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香港的廢紙回收公司,即將停收廢紙,不但公公婆婆不能再靠執紙皮賺下零用,而往後辦公室、學校的廢紙,甚至你剛剛網購送貨過來的紙皮箱仔,究竟可以點算?

環保回收要有成效,整條回收鏈每一部份,缺一不可。由收集、運輸、打包、於工廠再造及市場上能賣出這些再造產品,每一環節都要滿足,才可使回收再造成功。膠樽就是部份環節失效,使膠的回收多年來成效不彰。

而紙張及紙皮,自從2006年後的南華造紙廠結業,香港只能將已打包的廢紙運往大陸,只有回收鏈的前部份在香港發生。可惜,這種依賴,十多年後的今天,終於出事。大陸仍未批准未來一段的時間的廢紙入口配額,香港的廢紙頓時失去出路,部份廢紙回收商已宣佈星期五開始停收廢紙。

咁點樣收科?會唔會未來幾日周圍都係紙皮?放廢紙去廢紙箱仲有冇用?依幾日好多人問我這些問題。去到這刻,真係好難即時扭轉這個困局。因為要做野,要在2006年南華造紙廠結業就要開始做,當時我已經在每一個廢物管理論壇、諮詢會講,香港要有自己的回收再造工廠,無論政府資助商界做又好,政府全資興建運作都好。當時的環境局局長是邱騰華,是一個失職的局長,香港因此在環保留空了5年,直接說,浪費了5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公民黨成員賴文輝日前去信民主動力,指公民黨在其退黨後不足一星期,便派另一地區發展主任歐陽雁航進行社區工作,表示對公民黨的做法感到震驚和霸道。公民黨新界西支部主席、荃灣區議員陳琬琛回應查詢時批評,對方是抹黑。陳琬琛強調,目前不方便公布賴文輝的退黨理由,「我會保護佢,但必要時會公開,我都唔想咁做」,表明公民黨對他沒有任何虧欠。陳琬琛指出,歐陽雁航是隔了一段時間才在石圍角進行地區工作。「一定唔係一個星期,中間隔咗一個月,而且經過黨內程序。」他又斥賴文輝的言論是抹黑:「佢係話永遠暫停社區工作,物資都俾哂返我地呀。」

廣告


廣告

中國大陸最近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拒收二十四項回收的物料,當中包括不同類型的未分揀和處理的塑膠及未分揀的廢紙。消息一出,全城轟動,回收商開始拒收廢紙,有用的資源淪為垃圾,為香港市民又一次敲響了垃圾圍城的喪鐘。

在香港這個所謂的國際大都會,政府一直希望保持良好市容和潔淨街道,以維持競爭力。在商業活動和市民日常生活的空間,所有的 「垃圾」都希望可以迅速收進城市的「黑盒子」,並送去堆填區。我們放下一個膠樽、一個食不完的麵包往垃圾筒,彷彿便完成公民責任,之後它們如何處理,我們一概不知,只懂堆填區愈來愈飽滿,政府未來又會想擴展堆填區,盲目追從垃圾直線流去終端的處理模式,可見香港人對垃圾的認知度很低。

政府措施無助轉化市民在廢物上的被動角色

香港政府多年前推出藍紙黃罐啡膠樽的口號,深入民心。然而,之後腳步卻慢了起來。之前環團綠惜地球曾在調查後指出,公共的垃圾桶和回收桶的比例為14:1,而回收桶卻多放在市民不易到逹的地方,像筆者所住的公屋,由以往放在居民必經的升降機旁,改為放在遠離居民必經之路大樓外面,相反垃圾桶則充斥着街道,像九龍公園一條步行徑兩旁便放置了逾十個垃圾桶,每個距離不足十米,反映政府硬件上的不足和安排失當,間接被動化市民,令他們不需面對自己所造成的過量垃圾問題。

廣告


廣告

(左起)新亞書院署理學生會會長陳偉晴、常務幹事孫昊賢

(獨媒特約報導)中大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早前發公開信,譴責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以粗言穢語辱罵內地生的行為「粗暴惡劣」,又引用錢穆及唐君毅的言論指責周竪峰,表示「錢唐兩位先生如仍在生,對周同學的表現一定也會深感痛心」。但在黃乃正的公開信中,一度將周竪峰的名字錯寫成「周豎峰」,其後在原文更正。

中大新亞書院學生會隨即於上周日在facebook專頁發出聲明反駁黃乃正引喻失義,但文中上款為「致黃乃共院長」,學生會其後在該帖下留言更正。新亞書院學生會接受訪問指,校方調查周竪峰的程序不當,亦憂慮校方受到內地人脈施壓,對調查造成不公。

紀律委員會學生代表未獲通知

對於黃乃正在信中公開涉事人周竪峰的全名,並指學生紀律委員會正就事件調查,新亞書院署理學生會會長陳偉晴批評做法不適當,按一般程序,學生紀律委員會如須調查新亞書院學生,須召開會議,惟委員會兩名學生會代表至今尚未收到會議通知,直指黃乃正「未審先判」。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葵青區議會下午開會,民主派9名區議員提出動議,反對政府就高鐵一地兩檢的方案。他們在會前抗議,批評高鐵方案是割地兩檢,違反《基本法》,運輸及房屋局沒有派員出席會議。經民聯區議員李志強在會上發難,斥有政客逢中必反,認為市民抽著行李時,只想快快過關,其他事情不重要。李志強表示,地球上的邊界都越來越模糊,運輸工具應該只著重效率,否認一地兩檢是割地;並批評高鐵明明是民生項目,但卻有人藉此搞政治鬥爭。「有啲人無得返大陸,就搞到其他市民浪費時間。」「所有軍營附近都唔好住人啦,拉你入去呀,割地?領事館都要立即撤離香港啦。」

廣告


廣告

(左起)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拾荒者蘭姐、立法會議員朱凱廸

(獨媒特約報導)內地收緊廢物進口政策,部份香港回收商在明天起停收廢紙。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昨晚於葵涌廣場對出空地舉行論壇,題為「大陸收緊洋垃圾進口 香港回收品何去何從?」。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擔心,囤積的回收品可能會被送到堆填區,更憂慮市民會對回收系統失去信心。新福事工協會關懷貧窮學校事工統籌趙日輝指出,事件不只影響拾荒者的生計,同時令拾荒者之間關係變得惡劣。

國務院於7月發佈《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年底禁止24類固體廢物(坊間稱「廿四味」)進口,包括廢塑膠、未經挑選的廢紙、釩渣、廢紡織原料等。而且,內地工廠需要經過環境評估才可接收廢料。由於大部分內地廢紙回收商尚未得到批文,香港回收商堆積大量廢紙,或會到堆填區。香港的廢紙回收價格亦大幅下降,中、小型回收商和拾荒者的生計面臨影響。

港回收商技術未符內地要求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本月初,一對同任職政府的公務員夫婦雙雙墜樓身亡,多家傳媒以妻子薪金比丈夫高作大字標題報導。關注家庭暴力受害人法權會與逾50個人及團體今早發表聯署聲明,批評傳媒在報導時缺乏性別意識,未達專業道德標準。

聲明批評傳媒「大肆推測慘案的成因,並將家庭暴力歸咎於妻子收入高於丈夫」,特別引述《頭條日報》及《香港01》報導放大「妻子高薪」,認為部份報導「極之不負社會責任」,所引述的專家意見「滲入了性別歧視及咎罪於受害人的觀點,再次強化男尊女卑的觀念。」

聲明又指,香港兇殺案的女受害人比例為52.9%,與日本同為全球比例最高的地區之一。傳媒報導將責任歸咎女性,只會合理化暴力行為及深化父權意識。

聲明全文:

聲明:有關油麻地「御金.國峯」夫婦兇殺及自殺命案
關注家庭暴力受害人法權會

最近一宗夫婦兇殺及自殺命案震驚全城。事發於九月四日,跟據警方推測,一名男子在油麻地「御金.國峯」以刀重創妻子後把她推下樓,然後再跳樓自殺。女死者頸、背、手多處有刀傷。跟據報導,男死者於上周五被妻子發現有婚外情後,妻子提出離婚,之後男方搬離住所。然而,男方於當日清晨返家,其間與妻子就感情問題爭執,隨後發生墮樓雙亡事件。

廣告


廣告

文:按針、K、腸
編:G

上訴庭在反東北案判詞中聲稱自己有權在刑期覆核中作出對被告不利的事實裁決,但上訴庭是否有足夠程序確保被告有充分權利挑戰這些事實裁決呢?若果沒有,那麼上訴庭作出這些事實裁決是否符合被告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

「公平審訊」-任何熟悉刑事的朋友都知道,它要求審訊要是公平、公開、公正,在合理時間內由獨立及不偏不倚的法庭,以「毫無合理懷疑」的標準來審理。根據《李亞生案》,在刑期覆核的程序中,上訴庭不會干預原審裁判官純粹的事實裁定,而只會覆核法律問題或法律兼事實問題(question of mixed law and fact)。東北十三子案發時行為「暴力」與否,正是純粹的事實裁定,本身並非有關法律的裁決(事實上,香港法律根本從未對「暴力」此一抽象概念作過任何一般性的定義)。無論如何,即使是涉及法律兼事實問題的情況,正如上訴庭今次亦有引用的《區志恆案》指出,律政司司長一方仍「有責任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可以導致更重刑罰的案情。」

提到東北案,法夢一而再、再而三指出,律政司司長提出刑期覆核的權力,原則上只能基於公眾利益行使。但面對《公安條例》下的控罪,而控罪内容更是牽涉針對政府政策的示威時,身為行政會議當然成員的律政司司長,是否真的可以不偏不倚地作出判斷?還是應該交由身份利益衝突較小的刑事檢控專員,甚至長遠來説將檢控工作,從律政司的政治角色中獨立出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理工大學學生組織「理事亭」昨日揭發校方計劃推出言論守則,限制師生於校園內發表的言論,今日續聯同聯校社關平台「工學同行」十多名成員發起示威行動,要求與理大校長唐偉章公開對質,促校方就事件交代道歉。理事亭成員原計劃進入李嘉誠樓,於校長室門前請願,但校方拒絕記者等公眾人士進入大樓。理事亭成員遂要求校方代表於大樓外與學生對話,但不獲回應,成員最終決定結束行動,並批評校方「封閉」、「黑廂作業」,迴避媒體及公眾人士監察,聲言會繼續跟進事件。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機管局擬斥資30億,在海天客運碼頭旁,興建中轉大樓,並新增一條私家路連接機場島及港珠澳大橋人工島。日後經大橋來港的旅客,可不須入境直接前往機場禁區。團體倡替代方案,取消興建中轉大樓及私家行車橋,改以接駁巴士代替,30年成本僅3億,只及機管局方案的十分一。

中轉大樓全稱為多式聯運中轉客運大樓,計劃斥資30億,共設有五層,由第一層起分別為無人駕駛列車、行李轉運、離境、入境及巴士及轎車落客區。項目環評諮詢今日截止,料於2019年動工,料2022年完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