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搞好民生 停建高鐵 穩賺千億

廣告
搞好民生 停建高鐵 穩賺千億

廣告

原圖:港鐵網頁

1972年六一八雨災因山泥傾瀉令156人喪生,2015年六一八「票災亅因「等埋發叔」令建制派流失33張政改贊成票。政改否決後從特首梁振英到政務司長林鄭月娥都說要專注民生經濟,旋即傳出高鐵超支上升至250億甚至300億元,運房局長張炳良間接承認政府無法駕馭港鐵,一地兩檢遙遙無期,恐怕高鐵已淪為「雙失工程」- 失控兼失效。

高鐵工程失控的跡象路人皆見:項目成本從2008年政府預算的390億元上升至立法會2010年撥款時的668億元,再因傳媒揭發超支延誤而令港鐵去年重估預算為715億元,如今再傳颷升至900億元,直如脫韁野馬。運房局威脅向港鐵追究責任,港鐵口講合作,實質視政府為敵,董事會在把政府董事拒於門外的情況下研究對敵之策和加大預算,務求卸責自保,而負責監管工程的路政署亦己放軟手腳,只替港鐵當傳聲筒,對延誤超支束手無策。

一地兩檢拖足五年苦無方案,若在政改否決後中央再用釋法一招,強行扭曲基本法以糢糊中港界線,勢必掀起新一輪政治動盪。西九站無法實施一地兩檢而福田站又無法加建邊檢設施,廣深港高鐵連暢順營運半天也不行,效益大減之餘,勢成鐵路行業的世紀笑柄。

另一邊箱,張炳良今年四月宣佈興建北環線,令西鐵線從錦上路站經新田接通落馬洲,將來旅客可從柯士甸站直達福田口岸,車程只需22分鐘,便可從深圳福田站轉乘高鐵到全國各地,比起原定在西九總站開出的高鐵路線更多選擇和班次更密。柯士甸站正好位處西九總站旁邊,西鐵加北環線足以取代高鐵從西九至深圳的功能,車程只差8分鐘。對旅客而言,反正兩者都要經過中港兩次邊檢,但西鐵更比高鐵便宜,令高鐵變得可有可無。

雙失工程 返魂乏術

事到如今,究竟高鐵「雙失工程」應續建還是停建,決策不能再拖。

高鐵工程至今用了450億元,若要續建便起碼再花450億元才能埋單。面對市民追究責任的壓力,立法會不敢放棄向港鐵追究而貿然撥款,所以政府須向港鐵追討賠償而極可能對簿公堂,港鐵為了股東利益必然拒絕替超支額度墊支,勢令工程停頓而成本再上升。

根據政府文件,高鐵在「低客流情況」下營運50年的總經濟效益為780億元,營運初期每年開支7.3億元,營運收入11.2億元。由於無法一地兩檢,列車班次須減半兼吸引力下降,假設收入減半每年便虧損約2億元,即在未來50年尚需公帑補貼100億元。所以即使在最樂觀的情況下,營運毋須虧蝕,市民仍須多花450億元以換取不到780億元效益。

若果今天停建高鐵,估計須多花150億元善後,包括支付承建商的索償及預期合理利潤,但政府可專心追究港鐵責任,即使官司持續經年也毋須害怕港鐵利用工程作「人質」要脅。停建工程後政府有權收回沿線所有地盤,西九總站挖出來的地下空間和石崗菜園村平整的土地不會白廢,反而變成珍貴資產。

西九生態地下城 低碳創新熱點

由於西九總站地下挖掘已有九成完工,車站總樓面面積38萬平方米中應有34萬平方米可加善用,足以成為全球最大的地下商城和市民中心。假設其中20萬平方米用作商場零售,按照港鐵去年商鋪租金每月每平方呎平均155元推算,每年租金收入37億元,即50年共1850億元。即使把車站樓面改造成商場的費用預算每平方呎1000元,初期投資也不過20億元,一年已回本有餘,效益顯而易見。

剩餘的14萬平方米地下空間可作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效益先行,例如採用低碳創新科技建設生態地下城,包括試驗室內水耕、魚菜共生、垂直綠化、太陽能天幕發電、廢物回收生物質能,當然亦可加入服務社區的圖書館、民間團體活動室、青年創業共享空間等等。這些構思並非天方夜譚,全球不少國家正建設生態城市,既然香港有此條件,梁振英政府更念茲在茲推行創新科技,何不以市區地下空間起步?

至於包含原菜園村地段的石崗列車停放處,共有27公頃可騰空作房屋用途,參照規劃署對錦上路地皮的規劃標準,共可建5600個單位。張炳良正因土地供應未能滿足政府十年建屋計劃而飽受批評,這片額外土地正好求之不得,百份百符合政策目標。

既然高鐵工程已失控失效,停建項目毋須大驚小怪。只要拋開領導人的面子障礙,停建其實是「七贏之局」:香港市民節省300億元公帑兼多賺1100億元,承建商免負擔多幾年施工風險但取回預期利潤,政府不必因硬闖立法會追加撥款而引發新一波佔領運動,立法會議員毋須因爭拗超支撥款而得失選民,商界投資機會大增,公民社會擴大活動空間。停建甚至對港鐵也有利,儘管它要面對賠償責任也可因工程提早結束而減少賠償額度。

超支硬闖立法會 高鐵勢變政治炸彈

若果高鐵勉強建下去,政府要面對各種財務和法律風險,勢必變成特區政府未來幾年的政治包袱。梁振英政府為了興建機場三跑項目挖盡心思,繞過立法會拿出1415億元「不是公帑」的公帑,已經激起近七成市民反對並挑起四宗司法覆核申請。但高鐵這枚計時炸彈比三跑更具爆炸性,因為申請追加撥款無法繞過立法會,而建制派議員面對群情洶湧亦不敢貿然支持,但撥款不及時到位便會給港鐵更多延誤藉口,所以炸彈威力只會越演越烈。

退一步海濶天空,工程界行內人早有微言:只要高鐵工程斬纜,馬上騰空很多工人機器給其他地盤,足以紓緩超支延誤壓力。節省下來的幾百億元公帑可加速投入多元化項目,無論是北環線鐵路、水務渠務、醫院房屋、環保項目或新市鎮民生工程均可加快進行,西九總站變身的生態地下城也會變成吸引創新投資的新亮點。

香港人希望政府和立法會認真研究停建高鐵利弊,提出一個無底深潭以外的選項,難道是非份之想嗎?變陣需要莫大勇氣,政改後「搞好民生」的新常態正是變陣的最佳時機。

廣告