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愛滋病疫苗有突破的真相+諷刺小故事

廣告

廣告

之前我曾寫過有關《愛滋病疫苗有突破?恐又是數字騙局》的文章,對那最新型的疫苗提出種種疑問,不過那時由於正式報告尚登出,未能完全確定當中的問題所在,要到10月22日AIDS Vaccine 2009會議開始後,完整報告(見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或RV144 Press Release)才出來,才能真正確定那個實驗其實並沒有採用嚴格的雙盲對照方法,說清楚一點就是受試者在注射疫苗後並沒有故意注射真正的愛滋病毒以測試愛滋病疫苗實際的功效,反而採用「群體研究」(cohort studies)的方法(在"流感針與達菲有效防止豬流感?信仰多於科學的迷思"也曾提過這個問題),讓那些所謂感染風險相同的兩類(真疫苗與對照組,大部份人都可以說是低風險)受試者自由的在自己的社區自由活動,研究機構只提供預防愛病的建議及及提供安全套,再在3年後統計兩組人士愛感染的情況,得出疫苗有達30%的預防功效。

以前我也己寫過,這種研究方法問題多多,最致命的是在安全套、個人行為等因素的干預下,我們根本不能分別出是疫苗真的有效,還是因為大部分人使用安全套或不作危檢行為所導至,另外兩組受試者的實際感染率只相差不足0.3%,可是研究人員卻採用了「相對」的計算方法(0.6222% vs 0.9027%或51/8197 vs 74/8198),把結果說成相差31.2%,接著移花接木地把相差31.2%的結果說成等同於疫苗能保獲31.2%的接種者免受愛滋病毒感染,還說現在31.2%還不太理想,要去到70-80%才行(見For the First Time Ever, HIV Vaccines Show Promise in Preventing Infections),犯了概念扭曲的邏輯謬誤。

我不知道那些專家是出於真誠的無知、自己騙自己、還是故意誤導公眾,騙取名利,但傳媒對於傳播這些不合理的理論卻擔當重要角色,公眾的無知則為這個問題火上加油,不過這個專題很大,還是在另一些文章再詳談吧。

在全球之聲"愛滋疫苗新突破?一文中也可以找到對此實驗持各種不同看法的意見。

(文章中所有的網站連結請至原文看: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

其實要批的早就在已經批完了,不過為了更全神的諷刺上述的事件,也為讓某些「現代醫學理論的信徒」可以清醒一下,特作了以下的故事:

-------------------------
衣學磚家:報告長官,我們在軍隊專用防具研究上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以後就更能有效對付那些在阿富汗的恐怖分子。

美國軍官:太好了,那究竟是甚麼樣的新發明?

衣學磚家:過往我們曾研究過「鐵衫」及「布衫」,發覺沒有甚麼保獲效力,但當我們將兩者合併,變成「鐵布衫」,卻出現意想不到的結果,能把防衛力提升31%以上。

美國軍官:竟然如此神奇,你們是如何進行實驗的?

衣學磚家:我們得到16000多名註守在阿富汗的自願軍的合作一同參與實驗,軍人的年齡、訓練質素、裝備、註地受襲風險皆相約,分兩組,皆有8000多人,並被分為穿了「鐵布衫」的實験組及穿了普通衫的對照組,而軍人並不知道自己所穿的是不是真貨,之後我們就觀察那些受試的軍人達3年,統計及對比兩組軍人的死傷人數,其間我們提供軍人防彈衣及減少受襲的行軍建議,並為死傷軍人提供免費醫療及安葬服務,可以說我們的實驗既科學嚴謹又符合人道精神。

美國軍官:為何不直接拿真槍實彈對「鐵布衫」進行測試?
衣學磚家:因為有道德問題,對一件沒人穿的「鐵布衫」進行攻擊不會確切的結果,對穿了「鐵布衫」的人攻擊又有機會威脅軍人性命,所以只好等恐怖分子為我們進行實戰測試,這樣我們就不用親自攻擊,只需向軍人提供軍備及諮詢就行了。

美國軍官:那實驗結果又如何呢?

衣學磚家:3 年後,穿「鐵布衫」的那組軍人共51人戰死,而穿普通衫的那組軍人共74人戰死,比穿「鐵布衫」的那組軍人死多23人,死亡率分別為0.6222%及 0.9027%,很明顯實驗組的死亡率比對照組少了31.2%,證明「鐵布衫」的確能把軍人對恐怖襲擊的防衛力提升31.2%。

美國軍官:「鐵布衫」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威力強大的防具,這個發明實在激動人心,振奮了我們美國人消滅恐怖分子的決心。

衣學磚家:不,31.2%的保獲力還不能滿足,要把「鐵布衫」的防衛力提升至70-80%才行,我們需要更多研究經費才能繼續開法及強化新一代的「鐵布衫」。

美國軍官:這應該無問題,我相信「細界為生」組織的磚家都會欣賞我們的研究成果,向國家爭取更多經研究經費應該是輕移易舉的。

結果就正如那位美國軍官所言,「細界為生」組織的磚家對「鐵布衫」大加讚賞,而衣學磚家亦爭取到更多的研究經費,而各大少媒體都爭相報導這次實驗成果,很多有人對可以消滅恐怖份子的前境充滿希望,但亦有很多人擔心美國的軍事實力會將變得更強大,使國際軍力量失去平衡,可能會使美國單邊主義重現,反威脅世界和平,也有人質疑那些「磚家」所做的實驗,指其不可信,但這些意見卻是屬少數。(完)
-------------------------

只要想清楚,就知道「衣學磚家」的實驗究竟有多大問題,死亡人數相差太少,統計意義不大,軍人的死亡率可能會受防彈衣、行軍策略正確、恐怖分子的錯失甚至幸運所左右,在未排除上述因素影響的情況下,無法準確判斷較少死亡率準確判斷是否真為穿「鐵布衫」所導致,而從不足0.3%變成31.2%,再由死亡率差距變成防衛力差距更是犯了概念扭曲的邏輯謬誤。

至於所謂的道德問題只不過是轉移視線的技兩(疫苗研究人員雖沒說出這點,但其做法的理由卻是相同的),如果一個具有決定性關鍵的實驗因有道德問題而不能進行,即使因此一時無法得判斷某些事情的真偽並沒有問題,道德的價值也是很重要及有意義的,可是我們不能因此而使用那些符合道德卻不符合科學、充斥多種漏洞及邏輯謬誤的實驗去證明一個命題的真偽,那只會製造更多錯誤及問題,比較理想的做法是對這類命題不妄作判斷,以免講多錯多,「錯多」了也未必有助於解決問題。

當然在受試者自願知情(明白實驗風險)的情況下把致命物質注入其體內來進行實驗是否道德的命題是「價值觀問題」,不能說真假,這樣做合不合符道德其實是很有爭議性的,在這裡就不詳述了,就交給大家思考一下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