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周記:JU媽﹒反高鐵﹒獨媒5週年

廣告

廣告

在大學時代,曾到韓國當上交流生。除了在Campus上課外,印象較為深刻的是參與當地的反對美軍機地擴充集會以及反FTA遊行。韓國人集會的形式不但徹底改變了我平日對遊行和示威的印象,當韓國朋友述說南韓政府為了協助美國擴張軍事版圖,不惜以各種暴力去迫使居民離開家園時,我從他們的眼神中能感受到家園被毀所受到的傷害與痛苦。同一時間,我從朋友及網站得知天星事件。一班朋友為了止政府藉著發展摧毀我城的文化與歷史,不惜以身軀阻擋推土機阻止工程的發生。無論身處的或是出生的地方,眼看每位朋友走出來捍衛自己家園的同時,亦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何謂擔戴,從中更軀使我去思考自己的身份以及我與香港這個家的關係。再者,人在異地,自然會對成長的地方有所懷念和珍惜。於是,在回港前便自薦加入編輯部,希望讓我這個社運界的新丁能找到界入社會和政治議題的方向。

我不擅寫作,亦不懂得畫畫,但我有的時間、力量、思想及觀察事物的眼光。有說,參與社會運動的人是激進,廿多歲參與社運的更是出於反叛。母親在電視中看到我參加11.29反高鐵示威後痛罵我「群埋班壞人」,而朋友看到我的facebook 相薄裡參與遊行的照片時(反高鐵、七一等),就被label為「遊行戰士」、「激進女子」。事實上,對於示威,我從不盲從。身處在廿多歲的群體裡,我參與的只不過是消費文化以外,一些早已被認定為群體以外的,而我認為是正確的事。這幾年來參加了大大小小的遊行示威,在寫畫橫額、呼喊口號、衝擊防線、歌唱社運歌期間,體會到政府為求達到目的而使出的卑賤手段,感受一種主流媒體沒報導的社會不公義情況。我們的朋友Ju媽,就08年1月13日爭普選遊行時發生的「襲警案」上訴失敗,在聖誕節前被高等法院判即時監禁至完成餘下約七周的刑期。我在天星認識Ju媽,至今已3年。Ju媽一直協助受市區重建和高鐵影響的舊區居民四出奔走,為香港社會出心出力的一個好人,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被起訴、進監牢。公義未能彰顯,當權者更無法無天的以司法制度將異議聲音打壓,令人髮指。

今年,六四廿年、反高鐵、政改,甚至最近的零八憲章,青年參與社會運動被傳媒廣泛報導。有關青年運動的討論,可參考來!為青年處境作個盤點與前瞻,特約記者易汶健率先梳理自身的經驗,速寫現今的青年狀況,為往後討論的青年運動構思討論的框架。關於特約記者,這是獨立媒體5週年最新成立的團隊,當中包括獨立媒體網的編輯、長期撰文的作者、曾參與媒體工作坊的朋友等等。日後團隊成員將採訪各個重要的社會,提供更多民間報導,而青年系列報導就首第一炮。

說起高鐵,還有8天,會議又再召開。關乎日後生活的重要事情,你沒理由不請假到立法會門前高呼「反高鐵﹒停撥款」吧﹗至於本星期六,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公共空間舉行「This is our land! 80后青年反高鐵放映會」除了反高鐵短片放映和宣傳品展覽外,中午時份會包場欣賞《阿凡達》電影。放映將設部份名額免費贊助中學生。至放映後更設有討論環節,關心未來的你不容錯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