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先玩6四,再玩七1,玩殘金盾,再玩綠壩?

廣告

廣告

我寫了三篇「如何繞過中共的防火牆」及三篇「如何玩殘中共國的網官人員」,其實都不是具體的技術而是方法和思路,針對的其實是任何用關鍵詞用作過濾「不良及敏感內容」的原理來使它失去欄截訊息的功效。讀者要再思考如何把我提出的方法應用在實際上,我看到中共金盾工程一巨大弱點就是以小量的伺服器來檢查大量的訊息及內容(於是中共及香港基督右派輔以揭發不良內容有獎制度),於是思路便是如何加重審查系統的負擔,令小小的審查變成漫長無休止的智力對抗,最終被迫屈服。要是有黑客能寫出動態網頁軟件,針對被審查的內容及方式,每次都提供不同的資料給審查伺服器,則金盾工程將形同虛設。因此中共針對此弱點開發出綠壩,把審查所用的大量運算成本用法例強行轉移到用家身上,如果審查的成本為原來的一千部,但用家都不能投訴國家的金盾工程,因為軟件是商業開發的,所有問題都是軟件商「出錯」而已,和國家沒有關係;另外,審查的打擊面由整個中國變成個別網民,於是它甚至可以在金盾工程對個別商業機構及政府部門網開一面,一方面可以繼續用互聯網來發財,一方面可以在個別用戶層面控制他/她在電腦上的一舉一動。既然是在個別用戶層面實施審查,則審查的針對性可以大得多,甚至可以在特殊用戶依國家要求審查不同的內容,如用家是農民就更重視車輪功,如果用家是大學生就更重視民主、自由;而軟件還可以有學習的功能,例如透過收集各用家用不同的搜索方法找到被查禁的內容作統計分析、甚至提出一些策略(如知道中共可以用中A共,中B共,中C共來代表),然後再在互聯網上互通訊息比較成效,再隨機修改審查策略拿用家來做實驗。如此就成了中共國版的天網,一個有部份人工智能去針對不單是被審查的內容,而是用家在互聯網或者在自己電腦上的反動行為的怪物。同時,中共國可以把收集到用家行為資料價高者得來支持綠壩的開發及研究工作,而商家可以用審查的內容來要脅中共,對付競爭對手及任何它不喜歡的人,於是中共官方成了商業勢力的附生物。錄壩成了一個不斷衍生的生命體。

對付它的手段很簡單,第一不用微軟的瀏覽器,第二甚至不用不用微軟的作業系統,第三全球網頁合作,拒絕綠壩的連線,原理很簡單,在網頁中加入一個程式,故意傳一些明知會被審查的內容,然後再由此程式用MD5/SHASUM或自創的方法去檢查內容是不是完整,一但內容和傳送的「敏感內容」不一樣就拒絕連線並列入黑名單(或者自動把資料送給黑客,黑客可用此來癱瘓綠壩總公司甚至中共國國防部)。當然也可以專針對被查禁的內容用程式動態產生網頁,因為綠壩目前版本只能針對固定不變的網頁來學習,一但網頁內容可變,它目前的分析系統就失效。

七月一日以後,我提出的六四可以表達的方式將會在數月內失效:
63+1, 62+2... 1+63 或者
六三+1,六二+1....一+63;
六三加1,六二加2....一加63;
六三加一,六二加二....一加六三;
陸拾3+1,陸拾2+2.....壹+63;
陸拾3加1,陸拾2加2.....壹加63;
陸拾3加一,陸拾2加二.....壹加陸拾3;
六3加1,六2加2....1加六3;
陸3加1,陸2加2....1加陸3;
陸拾3+1,陸拾2+2.....壹+63;
陸拾3+一,陸拾2=+二.....壹+陸拾3;
六3+1,六2+2....1+六3;
陸3+1,陸2+2....1+陸3;
(未算簡體及簡繁並用,亦未算運用減法的話)

還有8*8,8乘8,八乘8,八乘八,八*八;
及7*9+1, 七*9+1, 7*九+1, 七*9加1, 七*九加1,七乘九加一,七*九加一,七乘九加1
及2*31+2, 二*31+2, 2*三一+2, 二*31+二, 2*三一+二, 2乘31+2, 二乘31+2, 2乘三一+2, 二乘31+二, 2乘三一+二, 2*31加2, 二*31加2, 2*三一加2, 二*31加二, 2*三一加二, 2乘31加2, 二乘31加2, 2乘三一加2, 二乘31加二, 2乘三一加二, 2*三1+2, 二*三1+2, 二*三一+2, 二*三1+二, 二乘三一+二, 2乘三1+2, 二乘三1+2, 二乘三一+2, 二乘三1+二, 二乘三一+二, 二乘三一加二, 2乘三1加2, 二乘三1加2, 二乘三一加2, 二乘三1加二, 二乘三一加二...
之後是60,58,57,56的各表達式,太多寫不完(未算簡體及簡繁並用,及再運用減法的話)。

我寫的時侯也曾經想過,要是我的文章被中共看了又會如何呢?我絕對不以為它會立時大徹大悟,痛改前非,中共就是中共,六十年不變,因此情況只會更壞而不是更好,只待一天火山爆發,就算不在今天也不會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