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2013本地網絡大事回顧

廣告
2013本地網絡大事回顧

廣告

圖片獲CC授權,作者Truthout.org

這兩年,本地新媒體不斷湧現,它們可能是突破主流(傳統)媒體困境的出路,亦可能是有待發揮影響力的政治平台或營商模式。去年有以中學生為對像的《破折號》、主打時事評論的《評台》及新聞策展的《主場新聞》,還有專注採訪我城「小人物」故事的《城市日記》。今年,繼續有熱血公民加入無償的公民媒體行列,如主打工人新聞的《惟工新聞》和報導社運實況的《社運聯合媒體》。此外,資深傳媒人亦嘗試進軍新媒體行業,像前星島CEO盧永雄創辦《巴士的報》、游清源及前信報「獨眼香江」班底組成的《852郵報》和前商台策劃總監黃永結合解困新聞學(Solution Journalism)和社企模式營運的「言論自由行」

政府阻礙新媒體採訪

數碼發展成為傳媒以至全球社會不可逆轉的趨勢,可惜常說著要鼓勵創新的香港政府卻仍原地踏步。政府新聞處繼續守著所謂主流媒體的定義,無視社會科技發展。獨媒記者被政府新聞官阻止進入採訪「人口政策第二場諮詢會」「2013地方行政高峰會」。梁振英出席觀塘地區論壇時,《主場新聞》記者被民政事務總署人員拒絕進場,稱會場地方有限,只准許「大眾傳媒」和「主流傳媒」進場。10月21日,有公民記者到特首辦外,打算拍攝香港電視員工遞信予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情況,竟被新聞處人員標籤,要求不准做過激行動,新聞處同樣說只歡迎主流媒體採訪

獨立媒體(香港)雖然多次發出抗議聲明,並向新聞處查詢會否因應時代發展檢討修訂「媒體」定義,可惜處方只老調重彈「主流媒體」定義,如註冊印刷報刊、新聞周刊、電視台、電台、新聞通訊社及它們的附屬網上新聞機構等訂閱,並表示「現時並無更多補充」。百多年前,傳媒從辦報紙開始,隨著科技一步步走來,早已進佔電台和電視台頻道。今時今日,時代巨輪正向互聯網絡前速邁進,網絡電台、網絡電視及媒體不斷興起。要知道,若「主流」定義只是讀者群數目,相信不少網絡媒體早已超越文匯大公之流。若政府依然故步自封,認為媒體必然要從實體印刷開始,豈不是開歷史倒頭車?

網絡媒體遭惡意攻擊

撇除政府的另類「打壓」,新媒體頭號敵人便是網絡攻擊。今年多個新媒體遭受不同類型黑客攻擊。「香港獨立媒體網」受到中國的黑客攻擊,部分發出「垃圾索求」的 IP地址更是來自北京海淀區的百度搜尋軟件公司。《主場新聞》在九月初遭受「極為嚴重並持久的網絡攻擊」社會紀錄頻道(SocREC)的Youtube帳戶被駭客入侵,逾千條紀錄片遭删除。經常報導全球各地違反人權情況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站亦遭黑客入侵,內容被竄改,甚至貼上女性裸照,組織已報警求助。獨媒今年特地舉辦網絡攻防工作坊,希望提升民間團體的網絡保安意識。

網自自由和私隱議題

2012年《版權(修訂)條例》引起社會巨大迴響,深怕這是打壓網絡自由的二十三條,最終未能在立法會衝關。今年中政府特地為「戲仿」豁免民事及刑事責任(網民稱作「二次創作」、惡搞)進行諮詢,報告剛剛發表,版權人和網民意見分歧仍大,民間團體提出的「UGC方案」--非牟利創作並符合一定條件即能獲民事及刑事責任雙豁免,相信仍要爭取更多公眾支持。

最後,年度網絡大事一定不能不提轟動全球的斯諾登泄密事件。這位前美國中情局員工把美國舖天蓋地的網絡及通訊工具監聽計劃公諸於世,並逃難至香港。獨媒先後發出聲明及舉辦遊行,聲援斯諾登,提高公眾對網絡自由和私隱的關注。本年八月,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和谷歌合作推出首份《香港資訊公開報告》,揭露過去3年,多個政府部門向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提出逾萬宗用戶個人資料要求,移除網上內容的要求亦有7,003次。當中警務處索取資料的次數最多,佔整體86%。

來年,不管是對抗黑客入侵,爭取網絡媒體的採訪權,監察政府如何收集用戶資料等等,獨媒會和網民、公民一起努力。

祝大家新年快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