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城規會當你無到 - 這邊入紙反對,那邊過通規劃大綱

廣告

廣告

城市規劃委員會究竟是向誰負責?政府?地產商?還是市民?

今天(二月二日),城規會確認了荷里活道的舊警察宿舍作為住宅用地的規劃大綱,雖然有委員表示保留,但城規會主席伍謝淑瑩,即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常任秘書,催迫委員通過,理據是延遲政府賣地,因為,這片地已進入勾地表,那麼,長期要求改變用途的市民訴求呢?主席似乎完全不聞不問,這些市民其實就在會議場外,事實上,剛通過的規劃大綱,是遭中西區區議會否決的!

換言之,民意不值一毛錢,又是一宗政府隻手遮天的案例,又是一宗政府說「跟足程序」的案例,可能又是一宗曾蔭權又要承認錯誤的事。

市民無權發言,只能看電視

關於荷里活道的舊警察宿舍地皮 (即前中央書院),民間團體中西區關注組已於一月廿二日正式入紙向城規會根據第12A條申請修訂圖則,並於一月廿九日召開記者招待會向外公報詳情。但城規會卻於翌日當申請還沒有被上載到城規會網頁之時,把規劃大綱加入二月一日的會議議程當中,嘗試繞過12A申請,希望通過該規劃大綱。雖然規劃大綱是沒有法律約束力的,即使他日發展商成功勾出地皮,它們亦大可完全不理會該大綱,但一旦規劃大綱成功被通過,12A申請的未來聆訊便遭殃了。因此,關注組已立即去信城規會要求抽起該項議程以示公正及尊重民意,但遭拒絕。該會議是閉門的,市民將無權發言,只可在門外觀看電視。

倘若今次的會議真的把該規劃大綱通過,這便再次揭示了城規會是如何看待民意。市民這邊入了紙反對,城規會那邊不理會並繼續就原定計劃通過規劃大綱。一於當你無到。

廿二日的記招由香港可持續發展公民議會及中西區關注組主辦並由香港可持續發展公民議會副主席 葉廣濤主持。香港可持續發展公民議會主席 黎廣德首先表示記招的目的除了是公佈12A的申請外,一方面是為了回應曾蔭權於前一天的香港家書中,錯把保育及發展放在對立的關係上,另一方面是補充有關中央書院的有趣資料。

保育的對立是破壞!

曾蔭權說保育與發展要平衡,保育的同時絕對不可犧牲經濟發展。黎指出「保育的對立應是破壞,不是發展」,而且保育應是城市發展的一部分。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環境管理中心副教授 伍美琴亦指曾蔭權攪錯了概念,「建樓只是開發,並不等如發展」。伍亦指有一些同學就該區作出了一可持續發展的計劃,以「文化超級廣場」為中心概念,因為「那個地方有古有今,有中有西,有很多故事, 是塊福地、寶地。」她又批評政府的評估不夠全面,以及樓後會為中環帶來更多的交通問題。「這根本談不上是經濟發展,更不用說可持續」。可笑的是曾蔭權亦曾為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的主席。

中西區關注組發現,該地自中央書院興建之前以是社區用地。中央書院的前身是城隍廟 (1843 – 1876),是殖民地時期的第一座華人社區建設。當時的廟宇還擔任了市區會堂的角色。關注組代表羅雅寧更指出那片土地的歷史精神 – 由城隍作為主宰法治的神到中央書院作為精英搖籃,再成為警察宿舍,亦是曾蔭權的舊居,土地的寶貴不止在於它的硬件,更重要的是它的精神。但若把地成了私人發展商的搵錢工具,地方精神便會給摧毀。另一代表 John Batten 亦說他們不是如曾蔭權所說的反對發展,而是希望有適當的發展; 他們希望向政府提出另一個發展視野。“We are not against development, we want appropriate development. … We want to offer an alternative vision for our city.”阮品強及鄭麗琼區議員亦表示要發展可以有好多地方,不應侵佔這公共用地。

黎廣德再次表示,古物諮詢委員的評估從來都沒有諮詢過公眾。現在既然政府表示有重新保育的熱誠,就請他們做番之前遺漏的工作。像山頂那樣,先做發掘及一完善的評估,包括地方的歷史及文化等,再作決定。他更舉出了德國保育柏林恐怖圍牆的方法,提議政府多向國際的標準學習。

相關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190682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190867

相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gutfei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