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80後.改變.獨媒五周年

編輯室周記:80後.改變.獨媒五周年
廣告

廣告

獨媒編輯室,又因為高鐵亂作一團,現在又吹雞1218包圍立法。作為後援,只有幫忙補位。

上周,去了兩趟反高鐵動員,分別是1129的遊行和1203的倒米立法會圍觀,結果被建制派與功能派主導的工務小組,還是通過了天文撥款,感覺已經不能以憤怒來形容。

PPRB的報復

1129的遊行,迫爆了整個東角路的行人專用區,但如此大的議題,再多十倍的人都嫌少。大家圍著立法會轉、集會,然後部份人急腳走向政總,我跟著大伙一起走。其實到那裡做什麼呢?自己也不太清楚,我想大部份衝上來的都不大清楚,只隨著感覺走。出乎意外地,大家順利搬開政總鐵馬,坐到玻璃門前。陳景輝說,這次勝利了,但在集權的社會裡,就算攻進了政總,又可以怎樣?

高高低低的權力層級都在自我保護著,官與商的勾結,立法會建制與功能的互扯猫尾,執法者也是。聽說警察公共關係科 (PPRB, Police Public Relations Branch) 的沙展發火了,怕要孭黑鑊,在現場抓住陳巧文等人不放,還破壞與示威者的協議,在幾個女生在收拾背包時著保安清場,女保安乘亂地以踢腰的方式襲擊 Bobo(她是負責與警方溝通的);事後警察還向各大媒體以「點名起底」的方式,把幾位天星時絕食的搞手資料交給電視台,結果有線與 Now 在第二天,不約而同地報導:1129清場時,沒有一位是菜園村民,搞手都是天星皇后的示威者,並在八十位留守示威者中,點了三四位皇后示威者的名字,暗指他們都是專職搞事份子。一小撮搞事份子的想像,永遠是權力合理化暴力的借詞。

不過,這種謊言,很快不攻自破,接下來幾天的動員,主角都是一批生面口的80後。

80後.改變

1203中午跑到立法會喊口號,雖然明知功能和保皇黨當道,很難阻撥款,但這自發的集結,是一種集體力量的宣示

看著一張張孩子臉,嗅到了皇后清場前氣氛,同一樣的權力格局,同一樣的嘶聲力歇地保護一片天地、一段情、一個香港故事。

看到了希望

在國內,80后是民族主義的擁護者,在香港,他們是權力懷疑論者的孩子,他們的父母輩,目睹了權力的血腥,卻別無選擇地服從於既有的權力結構,甚至為了生活而與「魔鬼」交易,以儒犬和無間道的精神委屈求存,極力保護孩子免受傷害,但孩子卻感應到父母的惶惶不安,當他們能自立地走出來,他們較上一代更敢於說出對與錯

當然,我也擔心幼嫰的心力會被霸道的權力絞碎,但這零碎的心會化為種子,遍地開花。這是一場磨練,而借梁文道一句話,時間是在你們那一邊,就讓大家努力不息的耕耘,總有一天會打破這僵局。

獨媒五周年.boxing day 派對

其實今年是獨媒成立五周年,本應好好慶祝,但設計五周年 stickers 的編輯花苑,搞了一大堆反高鐵的貼紙,網站的還未起貨。本來一直說要搞媒體工作坊,曾拍心口說負責組織的朱凱迪,卻無法分身,儘管公開宣傳了,編輯群裡的精力都導向菜園與反高鐵,12號的工作坊難產。陳浩倫花了差不多半年籌備的獨媒讀者調查2009,無聲無色的淹没在反高鐵的戰訊之中。網站編輯會,大家都沒有意欲開。

不過,獨立媒體的特約記者團隊算是成形了,稍後會向大家自我介紹。

原定 boxing day 要搞五周年派對,希望大家能交換與獨媒相關的故事與禮物,我想不至於取消吧,若有興趣,大家請於十二月廿六日晚,到富德樓一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