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兩種報章歪讀法

廣告

廣告

經濟日報一

在早前一個關於六四的論壇上,評論人梁文道講了一故事:東歐的學者如今在研究共產黨執政時期的本國歷史時,都不得不變身成偵探,因為所有出版物都經審查,照字面讀不會知道真相,卻要着眼於因刻意迴避和刪減造成的彆扭的空白,才能反過來摸出歷史的線索。

最近愈來愈多人提倡以「歪讀法」閱讀香港的報紙和電視新聞。初入門者都知道可按新聞的篇幅和排序讀出傳媒機構在「河蟹光譜」上的位置,本文再跟大家分享兩種「進階歪讀法」。

首先是「歪讀繕稿」。繕稿的目標在於混入原來的新聞版面,令有特定立場的文章被讀者誤作新聞。繕稿從來都有,但過去的報章戒心較強,總會以各種方法令繕稿「現形」,例如排版方式不同或列明是廣告。最近看報紙,發現繕稿混入原來新聞版面的程度已經大幅提高,時間的配合亦極盡心思。六月五日《明報》第十一頁和《星島日報》第十三頁的上半版,刊登了港鐵兩篇一式一樣的繕稿,第一篇是〈西港島線2014年通車 多通道 升降機 行通西區〉,第二篇是〈「社區鐵路」3分鐘到港大〉。這半版膳稿有兩個特點,一﹞繕稿以該報一貫格式、鮮色和字體排版,極難察覺跟其他港聞版的分別﹝明報和星島的排法略有不同,筆者未有查證是由報章廣告部負責排版還是港鐵公關公司自己排版﹞。二﹞刊登日期配合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六月四日的討論,由於西港島線的造價急升,議會在六月四日的會議上猛烈抨擊港鐵。兩報在六月五日分別用了五、六百字報道會議內容,港鐵公關選定繕稿在同日見報﹝明報甚至刊在同頁﹞,令「正面報道」的篇幅登時超越財務安排的爭議。整個繕稿版面只有右下角七隻小字提示:「資料由港鐵提供。」港鐵高層想必對這次公關操作甚為滿意,報章以高價賣出版面也袋袋平安,但容許繕稿魚目混珠到這種地步,就是引人歪讀,不再認真看待新聞。

第二種是「歪讀消息人士報道」。近年的香港報章,每日加起來起碼有幾十條「消息人士」提供的「新聞」。做記者的都知道保護消息人士,早前《紐約時報》記者寧願坐牢也不披露消息人士的身份,但不是所有消息人士都值得或者需要受保護的。有些消息人士根本就是建制中的權力核心,要「披露」的資訊也不是逆反建制的話,他們只是借助「消息人士」這個煙幕,為建制在輿論中佔據多一個發聲的位置。再用港鐵的工程做例子,零九年五月廿八日《經濟日報》第六頁有一組報道,頭條是〈高鐵全速建 動用9鑽挖機創紀錄〉,跟稿是〈菜園村居民反對 工程添憂〉。記者報道:「據可靠消息透露,港府將配合中央全速及加快高鐵香港段的建設,會破天荒動用9部大型鑽挖機興建高鐵的行車隧道,希望施工時間縮短。」﹝上圖﹞跟稿則說:「廣深港高鐵工程最大阻礙,相信是石崗菜園村的收地問題……消息指港府明白居民訴求,但鐵路現時定出的走綫是影響最小,並會按法例向居民賠償,最終依法行事收地。」﹝下圖﹞

經濟日報二

以「可靠消息透露」港鐵用九部鑽挖機起高鐵隧道,有點過火﹝overact﹞吧。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這個來自政府的可靠消息﹝當然可靠,因為這個人就是負責拍板的官員﹞是借「九部鑽挖機破健力士紀錄」的噱頭,令跟稿〈菜園村居民反對 工程添憂〉可以見報,達到抹黑政治對手﹝菜園村村民﹞的宣傳效果。記者得到高官親自接見放料,受寵若驚,連核實的功夫也忘掉:「消息指,菜園村村屋絕大部分建於政府土地上」,記者原文照錄,不向菜園村的村民求證。實情卻是,菜園村的村屋,大多是建在私人擁有的農地上﹝菜園村關注組幾個月前已做了調查﹞。

《香港經濟日報》為何會如此重視這組無甚看頭的「可靠消息」?筆者沒可能知道。這裏只提供兩項材料給讀者參考。一﹞主理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事宜的政府官員是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邱先生加入政府前是《香港經濟日報》的執行總編輯。二﹞六月八日城市大學公布了一項民調結果,只有一半受訪者曾聽聞今年年底就要動工的廣深港高速鐵路,曾聽聞的受訪者中,僅有3%認識高鐵規劃的諮詢過程。負責研究的學者批評政府的諮詢顯然有所不足,「受影響的人士亦苦無途徑表示對項目的意見和討論當中的潛在問題」。這則對港鐵和運輸局不利的負面新聞,翌日共有八份中文報章報道,但十日前才用一大版報道廣深港高鐵規劃的《香港經濟日報》,對調查結果隻字不提。

歪讀新聞的流行度是跟傳媒公信力成反比的,希望香港新聞工作者好好珍惜市民剩餘的信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