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今早立法會動物權益小組委員會到西貢萬宜水庫視察遷到該區的黃牛。之前有團體向立法會申訴,指漁護署安排的創興水上活動中心一帶,不夠草食,令牛隻消瘦。有熱心市民長途拔涉帶草到西貢餵牛。

經視察後,有兩點可講。一是創興水上中心並非圍封地帶,不會把牛困住,牠們會到萬宜水庫四圍活動覓食。二是今早在萬宜路遇上的廿多隻牛狀況良好,未見消瘦;據漁護署數字,整個西貢有四百多隻牛,二百多隻在西貢東郊野公園一帶。漁護署有約十人負責全港自由牛的管理,他們每周都會來創興監察。

除了創興事件,目前較大爭議的是西貢十四鄉和梅窩牛的去向。兩地都有聲音希望將牛遷走:十四鄉因為有地產商計劃將牛棲息地建豪宅,現已面目全非,漁護署認為遲早要將十四鄉牛遷走;至於梅窩牛,政府反對鄉事和民建聯建議將牛送去大鴉洲,因為當局難以經常派人監察,目前傾向維持現狀。

希望有助大家了解。

廣告

生活

空手、飯與麵的隱喻

廣告
空手、飯與麵的隱喻

廣告

電影劇照:小雲

車上- 平川真理、阿寶、鄧麗欣。

七人車裡,星期六下午, 旺角街頭堵車。

旁邊坐著的是鄧麗欣,人們習以為常叫她Stephy。

這一年的鄧麗欣單單在香港亞洲電影節,就有三套完全不同風格的作品上映,看過的觀眾都以「脫胎換骨」來形容她的表現。

在車輛裡的她,盯著螢幕,看著她有份贊助的台灣排球隊打比賽,只要每失一球,她就輕輕嘆氣,然後又再仔細看著賽事,就像某個坐著後備席等著出場的皇牌球手。而現實的她要全日坐著車﹐在九龍區巡遊到不同的戲院謝票,宣傳自己作為女主角的電影《空手道》。

「這次可能是我第一次有飾演角色的電影在電影中心放映,哈哈,就算不是,也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謝票。」她在映後分享會上打趣的說。

但這玩笑對鄧麗欣來說,其實不輕易,坐落於油麻地的電影中心,一向也以文藝和風格化的電影為主打,鄧在從影以來,最為人熟悉的,也就是在多套商業愛情片中,飾演多次不同狀態的阿寶。由相戀、失戀、遇到第三者、甚至結婚、離婚均也做過。

商業上,那些電影可能成功,但從來沒有人會因以加許她的演出,更不要說在藝術範圍上給予認同。我問她,這次大家終於察覺你的轉型,你自己怎樣看?

廣告


廣告

(受訪者提供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有市民上周上載圖片到Facebook,指有人在粉嶺馬尾下村放置疑似捕獸籠的大型裝置,其後報警處理,但警方並沒有作出任何拘捕行動。該市民昨日聯同香港野豬關注組成員再到馬尾下村視察,發現捕獸籠已被拆除,但仍然放置在同一位置。

根據《香港野生動物條例》第7條,任何人未經許可使用捕獸器狩獵野生動物,可被罰款5萬元。

2017-11-12-PHOTO-00000034
香港野豬關注組昨日再到現場視察。(受訪者提供圖片)

廣告


廣告

獨立導演郭偉倫的作品《片甲不留》,無論從語言,角色,時空背景,都是一部大陸電影。然而,卻由一位香港導演操刀。近年,大陸獨立電影比胡溫年代面對更大打壓。13年雲之南影節遭禁,15年栗憲庭基金會的影展被政府查封。想來這部電影在怎樣的風險下完成,本身已經可以另外開拍一部作品。今年,大陸卻又迎來賈樟柯牽頭的平遙影展。這當中的曖昧,與片甲不留其中一個議題遙相呼應:不是你承受體制多少分,而是體制容忍你多少分。這種敵我隨時易位,又同步探戈的中國浮世繪,個性直來直往的香港觀眾看來,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反抗者的界線分明又曖昧。看後別有滋味,當我們有一天不再直來直往,沉浸在那種試探,那種危險探戈,那種致命的均衡。而這是日復日的生命狀態。該有多難受?

藝術家是高危行業

電影講藝術村東莊,主角唐平是個畫家和行為藝術家。一開始已經因為強拆而引入藝術家對個人創作和公共範疇的責問:那些城管、公安,有甚麼權利擅自摧毀自己的創作園地?有的也未必是城管,而是收錢臨時拉夫過來的「執法者」。藝術無用,無用在對這個國度的人來說,沒有力量,沒有溝通的可能。任唐平怎樣質問對方,就是沒答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多個中西區居民關注組下午舉行記者會,反對政府將西環碼頭改建社區園圃,要求保留作公共休憩空間。團體批評政府黑箱作業,在缺乏廣泛的諮詢下,強行扼殺公共空間,更罔顧公眾利益。他們已去信發展局及林鄭月娥,要求保留作公共休憩空間。

IMG_5051

廣告


廣告

2017年網絡公民獎由「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會」主辦,共設立三個獎項,包括「年度網络公民奬」、「年度網絡項目奬」及「年度學生網絡項目奬」,現正進行公眾投票,日期由11月2日至14日止,目前已逾1,000人次投票。

由11月2日開始接受投票至今,反應熱烈,數日間已超過一千人次投票。三個獎項入圍者如下:

【2017年度網絡公民奬入圍名單】
日青、游大東、法夢、何式凝、蕭家怡、曾金燕、淋漓淋浪、Benson Tsang
【2017年度網絡項目奬入圍名單】
基進報導、G點電視、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活在觀塘、Snappy - 香港街景相片資料庫、小刺蝟 happeriod、中西街坊、牛頭角 Ngau Tau Kok、有愛無陷 殘障者的情與性計劃、PrideLab.hk facebook page、「南區交通」Facebook專頁、結束一桶專棄、油麻地的兩萬種死法、全民保育行動
【2017年度網絡學生項目奬入圍名單】
梅、港.意識解放、小小烏的尋翼之路、同生.共死

入圍名單詳情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足球代表隊晚上在旺角大球場友賽巴林,備戰下週對黎巴嫩的亞洲盃外圍賽賽事。面對《國歌法》立法在即,大批警察在場內外戒備。然而,獨媒記者發現有一行24人身穿紅色衫,攜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區旗」進場,他們接受訪問時表示:「你話我哋係咩都得,總之我哋愛國愛港。」

24人坐在龍門後的第17段,他們拒絕向記者透露自己所屬的組織和姓名,只稱是在門口售票處買飛,不斷強調「特別買飛進場支持香港隊」。其中一人稱,之前亦有入場睇波,但被問到較支持哪一隊港超聯球隊時,他們則一臉迷惘,改口稱「比較少睇」:「總之係24張百五蚊飛。」

廣告


廣告

環保團體聯合聲明
回應土地供應小組主席黃遠輝有關填海發言

以下聯署團體批評發展局土地供應小組主席黃遠輝前天(7日)有關填海造地的發言極不妥當,表示強烈反對,認為應撤回言論及道歉,要求小組公開會議相關的完整報告及會議紀錄。

小組主席黃遠輝稱小組普遍同意近岸填海,因填海對海洋生態及空氣的影響少,更謂「無不可駕馭的環境影響」。可是反觀過去現實中填海工程案例,均對環境及自然生態帶來無可修復的深刻傷害,包括中華白海豚數量大幅下降,小組之結論明顯淡化問題,我們無法認同。

小組未有公開討論過程,而會議紀錄亦不公開,可謂「黑箱作業」,小組到底是否曾仔細研究才作出「確認五個填海選址」的結論,當中邏輯更無法被檢視驗證。事實上小組內具環保背景成員比例極少,難以令人信服小組主席上述結論是客觀或具充分科學基礎。再者,小組的職責本來包括「推動公眾全面討論不同土地供應選項的利弊」,黃遠輝以小組主席身份發表含明顯偏頗的言論,於推動「公眾全面討論」或「大辯論」而言絕不妥當,違反官方諮詢的應有原則。

廣告


廣告

性工作者意指以身體及性在市場交易以維生的人。這一名詞的產生是多年性別平權及妓權運動努力爭取的成果。在此之前,從事性工作的女性,被社會冠上不同難以入耳的名稱,在外國被稱之為whores,在香港社會則被眨為「雞」。這些名詞透過把被污名的女性動物化及去人性化,從而建立道徳等級制度——動物又點會及得人高尚?動物又怎配享有人應得到的尊重及法律予公民的保護?

要留意,社會沒有對嫖客作出同等程度的污名化,嫖客在社會論述中一直以主題出現,甚至可以被德高望重的退休教授搬上大台用以光耀國家進步的agent。這樣看來,對性工作者極盡歧視的稱呼不但反映了父權社會中對男女性的雙重性道德標準——女性販賣性就被污名,購買性服務的嫖客就是上得大台的主體。

這些極盡歧視的名稱是社會用以污名化這些女性,從而合理化對其的壓迫。這些名稱亦是社會用以警告及操控整體女性情慾自主的手段。君不見乏是被認為性操守不合符社會規範的女性也一律被罵作「雞」?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根據《區議會條例》,區議會可委任增選委員加入委員會,目前全港18區區議會僅三區未有委任增選委員。民協三名民主派區議員日前在屯門區議會動議,要求取消委任增選委員。民協區議員甄紹南指,區議會取消委任議席後,仍容許非選舉委員加入議會並不合理。

民協三名區議員甄紹南、楊智恒及江鳳儀,在本周二(11月7日)屯門區議會上提出「要求屯門區議會取消委任『增選委員』」議案,

《區議會條例》規定,區議會可委任非議員人士成為委員會增選委員,委員與議員在區議會委員會會議上享同等的發言權及投票權,目前全港僅有三個區議會未有委任增選委員,包括沙田、九龍城及西貢。各區區議會委任增選委員制度各異,部份容許每名區議員提名一名增選委員,互不反對,部份區議會則由佔多數的建制派壟斷所有增選委員名額。

民協甄紹南在會上稱,增選委員服務社區多年,有一定程度貢獻,但區議會已取消委任制,不應保留增選委員,「在坐區議員全由民選產生,如果專職委員會仍然設立增選委員,就和2016年取消委仼區議會的精神背道而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