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為何要將美好的事情污染呢?評論浸大學生贊助事件

為何要將美好的事情污染呢?評論浸大學生贊助事件
廣告

廣告

浸大學生組織尋求贊助事件告一段落,按照香港人的即食文化,今日只剩幾响餘音。筆者曾於不同平台道出過自己的觀點,也看過多方面不同觀點,這裡就作出一個歸納,並作分析。

事件可以這樣概括:浸大某幾個學生組織,向本地某一食店尋求贊助學生活動,後來有一熱心人士發現該食店一向勒緊褲帶地慷慨解囊,便發表一則訊息抨擊學生,認為學生們良心泯滅,利用店家的仁慈,欺壓弱小,然後惹來群眾非議,媒體亦大肆渲染,最後學生道歉,並反助食店營運。

那位網名為 Benson Tsang的熱心人士檄文如下:

戰友和明哥在店內閒談期間,他說四月初會贊助一間大學學生party 數十份的下午茶.......等等,戰友聽落唔係好妥,什麼大學.....贊助......下午茶!?詳細問下發生咩事!

之後直接致電明哥,頂!!!!!唔係下麻!原來上月,浸會大學有不同學系的學生,上門同明哥話冇資源,要求明哥贊助三文治、魚蛋同鷄翼比佢地開party的食物!明哥那個率直的性格又不懂拒絕,結果一個問完又到第二個,已經有三四次! 四月仲有兩次!!!

浸會大學的「大學生」!你地冇野麻!你地有冇腦架,有冇良心架!!你地唔去五星級大酒店拍門贊助,竟要找一個連衫穿左都要補!找一間賙濟窮人、老人家和無家者的良心小店,去贊助你地開讀大學的學生開party!!!! 你地可以好意思出口問?你地係有病?係咪讀書讀壞左個腦!?仲要唔係一個,而係一大班!你地知唔醜字點寫?

檄文中提出了以下重點:
1. 食店將贊助學生搞派對
2. 學生要求店家贊助
3. 頂!
4. 店家不懂拒絕學生
5. 浸大學生沒有腦、沒有良心、不知廉恥,同時有病
6. 浸大學生沒有向大財團入手,而向良心小店入手
7. 事件是一班學生聯手部署

筆者不打算揣測Benson Tsang的動機,因為筆者並不同意Benson Tsang 去揣測學生們的動機,就純粹從大家可見的事實分析事件。首先,檄文一出,爭議極大,先道出反對者們的觀點:

1. 店家自己節衣縮食,並將資源分給貧困,但浸大學生自私自利、良心泯滅、沒有同情心、貪心勢利,為滿足一己私慾,竟欺詐弱小
2. 浸大學生即使不是埋沒良心,但處事有欠周詳,沒有留意新聞,更沒有事先調查該食店的背景,不是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掩飾錯誤
3. 浸大學生尋求贊助,不應向小店入手,應該向大勢力入手
4. 浸大學生搞的活動沒有意義,所以應該自食其力,不應向外求助
5. 店家也要負部分責任,明知自己力有不逮,就不應施予援手

結果,在社會輿論之下,學生們道歉,並積極協助店家善舉。當初狠狠批判學生們的 Benson Tsang 也一夜之間改變態度,轉為讚賞學生,其頌辭如下:

「贊助」事件被公開,到浸會大學由學生會出了一封標準公關式、咬文嚼字的聲明,到部份學生說出「你情我願」、「唔想贊助就出聲」等不負責任的回應,令網絡沸沸揚揚而變得激烈,充滿漫罵的情緒近乎失控,人身攻擊的字眼開始出現,人性不同的面貌就此出現,事情這就像一面照妖鏡。

早上向同學提出一些建議,至下午仍期待學生有正面的處理方法,終於轉機出現了。

一班浸會大學的同學親自到了明哥的飯店,集合了一些金錢交給明哥,在他們接受傳媒訪問過後,和他們近二十位同學平心靜氣地傾談,原來五組同學也到齊,好開心面對面的分享,我表明我對他們並沒存有任何敵意,只是痛心明哥的資源被地錯誤地運用,見到他們純真的樣子,知道他們不是存心貪明哥的資源,只是人生經驗不足,在艱苦經營的小飯店討資源而做了一件很傻的事。

言談間,知道他們已在明哥買了一些飯券,也計劃會協助明哥派飯。分享過後,每人交給她$20的心心,希望他們親手交給社區有需要的人,關心一下平時不起眼的弱勢社群。

之後我提出一個建議,我們買了五十個飯盒,一行二十人在區內分小組,將飯盒分享給老人家、無家者和傷殘人士,讓他感受到社區弱勢社群的需要。很高興同學們也帶著微笑離開。

加油呀同學門,社會是屬於你們的!

由一件原本很負面的事轉向為正面方向,並且能圓滿結束,令到同學們勇敢面對困難而非逃避,真是一件好事,同時也令大家反思上莊文化和籌集贊助的手法。

這篇頌辭的重點也可歸納如下:
1. 網絡充滿謾(原文「漫」,是別字)罵,出現人身攻擊字眼
2. Benson Tsang 本人對學生沒有敵意
3. 學生們人生經驗不足,向小店討資源很傻
4. 事件由負面轉為正面

看過昨日檄文、今日頌辭,各位會否想起《范進中舉》中那位胡屠戶?就是幾天前還在罵女婿現世寶、窮鬼,幾天後突然變臉奉承女婿是文曲星、老爺的外父!筆者先就 Benson Tsang 前後兩則訊息的矛盾及荒謬作分析。首先,Benson Tsang 在頌辭說網絡「充滿謾罵、人身攻擊」,但檄文中用了「頂、冇腦、冇良心、有病、讀壞腦、唔知醜字點寫」去描述學生,原來網絡中第一位謾罵、人身攻擊的人,正正是 Benson Tsang 自己。其次,在一大堆人身攻擊及粗俗用語將學生大罵一頓後,竟然說自己對學生沒有敵意,那麼這些字眼是事實描述,抑或溫柔鼓勵?再者,將學生罵成道德淪喪後,又說學生只是「人生經驗不足」,如果 Benson Tsang 在進一步了解學生們之前就批判他們,之後才發現學生們不是先前想像中立心不良,這不正正等同於學生們沒有事先了解小店情況,之後才發現原來小店濟世為懷一樣嗎?Benson Tsang 自己的「人生經驗」又如何呢?學生們行動了,道歉了,你 Benson Tsang 自己呢?最後,道德判官出現了,「事件由負面轉為正面」,始作俑者、挑起紛爭、批判學生是 Benson Tsang,然後又自己來當英雄,是自己「令到同學們勇敢面對困難」,製造出「困難」再讓自己收拾殘局領功,這不是王莽天降符瑞、趙匡胤皇袍加身嗎?Benson Tsang的行為跟美國攻打完某個國家,又協助當地重建的國際警察自居心態何異?如果有人要猜度 Benson Tsang 的用心,可以是相當恐怖的。

分析完 Benson Tsang 的荒唐後,接下來就是事件的重點了,這裡有需要逐點澄清:
1. 學生不是搞派對,而是莊嚴的新舊幹事會交職典禮
2. 學生沒有去「要求」或「討」店家贊助,這兩組用字是強逼的、是命令的,實際上學生組織去尋求贊助時非常謙恭有禮
3. 店家大仁大義,不懂拒絕學生實在侮辱店家,而是店家不為也,非不能也
4. 學生組織尋求贊助時,漁翁撒網,不會只向小店入手
5. 有麝自然香,店家德名獲傳頌,學生們慕名而來本來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為何會有人認為學生是聯手部署?

在澄清了 Benson Tsang 及部分人對事件的曲解後,接著就是對一眾觀點的評論了。筆者先表明立場,這事件上,那些學生尋求贊助的學生們完全沒有錯!首先,學生們尋求贊助,是因為學生們獻身學會,服務會眾,奈何經濟能力不足,又不希望胡亂挪用同是學生們付出的會費,於是對外尋求熱心人士贊助,而又不會逼迫別人非贊助自己不可,究竟當中哪一項犯了道德禁忌?那些認為學生們應當自力更生的人,你們一生中有沒有嘗試過尋求別人的幫助?尋求別人幫助是否一件可恥、缺德的事?有人說,學生們可以做兼職,幫補學會運作,請問閣下會否做兼職,幫補貴公司或者那些學生會的運作?有時上街不太熟悉道路,閣下有沒有問過朋友或路人,到那裡要搭甚麼車、要怎樣行過去?為何不自己看地圖、查 Google,或者多行幾步,試試哪一路車、哪一條路可行?為何你不試試做魯賓遜?何況,贊助者是一片熱心,自願贊助?怎麼一段學生努力尋找贊助、店家捨己為人的好事,會被完全妖魔化?

其次,有道是學生們處事欠缺周詳,沒有先考慮贊助者的境地。技術上來說,學生組織找贊助,乃漁翁撒網、大小通殺,隨時一找就是上百家店舖,如何每家店舖都做一個詳盡的背景研究?街上那些賣旗、賣獎券的機構,請問有沒有需要對每一位受邀捐款贊助的路人都要事先了解他們的負擔能力?當閣下向朋友尋求協助時,閣下會不會考慮究竟朋友想不想、有沒有時間、有沒有足夠健康及能力去答應你的求助?即使技術上可能,學生們真的能幹得可以對上百家店舖作背景考究,但尋求協助是基於雙方你情我願的,有必要這樣做嗎?有心有力有行動的不勝感激、有心無力無行動的心領神會、無心有力無行動的欣然接受、有心無力有行動的尤是佩服!這種只牽涉求助者及贊助者的私人合約,旁人為何會無故為贊助者抱不平呢?這情況就是,一位男孩向一位女孩提出性交的請求,女孩對男孩心存愛意以身相許(或者你可以說是不忍拒絕),女孩從來沒有出聲,然而鄰居卻告男孩強姦女孩!

最後就是,究竟這些學生活動的價值及意義何在,是否值得贊助,尤其是用本來可以協助貧苦的資源去贊助。這可是純粹價值觀問題,就如我喜歡吃乾炒牛河,你喜歡吃星洲炒米,但你卻批判我不應該吃乾炒牛河,吃星洲炒米才正確!學生活動的確跟貧苦大眾生死攸關的事層次不同,但學生活動就毫無意義嗎?某一個周末的悠閒下午,一個青年男孩選擇了去踢足球,而沒有去做義工,難道踢足球就是毫無意義嗎?道德判官們,你們平時自己很多資源也可以協助世上貧苦大眾,為何你們都花在自己一己私慾身上呢?你們為何不去做下一位德蘭修女?何況學生們是用贊助來搞學生活動,而不是中飽私囊!遊樂場協會賣旗籌得的捐款都是用作青少年活動的,我們是否要抵制遊樂場協會的籌款活動,將社會上所有資源都只拿去濟貧?上過莊的人一定知道莊會搞的學生活動,對自己、對莊員、對服務對象的意義,這裡不多詳述了,說店家也有責任的人更是廢話,無需理會。

一件完全沒有人有錯的一件美事,卻被 Benson Tsang 一筆抹黑了。Benson Tsang 真的是悲天憫人、大義澟然的話,何不一開始就換個角度,不是如此將學生想得那麼邪惡、叫眾人搬石頭擲死那班學生,而是將店家無私奉獻、捨己為人的精神作重點宣揚,然後好好的呼籲學生們,原來你們的贊助店家得來不易,請珍而重之,且要積極回饋店家呢?這樣說的話,效果不是店家義舉得彰顯、學生又可被一言驚醒、最後傳媒又可正面報導、而Benson Tsang 的英雄形象又得到昇華、更不會弄得滿城風雨嗎?本來每方面都可以勝出的結局,卻被 Benson Tsang弄得全部人一敗塗地,究竟甚麼才是正面、甚麼才是負面?批評學生的人們,你們也有沒有事先了解學生組織的背景?有沒有想過為何只有小店會作這些善舉?

我很欣賞那些學生們沒有反抗的回應,都很主動的去回饋店主。只是可憐他們,要順應民意,吃了死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