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聖奴」的「愛與誠」

廣告

廣告

極端基督徒的腦袋是甚麼構造的呢?這個明明是七百萬人的「社會」而非你們才十幾萬人的教會,你們以為香港真的有很多人信奉基督教?我們又為何又被你們騎劫著讓我們動輒得垢呢?

太自由,須要管?
「聖奴」們有沒有好好約束自己?

本人從來都認為,任何人關起門來的私事,只要不影響他人的,都應尊重,未必都是不見得光的事,但隱私權可是與生俱來的,哪又何必八掛別人的事?可是有些「聖奴」的想法並非如此。

有「聖奴」要反對我的觀點,他既做了些文章又舉出「例子」,謂如果基於尊重「女人」就會變得「如衣服」、「自己妻子及丈夫在其他人私人地方與其它人行房事,都應該得到尊重」、「換妻愛好者應該企出來」,和很多「聖奴」採用的都是同一種先危言聳聽一番的技倆,然後就儼如蔡志森上身「唔好同我講法例及人權,你所扭曲的人權己凌架於法律上」。

這不是和成龍小哥那套「太自由,須要管」是同出一徹的白目嗎?你們這些「聖奴」也真太為別人切想了吧?

Well...... 有必要以正視聽的是,根據香港法律,如果是在私人地方進行,其實「換妻」行為法律是規管不到的,希望這位「聖奴」可以多讀幾本書,要拋書包最少也讀讀基本法,始終這裡是香港,是中國的地方,不要拿「天國的一套」來「大」別人了。

再講,法律「不規限」也不代表人人都要性解放,相信你和我已經對「聖奴」萬變不離其中的偷換概念,還有他們的偽道德思維感到煩厭,而事實上,在普世價值自由多元的今時今日「聖奴」還是偏愛將他人妖魔化,然後基於自己一套道德價值觀再去上綱上線批判他人,在感性角度擺明就是樹敵和犯眾憎的,「聖奴」怎可能蠢得不知道這是不得民心的失敗技倆?

大概他們認為自己那套「道德」才最有資格凌架於任何事情上面,所以才造成他們愛管閒事但又不能自量。

不知「聖奴」們有沒有想過自己所以叫人反感,恰恰正是他們好管別人閒事,但自己卻又其身不正──從來都不肯面對如「牧師搞細路」的新聞時事,不欲評論的「個別事件」累積起來的檔案居然又有這麼多,一隻手指指著別人同時不是還有三隻對著自己?

以道德做矛兼做盾
「聖奴」破門「查房」的「理由」

反正被人愈講愈遠,「換妻」也拿來大做文章了,我不如也再談「人獸交」了 ( 來吧!會抽水的馬桶又是時候發聲了!又有機會話我『支持人獸交』了 )。

一些「聖奴」因為手上沒有更好的論點,所以只好從非主流性向入手再加以妖化,還不是一樣將同性戀跟人獸交拿來相題並論,也不下百次了;不過,之前本人也舉過例子,要是他日人類和動物有著同等的文明和交流,這可能是數百年後才會發生的事 ( 就如一些動漫作品中出現的『亞人類』角色 ),到時人獸交可能已經不再是問題,不過,可行與否的大前題應該是「建基於文明和交流的一套尊重」而不是「宗教那套道德」。

有一點是「聖奴」們必須要搞清楚的──只要在法律底下,任何人也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任房門後面是有多淫亂,是在COSPLAY還是高跟鞋踩到流血,甚至人家真的玩埋「換妻」了,四個人兩對夫婦覺得無所謂你又奈人咩o野何呢?「別人閂埋門」做甚麼又關你地乜撚野事呢?

要睇唔過眼?破門入屋的你又是否有夠道德?還是覺得自己的基督徒身分在這個世代仍是道德保證?

如果將這些用以批判人的時間和精神花在事業和學業上面,相信「聖奴」們必大有收穫,香港有數以萬計的「聖奴」,任誰人都可以想像有幾多「小時」和米飯是被他們浪費掉的,這群人絕對足以左右香港GDP的上落,可是他們卻不擅生產,腦袋不停鑽只是為了上綱上線在網上口水戰。

請自命「聖奴」的每個人不要再以為把持著一套偽道德就能聲大了!

你在論斷人
別人都會論斷你

我在facebook「反對基督教霸權主義大聯盟」群組封禁了一些人,結果又惹來一些「聖奴」以此作為口實跑來咬著我不放,批評我「一樣容不下別人的意見」。

實情是,有疑似教徒加入群組然後不斷留言引經據典,每天都對著群組內「頌讚耶和華」,不然就是對不同意見的人單打揶揄。作為群組管理人的我當然必須果斷動作,將不貼題又另有目的的留言悉數刪除。

被狗追咬,我不感到意外,但這終歸不是一件能夠讓「有心人」大做文章的好材料。

於是浪濤先生某日清晨來我的部落留了句早晨,給我刪了,又來呼天搶地──此君在我的地方留了兩隻字然後擷圖備用,古怪的行徑已經居心叵測,待別人清理完他的留言,就來張貼擷圖向我嗆聲「也在霸權主義」、「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

問題矛盾必然有分前後時序,實在不容任何人去混淆,在浪濤先生「隨筆」亂寫一通的部落格,面對不同意見你還不是只懂刪文隱屏,然後再在已被你刪走的文章,抽取片語再加利用大作文章嗎?

相信任何並非拿著一套幼稚園思維的人,都應該知道這位「聖奴」有否資格去說三道四,你對別人從來都沒有公道過,受到別人杯葛是理所當然的事,哪有資格要求別人對你公平?

浪濤先生的道德山頭根本就不怎樣多,大不然就是端出「這個DAI ADORU在維基被封禁」作為「超必」,以為替自己去隱惡揚善,不斷數落別人就能蓋過自己的污點、淡化自己的問題。

很遺憾在講求愛的基督教裡面,居然會存在著個個將不同意見人士死咬不放的負資產教徒,將是非黑白任由他們自己的意思去演繹,這種對正義和道德的自我表述,真是第一次見,也從來未看過有人會像你可以這樣厚顏無恥。

涼薄嘴臉,醜陋心靈
「聖奴」集中營的眾生相

好端端一個基督徒,在其部落格記載了他成魔之路的全紀錄,而在那「隨嗡」的部落格也不難發現痴痴呆呆坐埋一檯的,顯然都是一班「真心的膠」。

這無疑是一個令教徒與非教徒都為知震憾的一個部落格。

本人過去也撰寫過多篇文章指出他們的問題所在,從這個「聖奴集中營」所見,跟他們意見相異的人士,又或是和他們那套宗教主義有所偏差的,他們都表現出冷感,但最令人嗤之以鼻的是,這群人對於社會很多弱勢特別是涉及「道德」的弱勢社群,「聖奴」們都擺出涼薄至極的態度,如妓女和同性戀者遭遇苦情,他們居然會幸災樂禍。

說到愛滋病患者,甚至更有「聖奴」說些甚麼「希望衛生署可以派船送所有愛滋病人到荒島渡過餘生」云云!

這是甚麼態度!這班傻佬癲婆瘋到見底了沒!

相信作為人類的你我,都會覺得這種狠毒嘴臉是禽獸不如!

種種與「耶穌大愛」相違背的荒唐言論,都可在這裡一覽無遺,大抵,這個「聖奴集中營」就是一個宗教的縮影,如果覺得這個說法以偏概全,大概也能看到教會內一些眾生相有多醜陋!口口聲聲「亂倫禍害不淺」、「人獸交禍害不淺」,將別人的言語想到天馬行空,不斷的扣人帽子,就是不能面對當前現實,偏偏數漏了一句「歧視禍害不淺」。

不說遠的,你的「聖奴集中營」還不是滿載歧視!這種邪惡態度你又豈可縱容和助長?開口埋口神的話語,對於愛、關懷、謙遜這些「神的教誨」卻又背道而馳,要是有神,「神的榮耀」都是給你們丟清的。

這個世界太少愛?

仇恨令人看不到世界的美好,我們在置頂廣告也可看到一二。

在很多網站,要賣一個「置頂」的廣告,所費不菲,但本人的名字居然會在一個「聖奴」的網站被放在一個置頂位置,「DAI ADORU 打壓異見者」數字也題得相當醒目。

受到如此重視本人固然受寵若驚,這無疑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見證;所謂的「必讀文章」,顯然是給「弟兄姊妹」看的,問題來了,打這個廣告的作用在哪裡呢?是給羊群裡面的弟兄姊妹認清楚這個DAI ADORU是隻大野狼?

可以被蒙閉的,最多不就只有你一群在「聖奴」集中營不斷打飛機的小貓三數隻。可是,口口聲聲「我係基督徒」那一個二個壞鬼「聖奴」,他們的謙卑、謙遜、大愛……也就這樣露餡了。

還是,我們這個世界已經太少愛了?我們是否需要用「愛改變世界」?

我們應該多做一點愛!大概愈做愈愛總會比監人乃後為某某代禱來的實際──試問,你問准o左當事人未先?還是以為這樣一來自己就能夠心安理得?

我呸!草你個泥媽還是先去面對自己的良心吧!

口口聲聲「愛與誠」的「基督徒」!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