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街工與勞工組達成解聘協議 三子即日離職

街工與勞工組達成解聘協議  三子即日離職
廣告

廣告

街工勞工組成員:黎治甫、王曉君、譚亮英(左起)

(獨媒特約報導)街工勞工組事件告一段落,三子和街工達成達成解聘協議,今日起即日離職。勞工組成員王曉君強調今次是雙方都同意的協議,「告一段落對雙方都好」。

事件由三月發酵至今,街工已有近四十名會員及六名執委退會,不滿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專權和欲解僱三人;勞工組及其他街工成員更分別開記者會互數對方不是。而三人自六月底起收到街工的七封信,當中三封信是要求他們回到葵芳的梁耀忠議員辦事處工作。他們在8月4日收到最後一封信,信中內容指街工不會遣散三人,但如果在8月6日再不回到葵芳的話,將會發警告信,因為三人已違反《僱傭條例》中的不服從僱主合理及合法的工作指引。

街工會員、前主席胡偉忠替雙方作中間人,最後在8月7日達成協議,他引述執委會稱同意三人在8月17日起中止僱傭合約。三人原欲在8月底才離職,但據了解「僱主」梁耀忠在8月23日回港,譚亮英認為街工業委要在梁耀忠回來前處理三人,王曉君亦質疑梁耀忠欲在回港前,交由其他人解決事件。

三人獲發長期服務金,但街工將會作強積金對沖。王曉君表示願意體諒對沖的做法,理解民間團體的困難,但強調絕不相信街工是「真財困」。

IMG_1108

年資最長的譚亮英強調,雙方已沒有可能繼續合作,離開是必然的。譚亮英在2011年退出街工,但仍一直為梁耀忠的立法會議員助理。他表示其實已有心理準備離開街工,「『街工成員』呢個身份突然間無咗,都幾唔習慣,始終係構成自己整個人的一部分。」

譚亮英笑言,大兒子在小時候在功課寫上「我爸爸是一個街工」,今天離開難免有點神傷。他指出,難免對梁耀忠有很負面的情緒,但強調事件是關乎一個組織有否認真處理內部民主的問題,「搞成咁,我都有責任。」他解釋稱,街工在二十多年前參選立法會是希望用議會資源推動工人運動和揭露議會虛偽等,參選人應該受到街工成員和執委監察,「但當機制再運作唔到時,有今日結果,係必然。」

IMG_1107

在街工工作了十年的王曉君則形容是「自由了」,因為五個月來的拉扯終於有一個了結。她表示曾經為街工感到十分自豪,更是榮辱與共,「但可惜今日街工已不再是昔日的街工。」

街工勞工組是黎治甫大專畢業後第一份長工,他表示離職後會感到不習慣。黎治甫嘆道,曾經十分相信街工的路線,但現在已感到徹底失望。「好多前職員(街工)離職都會keep 住做會員,想法類近的如黃潤達等人都退哂。過往其實有不少人為街工付出過,仍留在街工的人會否珍惜呢?」

譚亮英嘆街工堅持去政治化

對於街工領導層及外界都以「勞資糾紛」形容今次事件,三人都表示不認同。譚亮英指領導層曾稱不是路線之爭,只是單純的財政問題,認為今天已清楚證明是因為雙方的路線不同。「佢哋話要集中做社區服務同個案,仲講大話話啲退會會員係傘後先加入。」他認為領導層是去政治化,不想有參與社運、工運和政治運動路線的成員留在組織;又強調關心政治和社會是時代的呼喚,但街工多年來卻選擇逃避,只躲在社區做個案。

三人表示會共同進退,透露將籌組新平台延續勞工工作,譚亮英指希望透過月捐及眾籌的方式籌募營運資金。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