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wing

世界盃第一輪分組賽,冰島賽和阿根廷後,出現了一陣「冰島能,XX為何不能?」的熱潮。當然,隨著冰島之後兩仗俱負,已沒有人再問這個問題。現在,到人口得四百萬左右的克羅地亞殺入決賽,或者有人又開始思考「克羅地亞能,XX為何不能?」的問題。

我沒有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想說的是,在提出這個問題之前,或許更要注意,一支足球隊在場上的戰績好壞,有超多因素牽涉其中,箇中的因果關係未必容易講得清楚。而克羅地亞的例子甚至其實在警告我們,成績好,不一定代表值得學習。

如果單純看今次克羅地亞的世界盃之旅,就會見到球隊出現過多個問題。首先,陣前易帥是兵家大忌。但現任國家隊教練戴歷是在外圍賽第一圈最後一輪前夕上任的。他的前任卡錫(Ante Čačić)在球隊於倒數第二輪被芬蘭逼和後被解僱。戴歷其實只得三天準備最後一輪作客烏克蘭一戰。在落敗即無緣決賽週的情況下,克羅地亞以二比零取勝,再在附加賽淘汰希臘晉級。

今屆決賽週,克羅地亞也出現過內部不和諧的情況。AC米蘭前鋒卡連歷在熱身賽對巴西和分組賽對尼日利亞都以受傷為由拒絕後備上陣。最後戴歷開除了他。想不到的是卡連歷不是被開除的唯一一人。八強淘汰俄羅斯後,教練團成員胡祖高域和中堅維達錄製了「榮譽歸於烏克蘭」的影片。結果維達被國際足協警告了事,胡祖高域則被開除。而維達在四強對英格蘭時也常被觀眾喝倒采。賽後他以俄語道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自2010年起關閉位於旺角亞皆老街的舊旺角街市,其後一直丟空至今長達8年。民主派及建制派均要求政府就該地重新規劃。油尖旺區議會下午開會,經民聯提出動議,要求政府研究舊旺角街市的臨時用途,並考慮重建作牙科及護理用途。在會議開始前,小麗民主教室和社區前進到場抗議,要求重建作基層醫療服務。

他們在今年5月至6月期間進行民調,訪問了312名旺角區街坊。結果發現全部受訪者支持活化舊旺角街市,超過6成受訪者認為應改劃為基層醫療服務及長者社區照顧服務。

社區前進社區幹事賀卓軒批評,街市空置多年是「不適當的資源浪費」,認為政府應盡快決定大樓的短、中和長期用途。賀卓軒指出,油尖旺區人口在過去10年急促老化,區內基層醫療設施及長者服務中心不足,伊利沙伯醫院和廣華醫院的使用率亦已達100%,已無法應付區內需求。前立法會議員劉小麗亦表示,民調反映街坊關注建築物的空置情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運輸署計劃於8月4日取消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今日(7月12日)到油尖旺區議會匯報,指調查顯示97%人支持殺街。但調查回應率只有22%,民主黨涂謹申質疑太低,署方指「不嬲咁上下」。有表演者組成「旺角街頭文化協會」,他們對殺街感到遺憾,表示會實施自律監管。

表演者:菜街帶俾人幾多開心

會議開始前,約20名表演者及檔主組成的「旺角街頭文化協會」到場請願,要求延後殺街,讓他們實施自律護街,保留街頭表演文化。協會將於本周起試行自律措施,包括控制檔口大小、音量、設置隔音措施等,希望減少對居民的影響。

協會幹事吳志輝指,對殺街感到遺憾,認為政府有責任保護本地文化。吳指西九文化區的規管太嚴,地方不便,期望政府與他們商討,尋找新的表演場地。涂謹申在會上指協會今日為噪音致歉是太遲,吳志輝回應指「政府做得更遲」,一直不管理,也沒有提供場地。

在西洋菜南街表演唱歌兩年的牛小姐指,對殺街感到沮喪,認為行人專區「帶俾人幾多開心嘢」,不少人專程來玩,亦帶旺該區。她指出噪音可以控制,最大問題是檔口太密,如果政府規管檔口距離,噪音會減少。她指未知會否到其他地方表演,但相信「好多人會周圍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協創會成員、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今日和民協開記者會,宣布退出民協,另組民間壓力團體。在記者會上,馮檢基被狂問會否再參加立法會選舉,但他拒絕回應,重申近日在忙於寫書:「我到呢刻都無時間諗,你係咪要我講永世唔選?政治問題呢一刻,再拉拉扯扯已經沒有意思。」記者其後多次追問,馮檢基會否再參選立法會,但他拒絕回應,僅稱新書在下週付印後,星期二再和傳媒茶聚講述新書內容及對初選的看法:「下個禮拜再講。」

民協領導層包括主席施德來、副主席何啟明、楊彧和多名中委及區議員梁有方、譚國僑、覃德誠和江貴生陪同馮檢基開記者會。對於退黨,馮檢基強調,不是價值觀和民協不同,而是希望在策略上有不同的分工。「香港不應該這樣,香港應該值得是宜居城市。」他透露提出離開後,有不少民協成員提出挽留,「我40年俾了社會,俾了民協,民協是重要平台改善民生,建立新平台和民協處理民生和分工,可以係新嘗試。」他又強調,自己只是退出民協,但不會退出「民社服務中心」,「兩個組織係完全獨立」。

對於有報章指其迫走前主席莫嘉嫻,馮檢基主動澄清,強調自己在2007年離開主席一職後,已沒有處理黨務。而被指阻撓民協、街工和工黨的合併,他表示是未能成功說服對方,不存在任何阻撓。

廣告

林芷筠

本土研究社成員 網誌


廣告

多資料數據怕長氣慎入

#土地需求估算

一向對政府講到欠1200公頃盤數充滿疑感同質疑,第一個例子係工業(係一般工業,即九龍灣之類啲工廈),政府估算長遠需求升,但早十幾廿年仲話工業昔微所以係咁改劃成商貿區,因而估計未來工業樓面面供應跌添。而家先話未來需求升返,係咪之前政策錯誤?係咪今天就應該停止所有工廈轉營申請啦?黃遠輝梗係講啲圓滑野,又話需求因為時代變遷,然後又話數據中心等都有需求。(咦,我返屋企check清楚發現政府2030+報告將「數據中心」計入「特殊工業」喎,同「工業」唔同,佢借啲咦撈埋黎講混淆視聽囉!)

#骨灰龕土地需求

廣告


廣告

坐牢最長大陸政治犯之一的秦永敏,今早再被重判入獄13年。(互聯網)

劉曉波遺孀劉霞喜獲自由去國後才一天,中國再傳來令人憤慨消息,共產極權周三以犯「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現年已64歲的中國異見人士秦永敏入獄13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秦永敏是異議人士,更自70年代末期以來,已是中國最知名的政治犯之一,他是中國民主黨的創建人,也是中國民間反對派領袖,而為了堅持自己的理念與行使言論、出版、結社及組黨在內的自由與權利,多年來付上沉重代價,但同時堅持拒絕離開中國,過去他已坐牢23年,現時再加上13年的刑期,意味人生近半時間,都是在失去自由下渡過。

時為1970年代末,秦永敏在出生地武漢主編民主刊物《鐘聲》,然後在80年開始參與建立中國民主黨籌備小組。

1981年,秦永敏首度被捕,次年被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至1989年才出獄。

1993年11月,他在北京參與發起《和平憲章》運動,是1949年後的首個民運綱領的起草人,當中提出包括平反六四及釋放所有政治犯等要求,代價隨即而至,他被控擾亂社會治安罪,被判處勞動教兩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油尖旺區議會於5月通過取消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的動議。運輸署今日向區議會提交文件,指擬於8月4日落實終止西洋菜南街行人專區,區議會明日將會討論。

運輸署文件中指,西洋菜南街今年5月及6月的周末繁忙時段高峰行人流量為每小時10,700至14,800人次,較2014年下降19%至24%;車流方面,今年5月平日晚上繁忙時段的調查統計顯示車量不多,平均每小時只有約85至104架次駛經西洋菜南街。署方指,西洋菜南街能容納以上人流及車流,從交通管理及道路安全角度而言,有關路段回復全時間行車是可行的。

民政事務處亦已進行地區諮詢,發信予住戶、商戶、當區議員等,收到154份回覆,當中約97%支持終止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油尖旺北分區委員會在今年6月的會議上,也一致支持終止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今日加開會議,強行通過「一億計劃」的觀塘音樂噴泉及灣仔摩頓臺活動中心。兩個項目最終在建制派22人支持、16人反對下「翻盤」成功,將提交立法會財委會審議。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在上一次會議主席「劃線」禁議員提問後,提出中止待續,今日會議繼續,扣除上次會議已發言的公民黨楊岳橋及譚文豪,今早共有10名民主派議員發言反對兩個項目。

民主黨胡志偉認為,起動九龍東令觀塘海濱已有足夠吸引力,不再需要興建音樂噴泉。他亦批評工務小組曾否決項目,政府卻在未有與區議會溝通下便重新提交。

公民黨陳淑莊指摩頓臺活動中心造價非常之貴,亦在沒有完善配套下便犧牲排球場。灣仔區未來亦有其他地方可供完善規劃社區會堂,現時禮頓山社區會堂亦未用盡。陳淑莊亦指,擬議的活動中心空間不足,後台空間不足將侷限表演的活動。

人民力量陳志全批評工務小組主席盧偉國粗暴中止項目,一份文件有兩個項目,他只曾提問兩次,「你急乜野?」他指要透過提問,才可以探討能否將整個音樂噴泉改為嬉水區等可能性。「你去打尖排財委睇下點丫!」

熱血公民鄭松泰指一億工程是前行政長官梁振英「留下既蘇洲屎」,他指觀塘音樂噴泉「點睇都唔似係為居民既社區重點」,批評項目「無意思、無意義、無實用價值」,「觀塘起個音樂噴泉根本係多餘」,認為應以款項提供醫療健康服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馮堅成,交俾你講體育。」兩年前,《無綫新聞》取消星期六、日的體育新聞時段,一星期前,無綫更裁減體育組,38年歷史的《體育世界》在剛過去星期六亦壽終正寢。前《無綫新聞》主播兼體育記者馮堅成知道消息後,心中講了一句粗口:「你話有無搞錯?」「一個大台,連一個體育組都容納不下,好離譜,真係有點那個囉。」他認為體育組絕對值得保留,但奈何電視體育節目至媒體行業越見萎縮:「唉,根本近乎無同類型節目可以做。」

亞視七年

珠海學院新聞系畢業,馮堅成讀書時已在亞洲電視做兼職,又在《華僑日報》當過一個月體育記者。1993年畢業後,更成為亞視新聞部的全職員工,那是互聯網還未普及的年代,不要說Google,新聞不能隨手拿來,更遑論策展云云。要做體育新聞,便要認認真真看外電。

而之所以入讀新聞系,原來和八九民運有關,馮堅成指當時對前路沒有明確方向,一場民運令他有所啟發,希望成為記者以擴闊眼光。「自己細個會睇足球、籃球,成日一個人去大球場睇精工、南華。」那麼當上體育記者,便能寓工作於娛樂。

馮堅成表示當時的亞視十分強大,員工眾志成城,「個台係弱,但成日用新聞打贏無綫。每人多走一步,影多啲人哋無嘅嘢,見到我哋有佢哋無,就會好開心。」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本土研究社今日發佈 《富稅難收:香港股權轉讓住宅避稅研究》報告,核實126宗以「公司股權轉讓方式」購買物業避過樓市辣招的個案,交易總金額達327.7億,繞過30%的物業印花稅「辣招」,潛在避稅額近94億、涉及超過180個單位。本土研究社成員黃肇鴻指,政府最新提出的「娥六招」及正進行的土地大辯論,只針對土地供應問題,忽視炒賣市場及房屋資源分配,所謂解決房屋問題最終只會徒勞無功。

轉讓股權間接買物業 涉避稅近百億

現時政府針對「非首置」買家、非香港永久居民、外地買家及公司身份買家推出多種物業印花稅,最高達30%。為逃避稅項,不少投資者以空殼公司持有物業,再以股權轉讓的方式進行物業交易,借轉讓股權之名間接買樓。

股權轉換交易完成後,物業的法定業主雖然仍是同一間「物業公司」,但公司和物業的真正控制人已經轉變,而買賣雙方只需繳付0.2%的股票轉讓印花稅,遠低於任何一類印花稅。

政府「加辣」後個案增三倍 多名中港地產集團高層為買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