有一兩個衰人?我認為唔係咁,而係組織發展時冇堅持一啲原則,就會導致依個地步。」

31697421_1057818314357113_5490213259472535552_o

眾多社運組織與工會,都有夥伴聲援。他們一起呼喊「工人唔係話炒就炒」、「結束一人專政」等口號。

一會員私下說,街工不等於梁耀忠,勞工組三人都在街工勞苦功高,他們都不想傷害街工,莫因一人而抹殺街工的付出。

31764692_1057818831023728_7192121379389440000_o

另一會員說,每當組織壯大,都會面臨變質的危機,或更在乎組織的生存;更重視一己的私利,而忘卻組織成立的目的。要撥亂反正,就要回到當初為何而發起。

31682539_1057820934356851_4712459776691273728_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