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K.T.:廢除功能組別不等於廢除特權

K.T.:廢除功能組別不等於廢除特權
廣告

廣告

在今次的五區公投運動中,無論是發起的公民黨和社民連,還是其它支持普選的民間組織不約而同以批判功能組別為宣傳重點。在不同組織的宣傳品中,其主要內容都包括這一項:羅列各項遭功能組別否決的民生議案。似乎大家槍頭一致,以狙擊功能組別感召選民投票,但本文會指出這種策略的不足之處。

反對功能組別還是反對分組點票機制?

各類刊物均以表格形式,集合功能組別所否決的議案,來突顯議會不公。不過細心一看,這些議案都是呈現:「即使全體過半數立法會議員贊成該動議,因功能組別過半數議員反對或棄權,在立法會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分組點票機制之下,這些動議依然遭到否決。」然而,在邏輯上這只證明了分組點票機制的邪惡,而非功能組別的十惡不赦。因為連功能組別議員在內,是有佔全體過半數議員贊成這些有利民生的議案,故此很容易遭反駁:是不是取消了分組點票制度,就可以保留功能組別呢?因為功能組別內也有贊成這些議案的議員啊!一些人會進一步說,功能組別也有民主派議員或「獨立」議員,不盡是保皇黨。故此,公投推動者必須說明,人大釋法早已一錘定音,將功能組別連分組點票機制一併保留,故此,廢除功能組別有包括廢除分組點票機制的意思,這樣解釋才清晰,但暫時 各項文宣只是將分組點票機制作為引子輕輕帶過。沒有點出分組點票機制是有為功能組別畫龍點睛之效。

廢除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制度後又如何?

現時民主派對廢除功能組別的強硬姿態,部份始源於反高鐵運動。當時組織者認為部份功能組別議員有利益衝突之嫌,要求他們在表決時避席不果,故此之後的抗爭升級至「功能組別滾蛋」,將火頭燒到所有功能組別議員上。但其實高鐵撥款是無須分組點票的,若要的話,高鐵撥款便會因得不到地區直選過半數議員同意而遭否決。因此,正確來說,現時立法會分組點票機制的主要作用在於,阻擋民主派議員的私人草案得到通過,但只要民主派繼續在現時比例代表制下的地區直選取得多數議席,功能組別議員提出的私人草案也會被民主派所攔截,分組點票機制可以是雙面刃。

例如,若果張宇人單人匹馬提出最低工資二十元的私人草案,極可能遭地區直選組別否決。故此,這些議員也無法在現行的分組點票機制下,無牽無掛地推行自己理想的議案。這些商家的代言人唯有在議會以外盡一切方法游說和攏絡政府,然後藉著政府議案無須分組表決的機制,通過合乎他們心意的議案,這才是官商勾結在立法會實質的表現形式。一項不利民生議案的誕生,大部份過程不在議會內發生,而且通常由政府而非功能組別議員提案。功能組別議員在立法會做舉手機器,只是展示特權的形式,而非特權本身。

功能組別議員的特權,並非指議會有一議席及有按掣機會那麼片面,也不是指他們自動當選或沒有足夠的選民基礎,而無須向普羅大眾負責。選民基礎不足固然是事實,但只是形式上民主成份不足,並不能完全解釋維護商界的功能組別議員與政府的共生關係。我們真正要打倒的,是這種共生關係,而非某些特定議員或一種特定議會制度。

這種共生關係是怎麼樣子的呢?這並不容易描述,因為是關係千絲萬縷、環環相扣,所以沒有確切答案,但仍有跡可尋。那些用來做箭靶的功能組別議員,可以是探索的起點。我們來做一些資料搜集吧:他們除了議員身份外,還有什麼其他身份呢?看看他們有否在行政會議、各委員會、大學有一官半職;或者在個人業務上,有否成為公司或集團主席、董事、顧問、大股東等重要職位。再看看這些公司在業界內外,有否與其他議員或官員所屬的公司或集團有著關係。

民主派經常呼喊要普選路線圖,其實更重要的是繪製一幅官商勾結關係圖。現在主張廢除功能組別的論述,都集中在他們議會表現不濟或自動當選上,就是捉錯用神。這幅關係圖,是由功能組別議員及官員作開端,逐步追溯至整個業界、跨行業(例如傳媒與電訊、航運與地產)、跨供應鏈(例如批發與零售)、跨社會界別(例如商界和教育界、商界與社福界),用清單方式列出他們或他們公司或集團旗下擁有什麼的土地、物業和股份,以及這些人或集團之間過去至現在的關係(例如同學、師徒、親戚、合作伙伴)。當然延伸太多,這幅關係圖會過於複雜,或牽涉的人太多。但要做到令市民明白,原來自己的日常生活一直只是由少數人所操縱,我相信不難做到,只差在有沒有人願意做一些資料搜集的硬功夫。繪製官商勾結關係圖不能改變什麼,但可以是改變的開始、眾人醒覺的開始。

功能組別消失不等於官商勾結消失

官商勾結關係圖就是要令市民意識到:真正的官商勾結不在議會內,而是在整個社會經濟生產制度內。我們每一天的生活,衣食住行,都在不同程度上被操縱或支配。生活痛苦的根源,並非自己不夠努力向上爬,而是打從一開始,我們已經被一幅天羅地網所包圍,自己猶如黏在蜘蛛網上的獵物。這種說法好像很不可思議,但卻是殘酷現實。自己的生活不由自主,市民遭受剝奪的,不單是形式民主的政治權利,而是整個社會每一位成員(包括自己在內)的生活發展權利。眾人的社會經濟權利由極少數人所掠奪和支配,這些人壟斷經濟生產及公共事業,決定社會資源如何分配。大眾連知情和過問的機會都沒有,利益盡歸他們,自己卻吃盡苦頭,這才是真正的特權。他們擁有官員或議員等尊貴的身份,是結果而不是起點。當然,他們可以藉此身份擴大在社會上的影響力,運用行政手段、議會機制甚至法律來鞏固或增加他們的特權,使他們的地位屹立不倒。

所以,即使特首和立法會以普選形式產生,他們的特權依然會穩如泰山,最多只是沒有這麼方便。他們不能在議會內直接投票,就會攏絡政黨及民選議員,或者乾脆自己參選,利用自己本身社會經濟地位上既有的優勢,來影響選民取態,來確保自己在選舉中獲勝。他們能用方法實在太多了,我只舉一例:大家猶記得一些中資機構強迫僱員簽署支持政制向前走聯署運動的事件嗎?這種借助不平等僱傭關係而施行的壓迫,會在廢除功能組別、實現真普選後消失嗎?

即使這次五區公投運動成功,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制度在可見的未來廢除,其實只代表資產階級的特權,換上另一種形式繼續存在 - 在資本主義社會下,特權從來都建立在經濟制度內生產關係上,免費政治午餐只是衍生利益、或用來攤分利益、或解決資產階級之間矛盾的籌碼和工具,而非特權本源。功能組別一定要廢除,但只是一小步,真正拯救民生、保證民主的康莊大道,還是要由普羅大眾親自開創,而不能單靠投票及將希望寄託於政客上。不過這次運動仍然值得肯定,票一定要投,畢竟名義上是向特權階級宣戰,以後戰役是會接踵而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左翼21」是由一群有志於推動社會平等及進步的朋友所組建的平臺,以凝聚香港的左翼力量,建立和推廣左翼分析及主張。我們將透過討論交流、學習、出版等,介入社會時政,參與和支援勞工運動及社會運動。我們認為,一個理想的社會,必須顧及廣大勞動階級的福祉,維護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消除性別、族群之間的不平等,同時尊重不同性取向群體的權利。這一理想社會,必須依靠群眾自下而上的民主參與和推動,同時需要不同群體透過共融互助來合力創建。

電郵:[email protected]
網站:http://left21.hk/
facebook: bit.ly/left2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