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街工勞工組轄下工會、關注組對「解散勞工組」事件的公開信

街工勞工組轄下工會、關注組對「解散勞工組」事件的公開信
廣告

廣告

致街工執委會及各會員:

您們好!我們是一群由街工勞工組三人領導轄下的工會及關注組成員,多年來分別得到他們三人的協助,工會和關注組的成員漸漸組織起來,為勞工和民生議題發聲,團結一起為自身組織及公義爭取權益。

本年三月起,部分工會和關注組的成員陸續從坊間不同途徑收到消息,指梁耀忠因選舉考慮,需要解僱勞工組三人,騰出資源去做傳訊工作;及後有另一個消息傳出,指街工因財政問題,需要作出資源重整,決定解僱勞工組三人,而轄下工會和關注組未必能夠順利過渡。有關消息引來工會和關注組成員的嘩然,並且要求街工就有關消息作出詳細解釋。

4月11日,我們與勞工組三人及部分街工會員相約執委在葵芳開會,要求交代事件始末。當天執委指出街工出現財困,需要削減資源,並聲稱組織每月赤字達六萬元,而該數字約等同勞工組三人所需的開支。對於梁耀忠提出「財困」的說法,我們感到疑惑,因為勞工組三人的人工皆由梁耀忠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支薪,若梁耀忠能夠完成有關任期,三人的人工開支並不會對街工財政造成影響,因此與會人士要求街工執委重新細閱組織的財政狀況,再決定如何解決街工的「財困」問題。執委在回應有關提問時,答案十分奇怪,街工現任有九名執委,當中只有梁耀忠和另一位執委知道街工實際的財政狀況,而其餘七位皆無法得知有關財政資料,更重要的是關鍵人物梁耀忠竟未能出席當天會議作出交待。

及後,勞工組三人與我們及部分街工會員不斷催促,要求梁耀忠就有關事件作出解釋,經過多番努力,終能在4月27日晚上在葵芳開會。梁耀忠在會議開始時表示,勞工組的工作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集中討論如何解決「財赤」。雖則梁耀忠以街工名義出選,但是從當晚的討論過程,可見他的行徑有違勞工團體之義:

(1) 機構有財政困難,竟然不與員工商討如何解決,又逃避溝通,是極不負責任僱主的所為;

(2) 勞工組三人負責勞工事務,也要為自己的薪金籌謀,提供解決方案,否則街工將不再承擔,完全不合理地將財政責任推給前線員工;

(3) 梁耀忠作為僱主,不與員工溝通,卻要執委會告知勞工組三人的去留,又指執委會傳達訊息不清楚,對員工及執委會均不尊重;

(4) 勞工組三人為街工服務年資合計超過30年,仍願以低薪受僱,盡心工作,就是他們以此補助街工的運作,所謂的「財困」說法,一下子抹殺他們的對街工的貢獻。此外,我們多番追問梁耀忠是否解僱勞工組三人,但他沒有作出正面回應,只強調在本年5月31日後街工將不再承擔勞工組三人的開支,若在限期前沒有會員捐款或其他途徑籌募每月六萬元,便無法承擔,由始至終都沒有說明此舉是解僱、遣散抑或是停止支薪。

會議結束後,我們感到遺憾和憤怒,勞工組三人一直為街工的綱領努力,若然街工遇到「財困」,為何組織不坦誠地向員工及會員交待財政狀況?為何組織不討論如何共同承擔財務問題?反而是把矛頭直指勞工組三人浪費街工資源?更大的問題是為何街工不尊重工會和關注組,預先通知因勞工組三人的去留問題而作出的安排?此舉令工會和關注組成員覺得街工利用「財困」作為籍口,轉移視線來剷除反對梁耀忠出選議會的勞工組三人,更懷疑街工是否堅持「組織工會、團結工人,致力協助工友爭取權益以達致公平合理社會」的服務承諾?

此外,部分街工會員覺得此舉並未充分諮詢街工全體會員,於是在4月30日發起召開緊急會員大會,就有關事件作出深入討論。根據我們的了解,當天約有五十多人出席會議,同時邀請了勞工組三人和其他職員列席會議。會議期間,街工會員作出激烈的討論,大部分出席的會員都希望通過保留勞工組的議案,但有個別會員轉移話題,不討論勞工組三人的去留,僅討論章則及財政問題,並指出如要保留勞工組三人就要街工會員籌款。某些會員甚至以幸災樂禍的心態,聲稱以每月捐款的形式支持街工,表面上認同三人的工作表現,但實質上卻不支持三人繼續受僱,令我們覺得十分矛盾;最難以接受的,就是梁耀忠語出驚人,直言:「你們(勞工組三人)喜歡的話,可以回來街工做義工。」

臨時會員大會過後,我們與部分街工會員覺得事態嚴重,梁耀忠身為街工的重要人物,為何帶頭破壞街工的綱領?以「財困」為名,取消勞工的抗爭路線,並利用各種籍口和權力鬥爭方式剷除異己,甚至直言停止向勞工組三人支薪。此舉不單反映梁耀忠不是「良好的僱主」,也令很多工會成員、關注組成員、部分街工會員、支持組織的街坊和選民感到失望,為何一個支持勞工的組織,在財政管理、危機管理和內部溝通三方面做得如此不濟?梁耀忠身為僱主,沒有承擔僱主應有的責任,並且不與員工溝通是不能接受的。

5月1日當天,勞工組三人、工會成員、關注組成員、部分街工會員在五一遊行時向傳媒公開有關事件,勞工組三人分別接受不同的傳媒訪問,更在5月6日晚上在葵芳進行公開論壇。公開事件至今已超過十日,部分傳媒陸續公開街工的財政狀況及臨時會員大會的部分會議錄音,指出街工在 2012-2016 年並未出現「財困」,而且引證梁耀忠在臨時會員大會所提及的「義工」講法。梁耀忠在接受傳媒回應時,仍然未有就勞工組三人是否解僱作出回應,只描述如有需要會按勞工法例解決問題,並且街工會成立四人小組處理有關問題。

工會和關注組成員認為,這幾個月的抗爭本是能夠避免出現的,街工應該向各方面清楚交待財政狀況,而且只要知會工會和關注組有關勞工組三人的去留問題,工會和關注組的成員便可以討論有關過渡問題。今次事件影響工會和關注組成員對街工的互信基礎,而且令勞工組三人、工會成員、關注組成員、部分街工會員需重新思考未來的走向。事件發展至今,擾攘多時,今次事件分化了員工及會員,而工會及關注組的日常運作也受影響,街工必須盡快解決勞工組三人的去留問題,必須向公眾清楚交代今次事件的始未,一方面為勞工組三人爭取公道,另一方面令新界西和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選民知道組織未來的路線走向,否則如何令支持者再一次向街工投信任的一票?

【就梁耀忠議員於《明報周刊》言論之聲明】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

香港食物環境衞生署職工權益工會
食物環境衛生署街市助理工會
政府前線僱員總會
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
葵芳工友組
香港廚師聯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