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調牛事件開會突變「非正式」 揭計劃荒謬

調牛事件開會突變「非正式」 揭計劃荒謬
廣告

廣告

圖:被遷往西貢的大嶼山牛,圖片取自梅窩牛牛之友Facebook專頁

(獨媒特約報導)漁護署偷調大嶼山及西貢牛隻的試驗計劃,引起護牛團體及市民強烈不滿,要求漁護署公眾交代事件及作出合理解釋。上星期五(2月7日),各護牛團體原訂與署方在南大嶼郊野公園南山管理站,召開特別會議討論事件,但到場後署方竟稱該會議為「非正式會議」,變成遷牛計劃簡介會,「正式會議」改於2月12日進行。會上漁護署承認投訴流浪牛的數字帶有「水份」,提供遷牛意見的生態顧問更對牛隻缺乏認識。然而,此「非正式會議」內容未知是否具約束力,目的及成效成疑,漁護署亦拒絕承諾停止計劃,漠視牛隻生命安危。

荒謬投訴機制「支持變投訴」 顧問公司沒處理牛隻經驗

在會議上,漁護署不斷舊調重彈,洗腦般重覆流浪牛問題,堅持試驗計劃是根據生態顧問「生態系統顧問有限公司」(Ecosystems Ltd.)的意見進行,沒有給予充足時間讓護牛團體提問及發表意見。

然而,所謂「流浪牛」問題嚴重的理據薄弱,漁護署承認投訴數字包括正反兩面的意見,亦即不論是投訴牛群在馬路上活動造成交通阻塞,或是支持牛隻在原區生活、「人牛共融」,例如早前有四千多人參與的「一人一信救黃牛」行動,均一律列入投訴數字中,計算方式極其荒謬。漁護署亦承認此做法有問題,但表示現階段未有解決方法。

另一方面,漁護署提及的顧問公司亦未能令人信服,其對於牛隻的理解及研究方法令人質疑。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表示,該顧問公司曾向牛會「取經」,而她認為顧問公司的初步報告「不能接受」,更指其研究方式例如數牛方法、牛隻行為模式、作息習性等存在許多問題,而顧問公司亦承認對處理牛隻沒有經驗。該顧問公司對牛隻生態不熟識、缺乏處理牛隻經驗,未能交出反映事實的報告,認受性成疑,令人質疑漁護署何以根據其意見進行調牛試驗計劃。

護牛團體在會上追問署方何以決定交由該顧問公司處理「流浪牛」問題,以及為何會選擇該顧問公司,署方承諾會查閱會議紀錄等文件後作出交代。另外,護牛團體亦要求漁護署交代調遷的決策過程,以及有否諮詢地方單位。漁護署表示曾向區議會講解該計劃,但否認向區議會尋求支持。對於有否諮詢地區團體,漁護署並無回應。漁護署若未有公開向大眾諮詢此計劃,實在有欠透明,有濫權之嫌。

計劃失效 傷害牛隻 要求1個月內調回

護牛團體早前發現部份調遷牛隻出現健康及情緒問題,在新棲息地無足夠糧水、飽受直升機噪音滋擾,甚至有牛隻被煙頭燙傷、牛角被燒剩一半。對於漁護署表示會每週檢查牛隻狀況,護牛團體存疑,要求向漁護署交出調遷牛隻的健康報告。

何來在會後表示試驗計劃明顯失效,不但未能達到效果,更對牛隻造成傷害,所以完全「不能接受」試驗計劃,並嚴正要求漁護署在1個月內調回牛隻到原居地;但對此漁護署拒絕作出承諾,此舉讓人質疑漁護署的誠意,質疑其是否抱持開放態度與團體溝通並作出檢討,抑或只是把會議當成「做show」,暗地裡卻「閉門造車」。

政府有責任改善政策 尊重民間團體付出

何來強調政府須擔當保護角色,在政策進化上有絕對責任。她表示牛隻保育工作已踏入第11年頭,而過去10年政府從未主動改善現行政策去保育牛隻,例如邀請大學進行研究或建立完整資料庫。漁護署亦承認有責任提出修例建議,但卻沒有進一步說明具體做法或建議。何來敦促漁護署盡快改正錯事,並希望在交換資料上互相尊重,因大量寶貴資料是由民間團體多年來辛苦搜集,政府機構在尋求民間協助處理事件時,亦應聆聽及尊重團體的意見。

漁護署稱,會在2月12日召開一次正式會議,護牛團體正積極為此作準備,期望漁護署能給予確實回應及答覆,並停止置牛隻生命於不顧、沒有成效、缺乏理據的調牛試驗計劃。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