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多謝你拿出日貨來!

廣告

廣告

另,我把這個參與式慨念創作也做了一個演出版,就在周日「香港作動」中完成。

另,這種參與式慨念創作的始作俑者是我的好友白雙全,他自從沙士之後便開始斷斷續續地在《明報》周日版發表這種創作的相片紀錄。有時是倒念基本法、有時是拾取地上的洋紫荊來悼念梅艷芳。當然你可以當作很無聊,但亦可以當成是我的細心體察城市生活的視覺紀事。有關雙全的作品,容後另文再談。

text/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