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政賢

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經過學運及社會運動洗禮,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去吸收更多閱歷,再準備重新上路。 網誌

政經

辭職公投不用急

辭職公投不用急
廣告

廣告

說時遲,那時快,政改諮詢已經開始了接近一個月。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雖然擺出「有商有量」的開放形象,卻不斷迴避市民反篩選的訴求。元旦電子公投,譚志源更指六萬多人的表態沒有參考價值,繼續你有你表述,政府有政府的選擇性失明失聰。面對與政府角力的困局,學民思潮提出議員辭職公投,確認公民提名的地位。辭職公投,是民間在政改戰場中重要的武器,但我們應仔細思考如何和何時把它用上場。

第一個問題,是放在甚麼焦點上。依學民的倡議,辭職公投是用來授權公民提名,但為了重新確認一個民間早有共識,在電子公投九成人支持的方案,會否顯得大才小用呢?更甚的是,和平佔中亦會在今年六月中舉行大型公投,在全港十八區設票站讓市民就方案表態,預計參與投票的市民可達數十萬以上,其認受性絕不遜於辭職公投。

第二是成本效益的問題。變相公投,不是辭了職再選入議會那麼簡單,過程牽涉大量的動員及資源。觀乎2010年的516辭職公投,在建制派杯葛選舉的情況下,五位議員的選舉開支依然超過六位數字,其中陳偉業議員的選舉經費更高達一百七十萬。消耗近千萬及大量助選團,換來一個電子公投同樣可以做到的授權,昂貴之餘,亦有機會令往後的政改運動後勁不繼。

經費尚可以籌款聚沙成塔,辭職這方式卻不是沒有危險的。中央上回杯葛選舉,是條件反射地排拒「公投」這課題。今次的政改已經進入最後直路,中央更有可能抓緊機會,動員建制派出選迎戰。泛民議員已經不多,屆時只要五個議席輸淨三個,失去守尾門的否決權,市民便肉隨砧板上,更遑論跟政府討價還價甚麼了。

鑑於辭職公投的成本龐大,而且有一定的風險,要用便應用得其所,在適當的時機才使出這隻王牌。現階段要做的,就是繼續進行宣傳游說的工作,讓市民支持公民提名及其他沒有不合理篩選的方案;民間亦應做好公民抗命行動的準備,以實質行動基礎向政府和中央作震懾施壓;電子公投系統需繼續完善,待六月時有效地讓市民揀選屬意的方案。

政府方案何時出台,依然未有清晰的時間表,但政府和民間的方案皆確立,辭職公投便有其戰略價值。通過嚴謹的選舉,配合民間的總動員,讓整個社會都聚焦在兩個方案的決鬥上。若政府不願接受市民普選出來的方案,就讓政府承受與民間作對的後果,承受更大的認受性危機。政改就像一場啤牌賽,總不能在一開始時便打出煙士,尤其是在整個牌局對你不利時,便更應步步為營。

*圖片來源: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