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九合一選舉】「新」的綠黨與新竹的年輕「新」希望

【台灣九合一選舉】「新」的綠黨與新竹的年輕「新」希望
廣告

廣告

台灣的第三勢力,讓人聯想起香港在雨傘運動後的「傘落社區」。台灣這些游走在藍綠兩大陣營以外的小黨候選人,有素人參政的,有長期在社運議題默默耕耘的,有環保人士,亦有剛畢業的學生。他們對台灣這片土地有不同的想法和願景,為了改善社會問題,為台灣不同族群的人發聲,他們選擇於社區紮根並走入體制,希望將多元的聲音由下而上傳達至體制內。但人們話「政治很骯髒」,為何他們毅然走進政治這潭污水之中?值得令人關注的是,這次台灣地方選舉,不少素人和政黨在太陽花學運後便開始默默經營社區,為求改變地方勢力。我們記者團隊將會走訪新竹、台北兩個地方選區,採訪這些小黨的市議員候選人的想法。他們為何走進體制?又如何組織社區?如何在藍綠兩大勢力把持下在社區打出一片天?也許他們的經驗能為香港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帶來一些啟發。

(獨媒特約報導)約了綠黨的易俊宏觀察他的競選活動,他說這天早上的第一個競選活動是一個活動中心大樓的啟用活動。比起約定的時間早到,未見易俊宏出現,卻對眼前的景象滿是疑惑,是否去錯地方:活動中心門口擠滿了國民黨市議員候選人的競選團隊。走進活動中心,大概能容納七、八十人禮堂已經坐滿,舞台上的紅布條掛著「光華國中悅學樓各啟用典禮」的大字,舞台上正在進行傳統的歌舞表演。台下的觀眾大部份是五、六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穿著選舉背心的國民黨現任市議員吳青山正逐一與來看表演的來賓握手聊天。我們站在後方放滿了水果點心的小休息室,開始時空錯亂,以為自己去了香港建制派的選舉活動之際,易俊宏出現在活動中心門口,與進場的人逐一握手打招呼。

「候選人不能進場,所以我們只會在門口進行活動。」唯一跟著易俊宏、幫忙拍照的助理小聲跟我們說。

沒有龐大的競選團隊,易俊宏就這樣單槍匹馬地站在門口,與要進場的來賓打招呼。

「這是傳統的競選活動。」易俊宏解釋。

我更是疑惑,難道這些不就是所謂「地方勢力」的樁腳嗎?

「這些人只是來吃免費的炒米粉和貢丸湯。」易俊宏搖頭笑說,並不認為參加活動的人一定不會投票給他,「阿公阿婆,給年輕人一個機會」,易俊宏說他會這樣跟那些人說,當然這些事情只做一次可能沒有意義,但他說他已經跑了很多這樣的活動場合,「你比較常出現就能感動老人家。」

現任新竹市市長是民進黨的林智堅,市議會則是長期由國民黨佔多數議席,新竹市的地方派系仍然有一定的勢力,新竹市市民的平均年齡是39歲,可是新竹市議會的平均年齡卻快60歲了,差了快20歲。「新竹的現任議員很多都連任好幾次了,有些人連任3次4次,有人連任8次,選到70歲今年還要出來選。」另一名綠黨的候選人劉崇顯補充。

IMAG3736
現任國民黨新竹北區市議員吳青山(穿藍色背心、戴眼鏡者)與活動參加者握手。

「新」的綠黨與新竹市的「新」希望

綠黨對於今年的新竹市議會選情似乎蠻有信心,易俊宏說有一部份原因是遇上了劉崇顯和張志偉這些伙伴,這些年輕人花了一年的時間接手與改革綠黨,「新」的綠黨跟過往的做事方式很不一樣,「對他們而言,他們更在意的是讓更多人了解他們在意的議題,他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對我們而言,我們更在乎是我們怎樣去拿了權力去分配資源」,同樣是新竹綠黨的市議員候選人張志偉解釋,今年綠黨在新竹市組成團隊,在新竹市5區都派人參戰。

新竹市的人口結構外地人與年輕人較多,對小黨相對友善。318學運後,年輕人比較願意出來投票,過往年輕人不想投票並不是因為對政治無感,而是他們覺得「選來選去都很爛,為什麼我要浪費時間回去選」,但今次的選舉除了地方選舉外,還因為2017年的公投法修法,導致有一大堆公投案要投票,不管是年金改革或是同志婚姻都是明顯的世代差距,「為什麼318這麼多搞不清楚狀況的年輕人也去立法院拍照打卡,是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東西有效能感,我如果做,我現在做就能改變,我就願意做。」公投,也許能把這次選舉的效能感提高。

上一屆的地方選舉,無黨派背景的柯文哲當選台北市市長,易俊宏說柯文哲的當選是一種鼓勵,「因為柯文哲市長也是新竹人,新竹人對柯市長有另外一個層面的連結是我們新竹人可以去台北市當市長,感到很驕傲。」這樣的話,也許在新竹地區,民眾對於藍綠以外的選擇有更高的興趣。「種種的累積都讓我們覺得第三勢力在台灣的機會會越來越大,而今年剛好是一個起點。」

IMAG3826
攤友孔萍(左)

但可能真的只是起點。

下午,我們跟著易俊宏去逛在清華大學舉辦的竹蜻蜓綠市集,剛好這天是市集的九週年活動。易俊宏笑說這是一個同溫層的活動。不用穿著選舉背心,他身穿的石虎保育T-shirt已經明確地表明了他的立場,讓他可以輕鬆地跟大家聊天,逐一耐心地向與各攤攤友細說參選理念。

你會投給易宏俊嗎?待易宏俊離開後,我們直接問剛才與他聊得蠻愉快的攤友阿姨孔萍。

她有點遲疑,「我不是他選區的。」

那你會投給小黨嗎?

「我也覺得應該要支持年輕人,但現時小黨好像沒有什麼資源和能力,可能還是會投給民進黨,先將國民黨拉倒,再扶持小黨。」

看來也有她的道理,覺得小黨難以競爭,擔心投給小黨會浪費選票,有這麼想法的民眾還不算少數。但,這就好像永劫輪迴,如果贏不了選舉,就無法拿到政治資源;但沒有什麼資源,就很難贏得選舉。

在市集另一側賣爆米香的賴咏華,是易俊宏的朋友,數年前與易俊宏在一個有關農權的營隊上認識。賴咏華參與過不少社會運動,318學運時,在立法院外睡了多個晚上,在他的爆米香小客車,掛滿了同志平權的公投案,提醒著來買爆米香的人記得回家投票。

你覺得今年小黨的機會大嗎?

意料之外,賴咏華居然搖頭,「很難。」

IMG_8878
賴咏華(穿圍裙者)的客車外掛滿宣傳同志婚姻公投的紙牌。

很多人都「感性」投票

賴咏華的選區在新竹縣旁的苗栗縣附近,相對於新竹市,他認為越是偏遠的鄉郊,人們越是以血脈親宗或親友關係投票。「雖然台灣民主化已經三十年,但你會發現那些人的思想仍是很前現代。我那區有時代力量的,我可能會投給他,雖然我覺得他當選機會不大。」

劉崇顯也同意,很多台灣選民都不看候選人的政綱,「不是去理性比較這二十幾個議員候選人裡面,哪個最好,那我投給你這樣,現在的現況是,這幾個人哪個長相看起來不錯,或是這個人我在路上有看到他,這個人的看板掛了很多,好認真,那我投給你。」

不像香港的議會選舉,新竹市議會選舉少有選舉論壇,也沒有電視辯論。走在新竹街頭,幾乎各個角落都掛滿各個候選人的競選廣告。但,這些廣告看版都只有候選人的相片、名字、候選人編號,卻難以找到候選人的任何理念與政見。

「大家都投一個看似像好人的人,可是看似好人的人,最會做壞事了。會做壞事的人,看起來都像好人。看似來像壞人的人根本就不討喜,肯定不會當選。可是在那邊黑來暗去,用制度內的權力在做壞事的人,都是看起來很像好人的人。」易俊宏補充。

IMG_8875

現時綠黨在新竹市的選情,只有劉崇顯與易俊宏這兩席比較有當選機會,儘管如此,還是感到劉崇顯對於選舉充滿熱情,「講得自信一點,現在這些候選人條件都比我差,我覺得我們新竹人值得有更好的候選人。與其我等一個跟我一樣好的人出來選,那不如我自己出來選。」

新竹也並非沒有任何爭議性的議題,像近期新竹科學園區三期的開發計劃就蠻具爭議,6月,旁邊的新竹縣竹東鎮的農民才抗議科學園區三期的開發計劃是「官商勾結搶民地」,難道選民都不在意?

劉崇顯說雖然他也反對園區三期的開發,但「如果你隨便在街上找一個路人問你對園區三期發展的看法,他們可能會說什麼是園區三期?」,「水污染這個角度是比較容易讓大家認知到這個事情對大家有多麼的重要。」現時新竹有一群媽媽組織「我們要喝乾淨水」的活動,讓大家漸漸知道新竹可能有水污染的議題,但整體的議題還沒有發酵到讓大家去討論它的程度。

離開綠黨的競選總部,拖著行李走了近半小時的路去車站,才發現這幾天我們不停地call車與找車站,不禁想起剛才劉崇顯說:「新竹的城市發展從我小時候到現在,搭的公車到我現在搭的公車,路線是一模一樣的,已經過了十幾二十年了,到現在的新竹也是只有一條公車線可以搭,這些市長市議員到底是在幹什麼事呢。」

「所以我們都覺得參選這件事情很重要。」易俊宏如此說。

那,今年是否能改變?

可能吧。只要更多年輕人出來投票,小黨才有機會。新竹的年輕人通常住在高樓大廈裡面,跟傳統地方的生活形態不太一樣,不容易被地方組織的樁腳動員。「住在大樓裡面的人一下班就直接開車進大樓,待在家裡面了,比較遇不到他。」劉說他跟在科學園區附近聚落的里長聊過,那區的年輕相對知識水準較高,如果他們會投票,他們的投票行為是相對比較理性的,會用網路搜尋候選人的資訊,再決定投票意向。所以綠黨有比較軟性的呼籲:「不管你要投給誰,投票是你很重要的權益,所以你在投票日那天一定要出來投票。」

更多:
【台灣九合一選舉】綠黨新竹黨部:更多我們這樣的人參與,台灣政治才會改變

IMAG3755

記者:文己翎、彭婉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