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不要把所有的人趕到對岸!收回高鐵西九方案

廣告

廣告

昨天二時許便到了立法會。每到示威現場,我總會好奇的先到另一邊陣營觀察。不是因為要窺伺「敵情」,而是想要明白,到底是什麼的原因,會把這些朋友推到我們的對岸。正如面對冷漠的路人在遇到苦行者時刻薄的評語「食飽飯無事做」一樣,我從不會用懷疑的眼光來檢視他/她們,然後說:「都係收咗錢。」無論他/她們舉起的標語看起來是如何的自相矛盾。

許是早到了,阿迪在游手好閒沒事做,他說:「都用不着我做了!」他身後是「80後」的華欣與一名我不認識的朋友在搬枱和掛banner。嚴寒、陰天,陸續到場的苦行者,灰塵滿面。不敢打擾,我只在旁默默的看着他或她熟練地把墨綠色背心穿過頭上,「反高鐵」三個白色大字便貼服的掛在胸膛。這種墨綠色我好記得,天星時我們也一樣用過。

同樣似曾相識的是報章的頭條,「反高鐵攻佔立會 五萬人誓阻投票 警高度戒備 」(太陽報);「高鐵今表決泛民數十問迎戰 」、「包圍立會前夕 官稱查元旦遊行女警遇襲 重案上門陳巧文質疑施壓」(明報);「萬人圍立會前夕警上門找陳巧文父母 快樂抗爭vs白色恐怖 」(蘋果日報),加上苦行者圖片,儼如當年反世貿時東方日報頭條「韓戰爆發 警民肉搏」(2005年12月14日)翻版。無論輿論或正或反,傳媒「等看戲」、甚至編導劇情、安排主角的操作如故。先是菜園村,接着是八十後。如何建一條合乎民生利益的鐵路,擺數據、陳觀點,這問題太深了!於是跟政府一樣對人不對事,把假矛盾掩蓋真矛盾,堆砌出你死我活的緊張劇情,為無從參與抉擇的香港市民補充一點社會投入感。

不是帶口號、走前線的料子。社動之中更關心的是個人。於是昨天把David Edwards的The Compassionate Revolution: Radical Politics and Buddhism帶在身上,與朋友逐頁逐頁的讀,在澎湃之中開出一小片平靜的空間。時間還早,k拿着banner走過,便坐下來一起讀。我問:「你今天心情如何?」話還沒有吐出來已眼濕濕:「傷感。」是的,無論在網上預習了多少遍,從MV到詩歌、從標語到圖畫,都在勉勵大家的勇氣與堅持。這天的財委會投票結果雖是未知之數,但功能組別的永刼回歸,大家都深知肚明無論累積了多少次小勝,努力最後還是會化為烏有。不是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如羅永生所言,「致命的認真」底下,快樂的抗爭是漫長的苦行。

點滴的改變還是以人傳人的方式產生着微妙的改變。例如在我與另一名友人讀書的時侯,一位中年朋友站在我們身邊好奇的看。然後他上前問,這是一本怎樣的書?然後他繼續用普通話告訴我,他來自深圳,今天特地要來一看是因為在元旦大遊行裡得悉有反高鐵的示威。然後我們一個用普通話一個用廣東話把書頁讀完了。然後他說中國的民主就要靠香港了。而他留在紙鶴上的願望是「中國民主」(大意)。剛滿七歲的鄰家小女兒,也來參加苦行,她從k的手上接過了種籽,在隊伍裡她是最小的一個,非常專注,表現出平時沒有的安靜。當看見前面的哥哥沒穿鞋子,也嚷着要把鞋子脫掉。只要把時間和空間都放大,我們還是有值得快樂的理由的。而嘉年華的社區經濟,更在示範發展不只有一種模式!

但快樂與澎湃餘,我還是不禁會問─要是憤怒的人群裡有一人,只要是一人(無論是那一方)執起一只雞蛋,擲向立法會,那後果是什麼呢?胡椒噴霧、催淚彈、更多的雞蛋?而擲雞蛋的力度和身影,又和扔石頭和汽油彈距離有多遠?當各種煽動的頭條在隔岸觀火,坐在駛往中環的緩慢的電車上我百感交集。苦行之所以動人在於─我明明是可以把我們的憤怒連同你的無理回敬給你,然而我們卻選擇了以損害自己的方式來替你受罪。快樂與苦行看似自相矛盾,說這場運動讓人看見了慈悲的成份亦正在於此─慈是「與樂」、悲是「拔苦」─比同甘共苦還要損己利人一點。社會矛盾已在臨界點,在這邊的我們努力以非競爭的邏輯來想望我們共同的未來,但那些A1頭條和80後分析家卻仍在忙於所謂的世代解讀,重案組竟忙於把陳巧文拿去調查!

有建議便會有異議,但政治不同於辯論比賽的是,修辭與詭辯的目的是要鞏固己方的觀點,最終雙方越走越遠。但在社會裡的「我們」,沒有辦法一拍兩散,無論誰勝誰負的結果還是要一起承受的。葉蔭聰說高鐵是大地上的一度傷痕(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4961),它更深深地割裂出我們的社會鴻溝─世代之間、城鄉之間、政黨之間、貧富之間、有票與無票之間……1218動員了二千人、0108動員了八千人、0115只會把對方推到更遠的對岸。當所有人都走到自己的對岸,社會撕裂的後果,到底由誰來付呢?「慈悲」二字,在我們的這邊算是勉強做到了。但願在隔岸的你們,也能以「喜捨」相應。因此,我鄭重地呼籲:

收回高鐵西九方案,避免社會撕裂!

-----------

慈- 與樂,觀想眾生得到快樂
悲- 拔苦,想眾生遠離苦惱
喜- 想眾生離苦而心生喜悅
捨- 寃親平等,一視同仁
(~ 印順導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