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這一個月來的石崗菜園村自救運動

廣告

廣告

IMGP7946
菜園村的家園。

以下是自從零九年四月十一日的石崗菜園村自救運動短訊數則:

●重要日子
四月十一日至今,我們經歷了幾個重要日子:
四月廿三日元朗區議會會議,港鐵在沒有知會菜園村關注組下,在會議上公開否決幾個新選址
四月廿八日在八鄉鄉事委員會與政府及港鐵人員會面,關注組再次要求港鐵交出過去不同選址的可行性報告
四月三十日運輸及房屋局在憲報公布修訂後的走線,菜園村部分只有些微改動
五月一日組隊參加勞動節大遊行
五月二日村民與新成立的菜園村支援組舉行聯誼會
五月十四日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舉行公聽會,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表明鐵路走線不會再大改

●官方拖字訣 等立法會撥款
五月十四日的立法會公聽會有五十多個團體和個人發言,大部分對廣深港高鐵目前的規劃提出質疑,有從農業和生態保育角度反對興建鐵路,有希望加設新界中途站,最瞭亮的聲音當然來自石崗菜園村,八十多歲的老人家痛陳土地和家園的重要,第二代村民希望這片樂土終老。可惜,邱誠武跟林瑞麟學會了「錄音機大法」,重重複複地說諮詢還在進行、會處理居民的反對意見,前提是鐵路走線不會再改,下半年特首就會批准興建,只要立法會一撥款,工程將在本年年底開工。我對「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的文章深有同感,現在的香港官場,無論是官員和立法會議員,難以找到一個說話真誠的人,不是重複說了等於沒說的newspeak,就是說話不算數,簡單來說就是撒賴。賴皮令所有被迫與官府角力或向議員求援的公民如墮深淵。

農夫工作
菜園村務農人。

以政府為例,它現在選擇的高鐵走線根本不是公開諮詢的結果,只是按「賤視新界」、「迴避地方勢力」、「拿弱勢社群開刀」三個原則行事。證據俱在:在零八年十月三日﹝即第一次刊憲公布走線前﹞舉行的八鄉鄉事委員會會議,雷公田村居民代表張日華表示:「從報章獲悉高鐵經過八鄉,主動聯絡路政署林世雄先生,及早反對停車側綫設於八鄉古廟前,停車側綫的位置才得以作出現階段的修改。」「現階段的修改」正是在菜園村村民全不知情下,將整個停車側線放到菜園村。鐵路定線的原則如此不堪、過程如此封閉,遭反對是自然的事。菜園村關注組在規劃師協助下提出幾個新方案選址,包括石崗軍營南部和菜園村東面的廢車場,港鐵在四月廿三日在元朗區議會上以非常簡單的powerpoint回應,說所有新選址都會令更多人受害。但這個「令更多人受害」的結論,根本是建立在一連串的推測、誇大和扭曲之上;譬如港鐵的統籌工程師李永孝在四月廿八日與村民對話時承認,「令更多人受害」的數據不是基於實地調查,而是拿着地圖數有多少間構築物,然後一層就算一戶。這種連調查原則都懶去說清的反駁,說明政府只想用公關手法把村民打發掉。關注組本着耐心再次要求港鐵提交書面報告,以及它過去曾考慮的車廠選址的可行性報告,路政署鐵路拓展處副處長何偉富在四月廿八日承諾會先交出第一項的書面報告,結果到今時今日都沒有回音。

軍營
同在石崗,解放軍軍營不可碰?

露天貨倉地帶
同在石崗,廢車場和露天貨倉不可碰?

議員,無論區議員或立法會議員,面對這樣明擺着的迫遷事件,無論從居住權、程序公義、生態保育、保護本地農業都有很多文章可以做,但至今未有任何一人真的跟村民站在一起,每次總是以嘉賓的姿態說些故作激昂的話,過後無影無踪。五月十四日立法會公聽會,有議員事先表明有興趣跟進開放解放軍用地的建議,並說不少泛民議員都會出席公聽會為村民追究此事,結果曾蔭權那邊廂在答問大會闖了禍,廣深港高鐵的立法會公聽會即時變成雞肋,最終議員只來了五、六人。

●廣深港高鐵的特質
特區政府從不敢說明,花費四百五十億公帑的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是一項明顯地傾向於富裕階層的基礎建設﹝其實港鐵宣傳片已經呼之欲出﹞,反而中大的楊汝萬教授比較坦白。他在交給立法會的書面意見中說:「高速鐵路省時、高運量、穿梭於大城市的特點,無疑對一般旅遊人士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對商務、行政旅客來說更是個上佳的選擇。特別是高速鐵路能有效替代600-800 公里或以下的飛機航程,允許商務旅客進行即日來回的行程。而在大珠三角區域,可通過廣深港高速鐵路構建『一小時生活圈』,極為便利大量在珠三角投資的本地和國際企業和商家。因此,車站的選址,宜以便利大部份目標客源為條件。中環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但基於實際用地的考量,以及考慮到西九龍將與中環和尖沙咀的行政和商業中心以至全港鐵路系統有完善的接駁,而且西九龍也是未來城市發展核心之一,因此西九龍是廣深港鐵路香港段總站的理想地點。相反,北區遠離行政、金融和商業中心,難以吸引商務旅客的使用;也對抵港商務旅客構成極度的不便,甚或加重北區交通系統的負荷。國際上也缺乏相近的發展案例。」

車站和車廠
綠圈是西九車站,藍圈是石崗車廠。

政府和港鐵現在總以拖慢車速為理由反對在新界西北設站,其實是再次以技術問題迴避了基礎建設的公義問題。高鐵目標乘客是集中在市區的高級行政人員和商人 → 車站要設在維港兩岸的市區 / 新界居民不是目標乘客 → 新界不應設站,以免減慢車速 / 市區有價值,新界土地沒價值 → 車廠不能設在市區,要設在新界。這套邏輯的結果是,有效益的車站放市區,沒效益的車廠放新界,因為新界地方夠賤,人也夠賤,市區豪客坐高鐵的環境成本,要由新界人、特別是石崗的居民「埋單」。這是什麼道理?

除了楊汝萬教授,另一個說話坦白的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他一開始便表明反對興建高速鐵路,因為這只能節省有錢人的時間,他又說,看不到政府有意讓步,如果最終行政會議不聽民意,將來更激烈的抗爭是由他們引起的。

●村民自救與支援組
我不是第一次聽到梁國雄這樣說,但這是事實,政府賴皮拒絕與市民一起修正不公義的規劃,最後特首拍板、立法會財委會在保皇黨支持下撥了款,他們就會發動宣傳攻勢說村民阻住地球轉,甚至繼續謊稱一早諮詢了市民。被壟斷輿論與現實愈來愈遠,現實是,村民從一開始被欺騙、被苦害、被迫至走投無路,除抗爭外別無他途。站在這令人心痛的十字路口,我們可以做什麼?

菜園村南向北
從接近錦上路的南慶西路望向廣深港高鐵車廠選址,大部分是農地、果園和農舍。﹝柏齊攝﹞

菜園村北向南
從錦田公路望向港鐵車廠選址,眼前所有房子,除右邊的解放軍大樓外都要拆毀。﹝柏齊攝﹞

村民要自救。我們一些與村民共同進退的支援者,正策劃一系列的活動,希望更多朋友加入我們。日前我們請來攝影師柏齊和謝至德進行一項高空拍攝工作,由於錦田石崗一帶全是平原,亦無高樓,所以我們特別租來一輛高空工作車,在不同角度拍攝石崗菜園村。吊臂緩緩升高,我更深刻地了解何謂家園──每一塊土地都經過細心和長年累月的經營,樹都是飽滿的,還有一塊又一塊撒滿汗水的田地。這是石崗地區僅剩沒有被廢車場和露天貨倉糟蹋的土地。在此關鍵時刻,我們已開展了對這片土地和村民的生活史的考察,也會策劃單車導賞團和其他改善社區設施的活動,敬請留意和參加。

IMGP8032
從高空升降車拍攝菜園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