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龔祖兒

時政文化評論人 網誌

生活

老龔遊記之序

老龔遊記之序
廣告

廣告

哲學家卡普爾(Karl Popper)曾言人之一生都是解決問題,唯弟則認為人之一生只是一場遊歷。

以前各類交通工具不及當今發達,故此,中外先賢飄洋過海、千里迢迢的到處尋幽探秘,其後更撰寫遊歷記事,確實不易。 當前廉價航空公司大行其道,各洲城市爭取擔當地區航空樞紐,市場競爭激烈,因此機票格價下降,與此同時,多國鐵路及公路網絡日催完善,互聯網旅遊資訊爆炸,旅遊成本豐檢由人,出門旅遊只是小兒科,自命現代徐霞客的所謂「旅遊達人」,不過是西南夜郎。 近十多年,人口大國的刁民開始到處旅行,全球遊客亦由量變,最後變成質變,遊客是劣質居多,個中道理不言而喻。 環顧鄰近國家,以日本、台灣與香港獨行客出遊較多,這三地男女獨行客數量均勻,韓國、泰國與星加坡則獨行客出遊數量比較少,中國人獨行客差不多是絕種的。

旅遊伙伴是幾百世修來的緣份,縱使如此,旅遊時與伙伴意見分歧,最終演變成吵架,回港後老死不相往還,並非罕見。 旅遊後,伙伴進化成愛侶,是喜劇,旅遊伙伴兼愛侶蛻變成陌路人,是悲劇。 無論是喜劇還是悲劇,半點不由人,C'est la vie。

唯弟年少時外遊喜伙伴眾多,可是,旅遊伙伴數量亦逐漸隨年齡成反比,這刻已接近獨遊居多。 很多香港人覺得獨遊時會孤單、沉悶、危險,可是實況卻是相反,獨遊能認識自己,學會獨處,解決問題。 旅遊的伙伴也是人生的縮影,換言之,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伙伴。

余雖仍壯健,但港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 此為老龔遊記之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