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大公報抹黑學聯 秘書長周永康回應:左報最叻「老作」

大公報抹黑學聯   秘書長周永康回應:左報最叻「老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大公報星期一(7月28日)發表「評論」指學聯在八大院校內隻手遮天等無理指控;其中幫港出聲召集人鄭赤琰更指學聯曾經是港英政府控制大學生的維穩工具。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回應時指報導內容離奇荒謬,而且完全無事實根據。前學聯成員馮家强及陳倩瑩亦表示大公報一再抹黑學聯,「作故仔作到上哂腦」,要求大公報嚴正道歉。

周永康:鄭赤琰子虛烏有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回應獨媒記者查詢時表示,記者查證粗疏如此,實在非常可笑。他先後回應:「60、70年代學聯多為中共戰將,『國粹當道』,今日左報要攻擊學聯,竟然連左仔都變英國走狗,真係何其悲哀。梁錦松、馬逢國快啲出黎幫自己討公道!」幫港出聲召集人鄭赤琰在「評論」中又指出,翻看香港和新加坡的資料,都可以看到學聯等專上學生組織是殖民地政府控制大學生的 「維穩」工具,港英政府會用 「挖出來、打進去」的方法控制學生會,除派員吸納學聯的核心成為代理人,亦會指示高級公務員或紀律部隊人員升讀大學的子女加入學聯,從中收集情報或宣傳政府政策。周永康直言鄭赤琰完全是子虛烏有:「證據和例子都無,泛民批評你中聯辦亂港都有跡可尋,點解貴為教授都無例子及出處就做評論?」

「評論」中指有「前學聯核心成員」表示學聯是全港反對派組織中最不愁經費的團體,因為各院校的部分學生會會費會上繳學聯。另外,學聯「旗下」有旅行社和海外升學中心等多達七個大項業務,更會把當中近四份一經費撥作予學聯作常務經費。前學聯秘書長馮家強回應時指報導荒謬,他直指大公報是「作故事」的高手。他認為只要稍為認識學聯歷史的人都知道,學聯成立初期,一直都以關心國是,關心社會為目標。「過去一直參與保釣運動,亦關心五四運動等,中共亦一直視學聯為友好團體,直至八九年中共北京屠城,學聯決定與劊子手決裂為止。」

IMG_7175

馮家強:呢篇文攞作文比賽金獎

於2001-2002年期間擔任學聯秘書長的馮家強進一步指:「話學聯係港英政府打壓工具,作故仔作到咁真係笑死人,呢篇文應該攞作文比賽金獎。」 他分析指當時殖民地政府即使有滲透,都是用以牽制學聯,甚至牽制1989年之前的親北京立場而做。他又補充指,學聯旅遊部已賣盤多年,自九十年代初已經和學聯沒有任何關係,各自獨立運作,更沒有錢銀轇轕。

另一前學聯秘書長陳倩瑩亦表示,「評論」內容偏頗。她指學聯旅遊自1989年起因運作及發展方向和學聯有分歧,所以學聯在1993年已把學聯旅遊部有限公司賣出,並把部份資金購入現時的會址 (威特大廈九樓)及舊會址(金輪大廈八樓)。學聯旅遊成為一間獨立的私人公司後,與學聯沒有關連;陳要求大公報就刊登不實報導和破壞學聯聲譽嚴正道歉。

陳倩瑩:大公報應立即道歉

於2010-2011年期間擔任學聯秘書長的陳倩瑩表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的組成是靠自1958年起各大專學生會的自發參與。他們與學聯建立溝通和互信後,再經過校內嚴謹的全民投票,才能正式成為學聯的成員。「學聯的正式會員,每人每年會費只係港幣六元正。這個會費亦已經凍結了至少廿幾年。六百元會費?不愁經費?從何說起?」

該篇「報導」指學聯成員最起碼會獲提供「筍工」保證,例如在學聯當受薪秘書長,或到學聯轄下的七個「賺錢機構」工作等,只要接受「招安」,肯定不會失業。陳倩瑩強調學聯所有成員在職期間不論是代表會、秘書處還是常委等職位,都完全沒有薪金支付,全是無償的義務勞動。

周永康形容學聯一直是「土共」」攻不入的社運重要陣地,「既然收編不來,便肆意抹黑。」他强調學生內部批評經常有,因為這是各學生會和學聯進步革新的動力,但像「左報」這樣無中生有,而且錯漏百出,實在叫人啼笑皆非。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