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斯克:國民教育就是意識形態教育﹝獨媒六四特刊﹞

廣告

廣告

文:庫斯克
(通識科教師 http://kursk.xanga.com)

某個星期六早上出席了官方舉辦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諮詢會。會場四五百個座位幾乎座無虛席,週末也有這個人數,證明大家還是很關心這個題目的。

委員會諸公的發言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參與諮詢會的教育界朋友應該大都有備而來,研究過那二百多頁的諮詢文件了,答問過程主要集中於課程規劃和設計等問題,到我發表意見的時候,我提出了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背後的意識形態問題。

所有課程都有其意識形態,現在的語文科目、通識科、經濟科、歷史科等課程都隱含著一套思維模式。相比起這些科目,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意識形態更為突出,甚至可以說,它本身就是一個意識形態科目。

德育及公民教育科的課程理念是「以價值觀及態度為核心,孕育情懷,確立身份認同」。推行這種「價值觀」、「情懷」、「身份認同」的教育之前,如果我們不攪清楚其意識型態的政治,那將會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民主還是極權的國民意識教育?

官方、建制派和中聯辦都說所有國家都有國民教育,可是他們沒有解釋其他國家的國民教育是怎樣的一回事,然後便偷換概念,說別國有,我們也應該有,完全迥避了一些控制學生思想模式的魔鬼細節。

魔鬼細節是什麼?國民教育這東西,歐美國家有,內地、利比亞和北韓也有。當官員跟我們說引入國民教育很正常的時候,我們必須問的是究竟我們引入的是民主國家形式的,還是威權國家形式的國民教育?

一般民主已發展國家的國民教育,都會教授該國的立國精神、憲法精神、國民的權利、人民與政府的主僕關係等。民主國家的國民教育的會宣揚民主精神。這種國民教育所服務的,是一個會有不同政治理念的政黨輪替執政的政治制度,是一個會有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是一個會保護國民基本人權的政治制度。他們也會教學生他們的國家的文化、山河和民族融和的好,但歸根究底還是一套強調民主精神和人文素養的國民教育。

特區的國民教育呢?仔細閱讀整份課程文件,國家範疇的部份來來去去都是「中華民族血濃於水」、「中華文化的精髓」、「了解國情」、「國民應盡的責任」、「國家當代社會和經濟發展」、「改革開放的奮鬥歷程,體會當中的憂患、掙扎、進步及成就」等偉大、光明、正確的字眼,至於立國精神、憲法精神、公民政治意識形態等問題,一概沒有。

就算在世界範疇有講民主、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課程竟然還要加一句「認同世界公民身份的同時,亦能從國家國情的角度理解世界議題,作出理性判斷」。潛台詞就是普世價值不是不能說,但重點是「國情的角度」,就等於溫家寶口口聲聲說要追求普世價值,但中國有特殊國情一樣。中國的特殊國情,就是無日無之的貪污舞弊、無數上訪者被關押、良心犯名單一天比一天長、六四死難者家屬仍然被打壓!這些當然不會在官方的國民教育出現。

威權政府的麻醉藥、興奮劑

在這種「國情」主導的國民教育之下,培養出來的是只會對著國家圖騰如國旗和國家隊感動(不論是真心還是假裝),而對當前國家政治問題不是視而不見,就是犬儒應對的學生。那些所謂的「價值觀」和「情懷」,根本就是威權統治者喂給人民的麻醉藥、興奮劑。

香港仍有資訊自由,國民教育未必能完全麻醉學生,但大家不要忘記現在香港也有不少人覺得發展是硬道理,並以此合理化六四屠殺。有了官方國民教育之後,這種向崇拜強權、崇拜利益的人只會有增無減。

即使學生沒有把官方意識形態照單全收,甚至厭惡官方國民教育的虛偽,但他們卻擺脫不了學校強制的課堂學習和評估,結果,他們可能會跟內地學生一樣,對於所謂的政治現實無奈忍受,在鄙視國民教育的同時,把綑綁在一起的品德和人文精神教育也唾棄,這樣的下一代是我們想見到的嗎?

對於威權統治者來說,國民教育根本不是為國民服務的,而是為了控制國民以鞏固統治。目前,特區的國民教育,也是同樣的邏輯──只要培養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情懷,而不要反思政治、法制和政治上的醜惡事實,更不要質疑統治這個國家的政權。

美國開國元勳湯馬仕潘恩(Thomas Paine)的名言「愛國者的責任是保護國家不受政府侵犯」肯定不會是特區政府培養學生對國家的情懷的原意。

這是我們認識的香港嗎?

特區政府推行的國民教育硬生生地把中國特色的威權主義意識形態教育塞入香港既有的教育制度之中,簡單來說,這是一場教育的「大陸化」工程。君不見現在的香港,六四、民主女神、艾未未等敏感題目漸成禁忌,民主女神會被食環署以無理藉口沒收,艾未未塗鴉竟然要重案組偵辦,這是我們認識的香港嗎?

為威權意識形態服務的國民教育,正正是要為這種逐漸加壓的統治培養出新一代的順民。在這個開始溫水煮蛙的關鍵時刻,香港人可以如何應對?

國民教育是政治任務,政府未必會輕易放棄。即使我們阻擋了課程,威權主義的國民意識,仍會在主流媒體、電視劇中滲入,市民、家長、教育工作者應該爭取在每一個陣地──包括輿論、互聯網、家庭、學校等等,培養下一代的獨立批判思維和對人性尊嚴的重視。

不為別的,只為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未來。

連結:特刊全份睇
特刊其他文章:
阿藹:《愛未來 ‧ 愛香港》特刊前言
葉蔭聰:扎根香港 改變中國
拆開面目模糊的「新來港」之一:長平
拆開面目模糊的「新來港」之二:我的嫂子阿美
拆開面目模糊的「新來港」之三:北京青年tiger
將事情重新打開的艾未未──「艾未未作為一種方法」
灣區規劃的民主契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