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港珠澳大橋工程趕絕白海豚 環團望機三跑汲取教訓

廣告
港珠澳大橋工程趕絕白海豚  環團望機三跑汲取教訓

廣告

圖: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

(獨媒特約報導)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嚴重影響中華白海豚生態,工程環評報告將於本星期五出爐,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及世界自然基金會期望政府從港珠澳大橋工程令白海豚數量暴跌9成的例子中汲取教訓,先落實保育措施,盡快落實興建海岸公園,再展開工程。又指海豚已到「生死存亡」的階段,情況令人憂慮。

港珠澳大橋動工 大嶼山東北海豚銳減9成

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及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香港分會助理環境保護經理李美華上星期與傳媒出海視察,兩人表示港珠澳大橋口岸人工島位置原是海豚的活躍地點,工程理論上涉及160公頃填海,但填海範圍被防沙網包圍,故實際佔海面空間超過160公頃,令海豚棲息地大幅減少。此外海面上停泊大量工程船,每天十數艘船穿梭往來,障礙物又逼使海豚游到北邊繁忙的龍鼓水道,海豚自然不願意游到該水域。

他們進一步指出,工程開始前,海豚在大小磨刀洲水域十分常見,每次觀察總會見到十數條海豚出沒,然而工程期間政府每月進行調查,發現自2013年初工程開始後,海豚數字便急跌近8至9成,更有多個月份不見海豚蹤影。今日亦有報導指漁護署承認大橋工程令白海豚數量跌至10年新低

幼豚夭折個案激增

洪家耀稱,過往平均每兩至三年才發現一宗幼豚夭折個案,然而去年4月至5月期間,共發現5次相關個案,全年合共7次。他慨歎說:「海豚BB死後會沉落水底,但媽媽不捨,抱著夭折BB,不斷將牠推回水面。自己作為父母也覺得很慘,海豚媽媽像在問是否自己做錯事令子女死亡。我也會問是否人類做了甚麼令牠的子女死亡,基建工程、船隻航行、水質污染等都有責任。」

batch_工程船1

batch_工程船2
圖:在進行工程的船隻。

追究無門 監察機制形同虛設

根據環評機制,通過環評報告後,政府仍須於工程期間進行環境監察,核實報告提出的措施是否有效。不過,洪表示當時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說得「天下無敵」,然而現在海豚出現問題,當局卻表現得「有心無力」,市民無從追究,工程也不會停下來。他指責當局漠視海豚情況,基建工程表面上十分環保,實際上卻為盲目追趕工程進度而不顧一切,現時海豚情況十分嚴峻,相關部門不但沒有採取任何改善措施,甚至加密工程船來往次數,進一步干擾海豚。洪認為環評機制不再值得信賴,質疑當有強大政治壓力要推行填海工程時,環境保護署、環境諮詢委員會能否做好把關工作,認真監察工程是否達環評要求。

海岸公園補償效用成疑

李美華補充說,環保署當時承諾2016年大橋完工後興建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作為補償。然而,她認為香港的發展模式往往是「先發展後保育」:「海岸公園不是在港珠澳大橋興建前或同步進行,而是之後,工程期間採用的緩解措施對保育海豚的成效甚低。路政署眼見海豚數字不斷下跌,卻無計可施,更說未必與工程有關。現時數據顯示海豚已盡量避免進入大嶼山東北水域,誰敢肯定時海豚會使用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

洪、李預料政府未來在西部水域的基建,包括機三跑、東涌、小壕灣、欣澳等填海計劃,將繼續沿用上述緩解措施,不但無助於保育海豚,更浪費公帑。他們期望政府汲取教訓,將來進行基建項目前,應先認真檢討現時措施的成效,視乎情況再作更多保育方案,而非不顧成效「藥石亂投」,得過且過。

batch_機起噴射飛航
圖:來往機場海天碼頭的高速噴射飛航。

政府該做不做 懶理海豚死活

事實上,2002年政府曾提出在大嶼山西南和索罟群島一帶成立海岸公園保護中華白海豚和江豚,然而12年來政府並無任何跟進,只說計劃涉及賠償,需與漁民商討,然而禁止拖網捕魚、興建港珠澳大橋人工島、焚化爐等計劃均能成功洽商,使洪、李質疑政府沒有誠意保育海豚。李美華表示,世界自然基金會去年收集了超過5萬名市民簽名支持盡快興建海岸公園保育海豚,今年2月把簽名交到行政會議,希望政府承諾加快落實興建海岸公園,可惜失望而回。

問及現時有何即時措施避免海豚情況惡化,洪表示現時港珠澳大橋工程範圍附近有多艘躉船隨處停泊,大幅佔據海豚生活空間,停泊位置更是將來海岸公園的所在地,乃重要的保育棲息地。他認為路政署應把工程船撤走,並盡量把船移到不會影響海豚的地方;另外部份工程快將完結,應把防沙網範圍收窄,騰出更多空間供海豚使用。洪又指出,往返機場海天碼頭的高速噴射飛航客輪時速高達40海哩,加上每天有近一百班次,嚴重影響海豚覓食、交際。洪說:「這些船並非服務本地市民,而是澳門和大陸居民,是令機場多點生意的手段,機管局完全可以控制,但局方不願意處理,還自稱世界上最環保的機場,實在荒謬!其實只要限制船速和減少班次,就可大大減低對海豚的滋擾。」海豚保育學會去年曾向機管局反映問題,機管局回覆通過第三跑道環評後便會處理,至今情況依舊。

工程漠視社會代價

機場第三跑道的工程範圍足有650公頃,更是環評史上最大填海工程,然而填海位置正是海豚游往北大嶼山的必經之路,洪、李憂慮機三跑一旦動工,白海豚將無法返回大小磨刀洲水域棲身。過去兩年,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地球之友、公共專業聯盟針對機場第三跑道工程,委托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系進行首個「社會代價及回報評估」(SROI)全港性民意調查,訪問了1,007名18歲以上香港永久居民。結果顯示,約7成半受訪者希望下一代能在香港看到中華白海豚,另外有4成7受訪者認為不應該填海興建機三跑,與機管局所說的「絕大部份市民贊成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的說法有很大出入。

詳細SROI評估報告內容見另稿:
環團研究:機場三跑倒蝕千億 環評未計社會成本

記者:林佩怡、陸嘉怡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