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藝術家的體育精神─論功能組別的謬與膠

藝術家的體育精神─論功能組別的謬與膠
廣告

廣告

可能還有點職業病─自周俊輝(阿輝)宣佈參選以來,我幾乎絕迹寫稿,怕不夠中肯。但不落場踢波,確又無法驗證功能組別的謬與膠。身為討厭距離的巨蟹座,選戰還餘下只三個星期,還是乾脆來一招參與式評論。

功能組別 莫談國事

功能界別選舉論壇一向無甚看頭,西裝友講業界利益,干卿底事。周一晚「體育、文化、演藝及出版界」率先對決,周俊輝連珠發炮迫馬逢國與蕭思江就廿三條、李旺陽等政治事件表態,翌日被《明報》稱為「挑機」。馬逢國除了表示對李旺陽「被自殺」三字無法理解外,其實蕭思江的回答更為趣怪 ─「同類事件在香港發生的機會不大。」即是香港原來與祖國各安天命,各不相干?馬逢國從政多年面面俱圓,蕭氏也不是無備而來,但二人帶來論壇的問題均集中在「業界」利益。像馬逢國團隊便問現時港產片年產數目與戲院執淨幾多間;而蕭氏團隊便自問自答以表示對馬氏身為董事的西九進度不滿。但二人似乎都忘記了,功能組別由一百幾十到九萬票民選出,一旦晉身議事廳,便要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可惜有什麼選民,便有什麼議員。看看選舉事務署提供的選民名單,新界西地區戲曲團體異常集中在某些屋邨。當然我們不能否定街坊的政治熱情。但日前團隊便曾收到自稱是戲曲團體的選民電話,質問為何我們有其地址並寄單張上門,解釋一輪,最後竟然問「咩係立法會?」功能組別能平行社會利益?唔好玩囉。

體育精神欠奉

由於霍震霆雄據此界別多年,一般人都以為票源分佈以體育居多而其實不。我們以常識分別團體性質,體育只佔共2586票中5百多票!體育成績能以客觀分數評定,照理應較文化團體容易界定。但什麼體育會有選票,在乎各項目的總會決定。我們就在名冊中發現三十多個球類團體,竟共用同一登記地址!先前黃柱光柔道教練便曾在論壇振示,體育會在不少界別的參賽權原來亦並非由成績決定,而是講求與總會關係。例如在柔道一項上,誰能被選拔出賽?原來只有教練─但誰可做教練─亦只有具出賽權的才是教練。當晚論壇雖未見刀光劍影,但馬逢國也不甘示弱,質問其他候選人體育政綱。周俊輝遂為無票者發聲,提出這種另類的「業界訴求」。說來奇怪,馬逢國與周俊輝同於7月26日報名參選,但至今政綱一直欠奉,網站地址是空的,存檔於選舉事務署的紀錄也只有中文而沒有英文版本。追問之下,卻說忙於會見業界,將於呢兩日內寄給選民。老馬識途,論壇在即,卻政綱欠奉。有記者想約對談,馬生卻以己有報紙做了而推辭。面對兩個新丁,迴避公開場合,既不尊重整場選舉,亦有欠體育精神。

踢走霍震霆的大禮

都說政治初哥,只懂向目標勇往直前,忘了左顧右盼。我們早在四月一日愚人節舉行「踢走霍震霆」記招,希望喚起大家對大懶蟲的關注,最後民間由誰出來參選都好。沒想到一、兩年前已準備參選的馬逢國當時已(秘)密鑼緊鼓開展選舉工程。五月因文化局人選爭議,馬逢國一度被傳為局長人選。但據悉,當時馬逢國參選立會立場堅定。始料不及,踢走霍生,換來一個更精勤的建制派,對民主進程更加有害無益。但要是周俊輝不出選,這個「四不像」的功能組別怕且只會成為第17個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不會有選舉論壇,馬逢國無需向全港市民負責,更不須要交待政綱與政治立場,含混過關入局。

反之輝之決定參選,純粹因為工廈藝術家關注組。引用仝仁黃津珏在《陽光時務》的說話:「談這些不是在奢望能影響任何人的投票決定或對功能組別的印象,而是想提提大家,當你藏身band房埋首創作、當你嘗試拉闊公共空間、當你為淫審條例羞愧、為版權條例憤怒、為消失的街道沮喪、為文化局擔憂的時候,香港有一名畫家,拋下半年的創作時間,在不公義的選舉制度當中,為改變而跑。」說得準確一點,這次選舉一定是陪跑。連獨立媒體也不客氣說是「必敗之戰」 。對於一個事業剛上軌道的藝術家來說,選舉無實利可言;但對香港而言,這是史無前例有人以藝術家的身份參選,並貫徹陪跑的體育精神。

我不是想去為輝在頭上再加上光環,只是回想起這兩年來在工廈藝術家關注組內並肩作戰。輝雖然愛搞gag,不算特別能言善辯。但藝術家風範,不卑不亢。見官、去立法會、開記招,他最為淡定。關注組仝仁去年聖誕前瞞着他暗地討論推他去參選,結果特地約了一次與公事無關的飯局,大伙兒煞有介事去重慶大廈食咖喱,人聲鼎沸、杯盤狼藉,才旁敲側擊他明年工作計劃─才淡淡然插了一句:「不如去參選?」輝當場沒置可否,大家戰戰競競下樓。這些月來,整個團隊默默耕耘,沒有人知道從藝術走到政治的確實距離,獨立參選,摸着石頭過河。在沒有鎂光燈的所在,我旁觀着不少前輩對他如交捧般的眼神。縱有因政治取向不同而未能支持的,也欣賞他的決心。餘下的二十多天,團隊會攞街站、洗樓,而不是去選民的辦公室私下拜訪摸底。團隊相信,文化界的良心,不等同票房、北上、撥款,而是民主進程、自言自由和文化權利。

連結:香港電台立法會選舉論壇「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