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退休的文化想像

退休的文化想像
廣告

廣告

退休的想像頃間變化,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退休數字,時刻提醒你還不清的欠債。

現代人不愛想天堂地獄,但他們有一樣差不多的想像,就是退休。退休,對於未退休的人們,位置就如未死的人想像天堂地獄一樣。

渴求退休,最好四十歲退休,然後環遊世界。那是經濟好景時許多白領的夢,發夢當然有條件,只有少數的人才敢發夢,就像神揀選的人一樣稀少。

只是,我們同時又害怕退休,因此才要為未來「打算一下」。打算甚麼?想想你的年老,想想你百病叢生,沒有能力工作,像那弓腰推著一車厚紙皮的婆婆,或是那在輪椅上發呆的伯伯。

同樣是退休,各走極端的想像同時在我們心裡,頃間變化,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退休像天堂,因此也像馬克思講的「宗教鴉片」,麻醉自己甘願在資本家的手上勞役,等候那永不來到的樂土。顛倒日夜,勞損身驅,然後依稀記得那個銀行廣告,海邊望斜陽,就像彼岸一樣金光閃閃。

退休又像地獄,個人理財顧問,數算地獄的永火,和那不死的蟲,幾乎聽到自己在黑暗的外邊哀哭切齒的聲音。輸入數字,熒幕跳出你的退休所需金額,今日開始理財,或有打救指望。

友人曾作比喻,人生就像一盒叉燒飯,有人愛先吃叉燒留下飯,有人愛把飯吃掉留下叉燒慢慢享用。只怕後者拐一拐,飯盒翻到地上。舊同事說退休要種花,我反問她:怎麼現在不種?她想了想,隔兩天就買下盆栽。

退休的哀哭切齒,源於現代人對年老的否定。

慈善機構籌款,一邊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另一邊就告訴你老人又無助又可憐,需要你我愛護,搞不清這是甚麼「寶」,難道不過是易碎的古董?

豐盛老年,說的是一身運動服,笑容如陽光,還一臉淘氣。老年人可以裝小孩,但把有意義的老年說成這樣,正在否定老年人病痛衰老的本相。

要認識真正的老年人,請跑到公園,或到茶餐廳聽他們閒聊。

又是保險廣告,每個人背上有個跳動的數字,管它怎變,還是在四百萬到八百萬間窄幅上落。那是我們的社會標價,代表社會可以在這身軀挖走多少錢,同時是我們的負債,用前半生來償還。

聖經說過,怕死使我們一生為奴。那麼,怕老,就使我們半生為奴。

--轉載自時代論壇第1104期,城市定格專欄,文章原名:退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