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領匯見政府卸責 反對者手段差

廣告

廣告

  「領匯」事件中場休息,相信不少人仍在誰勝誰負中糾纏,可以肯定,最大路的答案,必定是現任馬會主席夏佳理先生當年的一句名言:「今日沒有贏家,輸的是香港社會。」

高官自視過高被打敗

  然而,各人對勝負有不同標準,盧婆婆認為敲了董建華的老虎頭,已是不折不扣的一次勝利;相反,對主事的官員而言,未能上市,必然是敗局,但能夠挑撥普羅市民對反對力量的負面印象,進一步強化他們有破壞,無建設的印象,短期而言,對政府必定有好處;當然,對於在「西九」漩渦中的曾司長,「領匯」成為一樁「事件」,轉移了市民的視,不論結果如何,都是一場勝利。由於各人盤算不同,再糾纏於勝負之間,意義到底有多大?

  其實,更重要的問題是,到底政府及反對力量在「領匯」事件中,到底領會到甚麼道理?相信不少政府官員及「領匯」的高層,仍在忿忿不平,對於一向以社會精英自居,善於搞公關,玩弄民意的主事團隊而言,必定接受不了被一個思路簡單,在傳媒面前「不識大體」的婆婆打敗的滋味。然而,大衛戰勝歌利亞的故事,在歷史中時有發生,問題的癥結只有一個,就是巨人自視過高。

政府欠監察 將一錯再錯

  政府質疑申訴人為何在最後一刻才提出反對,認為他們濫用司法程序。但是,我們要問,市民的反對聲音不是在房委會年半前提出計劃時,已經存在嗎?為何政府從不正視?此外,董建華暗批的搞事分子鄭經翰,不是在「領匯」公開認購前一刻,得到立法會主席同意,提出緊急動議辯論,要求擱置嗎?但是,當局仍然以其傲慢的態度,置若罔聞,到今天恨錯難返時,才作出指摘,企圖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利用認購者出於個人利益的不滿情緒,來模糊是非錯對及事實過程。這樣,是一個負責任政府應有的態度嗎?政府還要犯上多少錯誤,才能有所領會呢?

  當然,經驗告訴我們,特區政府在缺乏有力監察,加上毫無自省能力下,「領匯」事件只會一次又一次的重演。筆者比較關心的倒是反對力量在事件中到底有何領會?

反對力量目標不清晰

  反對力量在「領匯」事件上,不論目的及手段都值得一再反思。整個反對房委會將商業資產上市的運動,從一開始就沒有清晰的目標,一些人旗幟鮮明的反對私有化,有些則只是反對「賤賣資產」,意味價錢高一點,還有妥協的餘地。結果,在目標混雜下,為了統一戰線,又延續過去的運動發展模式,「敲董建華的老虎頭」成了反對的唯一目標,結果又把反對的理據鎖定為政府諮詢不足,過程不民主。這樣,對於深化討論毫無幫助,只有延續過去的陳腔濫調,對於不少抱著有著數,哪用理會過程是否合理的人士,自然無動於衷;對普羅市民而言,亦只是另一樁反對政府行動,與他們的生活何干呢?運動在這個重要問題上的回應十分乏力。

  再者,在手段方面,筆者實在難以接受標榜群眾主導的反對運動,一而再,再而三地只通過最精英的殖民地司法手段,去衝擊政府。這樣,或許是一個最有力阻止政策實施的方法,但卻不是組織群眾,建立公民社會,推翻不民主制度的有效方法,反而令不少市民對司法制度產生迷信。香港反對力量的左翼,你們到底在想些甚麼?
 
陳穎茵 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成員
香港經濟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