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騷亂」故事的另一個可能─灣仔地貌分析(附圖解)

廣告

廣告

前晚從街上轉到安全點地冷靜下來,昨早讀過新聞與聽過電台節目之後─所謂的「騷亂」故事沒有另一個可能?

繼日前韓農三步一叩嬴盡民心之後,今早部份傳媒已轉口風(蘋果:精心策劃:瞬間政陷灣仔;明報:灣仔淪陷;東方:韓農強屈港人挺示威)。自行綜合各媒體報導的一些市民致電同樣是安坐在暖氣室內的節目主持人,齊聲自己掌握昨晚灣仔「搔亂」全面情況,謾罵外國示威者主動衝擊警方防線,聲援市民無知!這些電台輿論特別針對韓農,指他/她們是主動另闢戰線。現有七名學者獨排眾議,認為警方鎮壓無理,使示威者頑強反擊─筆者綜合灣仔地貌與昨晚所見,重組地面的「搔亂」故事─到底,故事的發展沒有另一個可能?

駱克道@馬師道
自周二的大遊行以來,遊行人示與警方達成的共識,是從維園出發,不取香港慣常沿電車道而行的遊行路線,而是沿着中度熱鬧的駱克道而行,到馬師道地點2才90度轉彎,讓遊行人士走上無路可逃、又方便點相的天橋,才進入築有三米高鐵欄的鴻興道海事處貨物起御區(地點1)。各國示威者目標明確,不是衝着香港市民而來,把遊行區隔於高度繁華的銅鑼灣與灣仔鬧市商業中心,好讓示威者在較沒有那麼繁雜的市區(駱克道店舖總類以裝修物料為主)作適道亮相。雖然會展中心可望不可及(距離四百米,示威的喧囂無從穿牆而入),仍是一個雙贏的方案。

然 而,昨日示威「波及」鬧市,關鍵之一是示威者從維園出發後,約於下午四時,卻未能按過去數日共識,從馬師道天橋右轉入示威區。較早時間,警方則於示威區內 以水炮掃射示威者及在場記者。被阻塞在駱克道的示威者既無去路,警方亦未有解析遊行路線被中斷原因和新的安排。示威者急於靠近會展,在向左走還是向右走之間,唯一可行路徑便只剩下軒尼斯道鬧市(高度熱鬧)。有民間記者目擊韓農從大隊裡向後突圍而出,方向明確而未有滋擾市面。熟悉灣仔地貌的朋友均應該知道,就在馬師道對面,摩利臣山道與鵝頸橋之間,有六、七間珠寶及鐘錶行,在過往的七一大遊行期間均照常營業(地點2)。而連日來之反世易示威,均未有任何示威者衝擊破壞,比封上圍板的麥當勞、美心快餐、福特汽車、糖水店、銀行還要落落大方,這大概是香港遊行的一種奇景。

告士打道功能主義的屏障
告士打道以北是八十年代的新鎮海地帶,東西行各三條行車線,行人只能徒步走上天橋越過高速道路,才能到達稅務大樓、中環廣場、華潤中心以至紅隧一帶交通輸紐,部份交通要道中間的綠化「無人」地帶,只能從橋上居高臨下而望;而大樓亦高不可攀。這幾天最超現實的景象之一,是紅隧交通在警方與運輸署呼籲之下,竟比平日還要舒暢。坐在雙層巴士上,更能在迴旋處遠眺示威區。(藍色地帶-三面高樓地帶)

香港號稱後現代城市,唯告士打道這種景觀,把行人與交通按功能區隔,是空間壓倒時間的功能主義設置,即使再靈活多變的戰略,就擒只是遲早之事,大家在電視上看見上千示威者在飢寒中等待的場面,就是得力於這個天然屏障。基本上,要只把遊行活動引向告士打道以北,在一面環海,三面高樓的長街上,警方隨時可以長驅直入,以1比2的警力(警方稱動員人數共2000)一個不留的把「滋示份子」一網成擒(看凌晨的拘捕行動,示威者並無反抗)。這條看似是高速交通要道的告士打道,是城市規劃中的安全「防線」。昨晚衝突要塞,一個為這幾天經常報道的馬師道,早已嚴密佈防。另一個要塞則為大有商場轉入的菲林明道。這兩個道口(虛線----)的特點,是有天橋搭往告士打道的對岸,從平地攀上這道橋,迎着日落而回望軒尼斯道鬧市,扶着旗幟、伴着鼓聲和吶喊,想着可能「有入無出」─建築對示威者造成的心理反應和戲劇感,也許是功能主義建築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昨晚示威者從未及嚴密佈防的菲林明道一湧而入(同樣情況在杜老誌道亦有出現,唯被警方迅即阻止),橋上「唔識死的市民」高臨下拍照,比真正的示威者還要多;而橋下馬路中間的石墩則阻隔了看眾(尤其三數拖着小孩的)。警察迅速在橋頭與華潤之間佈防(地點三), 況穩定下來後,已有示威者在警方防線前坐下,還拿出食物準備留守。唯同時中環廣場防線被衝破(見無記的「示威者踢破木圍板鏡頭」),這邊的阻塞行動亦被鎮壓。警方在並無播音或橫額警告下突然施以催淚氣體,並順着海風吹入市面,記者、看眾與並無防備的示威者均中招。走避的人群都是無備而來的,一面互相扶持,一面後退,攀過高欄,退回到菲林明道與駱克道口。接着是一群人數不足五十、想要聲援又無能越過防線的市民,見到不斷增援的防暴警察從軒尼斯道東西行和菲林明道南趕來地點四,只能氣急敗壞的組成臨時人肉防線,希望警察會看在「自己人」的份上把行動停止(地點四)。然而結果是只能零星地勸阻警察退後,好讓被圍困的示威者和平散去。這樣的良好意願沒有成效,在HKPA糾察的好言相勸(「一陣有行動要走上行人路抱頭跪底!」)、警方無言的種種威嚇舉動(包括揮棍和各種增援車輛)、白車三三兩兩地駛入之後,這些零星的聲援者只有鳥獸散。沿軒尼軒道徹回灣仔地鐵站,綠寶石餐廳、新釗記均門庭約市,還開着大電視看隣街的實戰。警方封銷大段軒尼斯 ,讓本來繁鬧的周六灣仔變成死城,一來是為行動方便,二來是要使商戶罵聲四起。如此這樣,警方既讓香港市民見識了示威(者)的危險性,又成功分別開可以施以暴力的對象(他者)和保住了怕死又要看戲的香港市民(自己人)的小命,好讓日前被批評過度暴力的輿論可以從新拉倒過來。

總結:誰更能掌握真相?
作為民間記者,我不會說我能夠掌握事實的全部,也相除了上帝,沒有人能夠把握事實的所有真相。這篇文章,只是從一個低微的地面實戰角度,了解這次「騷動」的成因。進一步分析,有待明天探討。與別不同的地圖,亦歡迎各位分享。謝kk幫忙砌圖。亦歡迎民間記者以不同地點經歷修正。

綜合補充
有關「新聞電影」
這裡我不得不補充一下,大家在有線電視上看到那幅以中英語寫成的「警方即將施放催淚氣」的橫額,在觀眾家中的電視機裡反覆播放,加上經剪接後的前文後理,很容易令觀眾有錯覺以為警方在每一次行動前已做足警告措施。有體歷過當晚「騷亂」的朋友都能體會,其實「真實」從來不會按故事的前文後理發生,而是零碎而多變。我們喜歡為種種不能理解的事情定性,安排次序(make sense),這幾天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新聞電影」就是一例。這情況說來是非常的hyper-reality。所以我在這裡也不是以百份百的口脗來認定這個「故事」就是唯一的真實,但如果大家仍然相信透過鏡頭反覆剪接、篩選而送到大家家中的「真實」,會比起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的朋友所體驗的要真實,我只有向大家會心微笑。

有關對警方的批評
我想落過「前線」的朋友尤其體會到前線警方的辛勞和這幾天從上級上達的壓力,這點我們許多朋友都是十分的體諒。唯是如果你有看到這幾天每位警員身上的武器,而大部份示威者都手無寸鐵(除了少部份拆除了鐵支示威者)、有的只是消極抵抗的保護措施(包括救生衣、保鮮紙、毛巾、眼罩),也許你會改觀。但我們不能體諒,並認甚至是違反人道和人權的,是下令使用過度武力、又以時間拖延(無論是有意還是因為支援不足)拘捕和檢控行動的決策者。當然,我們最終想要質疑的,是整個國家機械在這場「騷亂」中所施行的暴力。

有關「客觀報導」
日來在獨立媒體上的民間記者報導,有讀者認為有失偏頗。有關客觀報導的迷思,有機會再行詳寫辯論。唯有一點希望大家思考,就是你寧願看到自願向你申報立場的報導和評論,還是把立場隠藏在「客觀」幌子之下的報導?

圖解:
藍色-三面高樓地帶
橙色-高度繁鬧和小巷地帶
黃色-中度繁鬧和小巷地帶
綠底虛線- 原有遊行路線
白底綠虛線- 突圍遊行路線

相關分析:
張 大風 「騷亂」:警察設的陷阱

全面報導:

世貿文集總覽(不斷更新)Full list of articles on WTO (live upda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