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也開始同情西九地產商......

廣告

廣告

到科學館看了一趟西九樓花展,三個入圍財團各出奇謀以多媒體方式展示各自的發展建議。參觀市民擁約發問天幕的清洗方法、交通安排、劇院能夠搬演什麼的雜技表演......有什麼的人民就有什麼的政府─和地產商。香港市民從沒文化權利意識,而只有買樓花的經驗。難道香港市民真的不值得擁有一個「世界級」的文化遠景?今年夏天到上海,也曾評批上海人民廣場一帶的「公共建設」根本沒能在文化的實際運作上體現公共性─但回頭一想,如果你們那些買不起大劇院高價門票的一般百姓,他/她們也許還是會以這些高大的政績工程而感到身為上海人的自豪。那我們這些沒有行頭的文化人(見今日信報劉迺強「香港正步入萬劫不復境地」:「政府無能、商人無良、政客無恥、文人無行、市民無奈」),其實與近日被千夫所指的劉婆婆處境無異─皆阻人發達也。
有記者到展覽館問各樓盤導賞員各種刁難的問題,當然是不得要領。導賞員的眼神,可令我開始也同情地產商。可能是中了信報林行止的毒,竟也開始覺得今次是政府陷商界於不義,做了文化政策的逃兵,把政治責任推諉到商界身上,商界能夠做的就只有是忽然文化。(待續)

按:明天續談西九展覽文字的中英誤譯、概念混淆,如何有意無意地偷換概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