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自由黨抹黑基層 民間團體踩場反制

廣告

廣告

自由黨抹黑基層 民間團體踩場反制 (7.1.2013)
圖:多個團體抗議自由黨抹黑基層

最近自由黨高調要求政府為領取失業綜援設置限期。十一月時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已就此在公開場合狙擊田北俊。結果當天換來的是田北俊展露其充滿銅臭的氣焰:「你地梗係想好以我咁發啦!」昨天在城市論壇,也有青年拒擋樓奴運動成員找自由黨主席周梁淑怡就失業綜援的問題理論。據說周梁淑怡回應不了質疑,唯有「面黑黑」離場。今天(一月七日)下午,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新界北區就業關注組、街工、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職工盟、新來港婦女權益會、關注照顧者社會政策與服務聯席、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協勵會關注綜緩小組、左翼21、社民連等組織不讓自由黨有喘息空間,派人到自由黨總部抗議。雖然抗議的地方是商業大廈,但一行約三十人無驚無險走到自由黨總部外高叫「自由黨可恥」等口號,不知道是否連保安人員也對這個慣了「打壓基層蝦工人」的政黨看不過眼。

錯漏百出的報告

自由黨在上星期出了一份所謂研究報告,企圖證明有不少人濫用綜援。豈料自由黨的報告一出爐,即被網友發現謬論連連(可參考延申閱讀的連結)。自由黨的研究報告的重點在這一句:「持續申領失業綜援2年以上的比例,已升至去年10月的接近八成,而持續申領5年以上的比例,亦告倍增。這反映部分申領失業綜援的人士,或已養成了一種惰性或依賴心理。」

但事實上,以申領失業綜援2年或5年以上的比例來討論所謂濫用綜援就是不恰當的,因為這個數字深受整體領取失業綜援人數影響。如果我們看申請失業綜援2年或5年以上的人數去看,就可發現數字自零九年底起就在下降。

自由黨抹黑基層 民間團體踩場反制 (7.1.2013)
圖:假扮田北俊的示威者配以黑手,以示田北俊最喜歡抹黑工人。另外,自由黨亦因為這次的立場勇奪「歧視基層飛躍大獎」和「黑心大獎」。

無視數字背後的故事

除了胡亂篤數外,更重要的是其實長時間領取失業綜援根本不代表已養成了一種惰性或依賴心理。首先,領取失業綜者本身就要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該計劃內容除了社區工作外,還有訂立尋找工作計劃以至是工作配對等。因此,有人長期領取失業綜援而始終找不到工作,根本不能單以「惰性或依賴心理」去作解釋。以今天《明報》報道的華哥為例,一個中年的地盤工找不回水泥工的工作,但其它行業的僱主又怎會那麼容易起用一個數十年來都是做地盤的中年男子呢?華哥應被當成懶人去看待嗎?我們應像自由黨所言要成立一個獨立的個案覆核委員會去檢視他應否繼續領取綜援嗎?

單看失業綜援的數字根本無助我們了解背後故事。一位組織者也向小弟透露,當一位單親家長的兒女到十五歲時,該個案將被定性為失業綜援。因為這些個案是由單親轉到失業,故可能會被計算成長期領取綜援失業綜援的個案。這些單親家長多年來因為要照顧兒女而未能投入勞動市場,要他們一時三刻找到工作當然不容易。我們是否又要為他們領綜援下一個兩年的期限呢?

轉移視線 挑動弱勢鬥弱勢

老實說,自由黨這建議的冷血程度之大,相信是政府也不敢做的。但自從十多年前社會福利署大肆宣揚綜援養懶人(當年的署長是今天官拜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綜援的負面形象在公眾已經深入民心。在香港的福利體制仍然遠遜其它發達國家,未能保障到基層大眾能過有尊嚴生活的時候,自由黨這樣進一步踐踏低下層只會令福利更加被污名化,這無疑將再窒礙我們對完善福利制度的討論。尤其如果失業問題的焦點被自由黨帶了去失業綜援是否養懶人的話,我們就很容易忘記香港根本沒有為失業而設的福利計劃。失業救濟金或者是失業保險的討論更加無從談起。

自由黨的說法另一「陰質」之處就是它企圖將領取失業綜援的人士和其它基層弱勢對立起來。例如昨天城市論壇上那位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就說:「我地係咪可以接受到一啲有手有腳、有工作能力0既壯年人,一年復一年咁樣領取失業綜援, 褫奪一啲原本只係屬於基層長者同埋弱勢社群嘅珍貴資源?」這樣將香港的福利制度欠完善歸咎於領取失業綜援人士,根本就是挑動弱勢鬥弱勢,基層鬥基層。這種意識若再深化下去,還有誰記得現在的福利保障不足是因為我們的稅制和財政制度根本就是向既得利益者嚴重傾斜?

所以,用行動和文字迅速將自由黨的歪論駁倒是刻不容緩的。

資本家利益萬歲

自由黨一向為資本家服務,乃係眾所周之知事。這個為失業綜援設限的建議也是如出一轍。早前田北俊就在《蘋果日報》這樣為失業綜援設限這建議辯護:「此舉除了可以打擊濫用綜援,令公帑得到公平使用外,也可以釋放一批勞動人力回歸社會,紓緩目前不少行業如醫護、飲食業及物流運輸業等出現的嚴重人手短缺情況。」說到底,加大勞動力的供應,進而減少營商成本才是自由黨的目的。

不過自由黨的政策視野實在差得可憐。因為領取失業綜援者本身已經要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他們長期都要領取失業綜援大有可能是因為他們的技術本身就是被當今經濟結構才排斥。因此,即使設下領取期限也不代表他們能在市場中找到工作。現在自由黨更要求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的人士要「每周5天,每天8小時,全職參與由社署安排的社區工作」。如果這計劃實行了,究竟他們還有多少時間求職?還有多少時間進修和參加職業培訓?

事實上,如果自由黨真的想釋放多些勞動力,不如向政府爭取投放資源在廉價以至是免費的托兒服務,讓要照顧兒女的婦女能選擇參加有償勞動吧。當然,如果要增加公共開支而提供這些服務,自由黨大概又不敢贊成的了。

自由黨抹黑基層 民間團體踩場反制 (7.1.2013)
圖:團體抗議情況

延申閱讀:
林兆彬:必需旗幟鮮明地反對綜援設有領取期限
林兆彬:自由黨有破壞無建設 濫用了「濫用」一詞
CW TSANG:山寨研究無助改善社會:評自由黨反對「濫用綜援」立場
右翼獵人:右膠自由黨圖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